“外资金融机构欢迎中国金融业防控风险”

——专访普华永道中国北部市场主管合伙人、北京主管合伙人周星

China Economic Herald - - 第一页 - 中国经济导报 中国发展网前方记者荆文娜 王 敏

中国经济导报 中国发展网前方记者崔立勇

“今年以来,我们大幅放宽了包括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在内的外资市场准入,降低部分商品进口关税,这是中国出于自身发展需要的自主选择。”李克强总理在今年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发表致辞时表示。

中国金融业的大门正在迅速打开。面对中国金融开放的政策,外资金融机构究竟持何态度?中国的诚意是否能够真正带来外资金融机构的热情?在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对普华永道中国北部市场主管合伙人、北京主管合伙人周星进行了独家专访。

普华永道是全球最大的专业服务机构之一,周星最近和很多家外资金融机构负责人密集地到中国多地去调研市场。她说,外资金融机构对中国金融开放的政策非常关注,对进入中国这个充满机会的“大市场”有相当的热情。与此同时,外资金融机构对中国市场仍然有待更深入的理解。

最看重的是在中国的业务前景

面对中国金融开放的政策,外资金融机构最看重的什么?周星表示,事实上外资金融机构不仅会看当前的中国政策,也在分析总结中国过去十几年的政策“。大型的外资金融机构都会分析中国过去说了什么,这些承诺是不是都得到了履行并坚持下来。”

作为商业机构,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的步伐取决于是否能够“定位”其适合的客户。业务在哪里,布局才会在哪里,“跟着客户走”。

更进一步,外资金融机构也在分析全球经济社会的发展趋势,例如智能制造蓬勃兴起,新技术、新产业发展迅速的地方是外资长远目光所在。

据周星介绍,外资金融机构的投资或布局决策非常谨慎,作为历史悠久的成熟金融机构,重要步骤需要一整套流程,即使董事长或总经理也无法很快做出决定。

周星表示,以北京、上海、广东为代表的中国城市对外资金融机构的敏感性在全国领先“。外资金融机构在这些城市恰恰最发达,这些地区对外资金融机构也最为熟悉。这些城市在中国金融开放的大背景下,有望再次迎 来吸引外资金融机构的新高潮。”

周星认为,中国地方政府的热情说明过往其经济确实从外资金融机构中受益,更深地认识其重要性。而且,中国城市管理者明白,外资金融机构的背后是其所服务的众多外资企业,外资金融机构的入驻将有利于“牵一发而动全身”式的投资吸引。

“地方政府为吸引外资金融机构而出台的税收优惠、子女教育配套服务等具有一定作用,但是归根结底外资选择落地的最重要因素还是能否符合企业的长期业务布局,并带来长期的受益。”周星说。

不要误解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的占比下降

90自上世纪 年代以来,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整个市场的占比始终不高,外资银行的市场占有率甚至不升反降。这是否代表外资金融机构参与中国金融市场的热情在衰退?或者外资金融机构有意收缩海外业务?对此,周星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她认为,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的发展速度并不慢,占比下降的原因是因为中国的金融机构发展速度极快,外资银行的发展速度在大型的中国金融机构的比较下显得慢了。

“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的利润率并不低,与其在全球其他地方的利润率相比也不低。”在周星看来,随着中国金融开放的深化,外资金 融机构对中国市场的热情在不断增加。她认为,外资金融机构非常看重中国这个充满机会的“大市场”,而且在全球范围内,中国经济具有依旧可观的增长速度,这里是持续发展的金融市场。

“外资金融机构不仅关注中国的开放政策,也在观察中国经济发展中的‘实例’。”周星说,外资金融机构的想法很“朴素”——寻找经济发展中的机会。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A5+

”企业的成功,对外资金融机构具有吸引力。

中国金融业防控风险有利于行业透明

中国的金融业大门在打开。例如银行领域已部分扩大外资银行业务,明确境外金融机构投资入股中资金融机构遵循国民待遇原则,取消对外资入股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股比限制;在保险领域已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的经营范围,并放开了符合条件的外资公司直接在华经营保险代理和保险公估这两项中介业务。

从整体观察,中国金融业在深化金融改革、服务实体经济的同时,也正在防范金融风险。对风险的防范是否会对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造成影响?周星解释,外资对中国防控金融风险的举措是非常欢迎的。“外资金融机构认为,中国的政 策是在促进行业的公平和透明,有望消除以往部分金融机构操作中的‘灰色地带’,这对外资金融机构是有利的。风险防控有利于外资金融机构和中国金融机构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她说。

