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弗勒、苹果、通用汽车等外企的共同麻烦:供应链污染外企为何替一家污染企业“求情”?

产业链环境风险已成企业的商业风险

China Economic Weekly - - Special Report -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胡巍| 万般无奈之下,我司恳请有关政府部门在不违反相关环保法律法规的前提下,允许界龙继续为我司提供3个月的冷拔钢丝服务。”

这段话来自一封向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浦东新区政府、嘉定区政府发出的紧急求助函,落款日期为 2017 年 9 月 14日,落款人为舍弗勒集团大中华区CEO张艺林,并加盖舍弗勒投资(中国)有限公司(下称“舍弗勒”)公章。

求助函中提到的“界龙”,指上海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下称“界龙拉丝”),由于存在环保问题,浦东新区川沙新镇政府曾多次通知其停止生产。9月 11日,界龙拉丝自行组织停产和断水断电,并拆除相关生产设备。随后,舍弗勒便发出了上述紧急求助函。

一家外企为何会为一家污染企业“求情”? 该公司大中华区是总部落户于上海的一家汽车动力总成关键零部件生产企业,在华年销售额超过180 亿元,客户几乎遍及所有中国汽车生产厂商,如上汽通用、一汽大众、吉利汽车、华晨宝马等。

根据求助函披露的内容,界龙拉丝目前是舍弗勒“唯一在使用的滚针原材料供应商”,“切换新的供应商,至少需要3个月左右的技术质量认可和量产准备时间。其间滚针的供货缺口估计将会超过1500 吨”,“我司确实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改变这一严峻局面”。

这些话似乎可以解释,舍弗勒为何要发出求助函,试图说服政府暂缓关停一家问题企业。

在求助函中,舍弗勒进一步提出: “我司对相关客户进行了排查,发现滚针的断货将导致49家汽车整车厂的200 多个车型从9 月 19日开始陆续全面停产”,“理论上这将造成中国汽车产量 300多万辆的减产,相当于3000亿人民币的产值损失”,“这一突发的供应商停产对中国汽车工业,乃至国民经济的影响实在太大,其负面影响远远超出我司的想象”。

当9月18日求助函在网上传播后,引起社会热议,尤其是其列出的300万辆汽车减产和3000亿元产值损失等 数据,被外界认为有“用污染经济要挟绿色发展”之嫌。

9 月 18日当晚,舍弗勒所称“确实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改变”的“严峻局面”发生了改变,其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现已调动全球资源妥善处理供应链事宜,目前对主机厂整车生产影响可控。”

在舍弗勒官网上,可以看到“我们视当地的环保法律以及舍弗勒集团的环保体系规定为底线。我们和商业伙伴及供应商共同履行环保责任”“遵守现行的法律和指令是我们对于供应商的最低要求”等表述。

舍弗勒承诺与供应商共同履行的环保责任是否落实?

作为舍弗勒的一级供应商,界龙拉丝位于川沙新镇界龙大道266 号。据川沙新镇政府有关部门介绍,该公司成立于 1985年,为上海界龙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专业从事钢丝拉拔、汽车特种用途钢丝等产品,2016年产钢丝 10580 吨,产值 7840 万元。

川沙新镇规划建设和环境保护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界龙拉丝“生产工艺为‘酸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