进入中国,外资金融机构自己的喜与忧

外资金融机构机构进入中国,具有哪些优势和劣势?周星进行了条分缕析——

在优势方面,周星认为,外资金融机构首先具有服务最优质客户的丰富经验,它们更懂得用一整套成熟的手段吸引和维护客户。不难发现,这部分优质客户反过来也会给金融机构带来更高的收益。

其次,外资金融机构内部监管严格,长期以来在合规性上大量付出。因此不会因为市场监管政策的收紧而受到影响,或重新从头开始,临时弥补。

更进一步,外资金融机构在产品创新上具有优势,这种创新又是持续和稳定的。它们可以将经过市场检验的产品和服务直接引进中国,为中国企业提供服务。

周星说,老牌的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面对新的市场,其实是重新“创业”,也必将经历“水土不服”的阶段。

周星表示,首当其冲是它们对中国的“多样性”估计不足。中国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各地的市场条件差距也很大,需求更是多种多样。当中国一个省的面积或人口和欧洲一个国家差不多的条件下,外资金融机构亟需细化中国市场。“我常常提醒外资金融机构,不要把中国简单看作一整块去理解。”她说。

中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对于各行业的人才也有巨大需求。周星认为,外资金融机构习惯了可预期的市场,但是在中国这个变化快速的环境中,必须要有反应迅速的管理人员,而外资银行对这方面的人才显然缺乏储备。

周星认为,外资金融机构常常对国家风险的评估“过分谨慎”。中国经济发展有其自身的特点,中国政府也会有与欧洲等国不一样的金融管理方式。“这需要外资金融机构再次加深理解。” “你们也在达沃斯?”“是的。” “那我们约个采访吧。”“好的。”与“80 ”后“创一代”约采访就这么简2018单直接。在 年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第一次在媒体村见到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谢忆楠,满带微笑的他像是一个阳光亲切的邻家大男孩。但眼前的这个“大男孩”一点不简单,他的公司在今年欧洲计算机10视觉顶级学术会议上,被收录 篇5专业论文,并获得 项世界冠军。今年是谢忆楠第一次参加达沃斯5(“。我认为论坛,他比较感兴趣的是5(是一种传输的技术革命,未来的应用不仅仅是可以使网速更快。”他对论坛上一位外国同行的说法表示赞同:4( *P的传输是以 为中心,*P这项权限技术是这一领域的5( A*核心技术。而在 时代,是以A*为核心,未来 技术将成为工业及很多新兴领域中的基础性技术。A*谢忆楠表示,我国在 技术领域与国外的一个不同之处在于,从目A*前现状来看,我国更注重于 在实际中的应用,而国外更偏重于技术。“将来,A*应该形成产业化的5(发展。”谢忆楠认为,在 时代,基于人工智能的基础上,在生产生活中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应用领域。A*可以让相关事物转变为信息流,通过信息流的转换,可以优化生产。谢忆楠进一步解释,当信息流形成后,对我们生活带来最大的改变是极致地降本增效。例如,通过手机下单买东西,可以带来快捷高2000效的体验感。又如,原来需要人的仓库,现在只是几个部门外加几百台机器人即可替代。“这样的效2~3率将比原来提升 倍,在这个场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专访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谢忆楠。苗 露/摄

景中,体现了真正的降本增效的概念,也可以使消费者买到具有更高性价比的消费品。”谢忆楠说道。

芯片是人工智能的基础细胞,面对中美贸易摩擦的环境,我国人工智能的创新还可以通过哪些途径来实现?

“我认为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来临之际,我国人工智能的创新也迎来了新的机遇。”谢忆楠解释说,以往传统的芯片是将基础的计算能力

A*赋予到很小的电路板上,如今 深度学习引擎则使用另一种不同的计算方法。以前芯片的基础架构几乎被别国垄断,而现在,中国很多企业开始研发自己的架构。“在基础架构保持原创的基础上,无论延伸到芯片还是硬件,又或是到数据,我们都将逐渐掌握主动权。因此,我认为这是一个机遇。”谢忆楠期待地说。

他表示,旷视的优势之一在于拥有完全自主可控的基础平台,底层代码为公司原创,而目前我国很多企业大多使用已开发的平台。在这方面,谢忆楠有些许遗憾,因为目前我国业内企业拥有原创技术的仍属少数。

不过,令人鼓舞的是,谢忆楠认为,我国的人脸识别技术乃至计算机视觉技术已处于国际领先水平,这项技术发展已较为成熟,未来大范围推广和普及的技术已具备,关键在于场景的选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