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Economic Weekly - - Region & City 区域·城市 -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银昕 | 我希望2020年能快些到来。”看到了最新发布的第三版“城南计划”后,家住北京城南的小李这样对记者说。常年生活在城南的他,虽然家住“三环内”,但由于是南三环内,无论是房价,还是生活配套及其他周边设施均无法与北三环相提并论。“现在北三环北太平庄附近的房价每平方米超过 8 万元,我们这边虽说挨着丽泽商务区,但每平方米仍然只有 5万余元,南城北城的差距好大。”

所谓“城南计划”指的是9 月 19日北京市委市政府对外发布的《促进城市南部地区加快发展行动计划(2018— 2020 年)》(下称“城南计划”),确定了“一轴、两廊、两带、多点”的空间布局,明确到2020年底要实现城市承载能力有效提升、高质量发展取得积极进展、改革创新机制逐步完善三 远眺丽泽金融商务区南区 大目标。

由于周边产业和功能布局不够发达,小李所在的地区一直以执行居住功能为主,每天要花掉将近 4 个小时的通勤时间前往位于城北的西二旗上班,“如果没有 10 号线二期工程,我无论如何也不会住在南城,只会在单位附近租一间房子。”小李告诉记者,他的邻居中,像他这样居住在城南,工作在城北的不在少数。“没办法,城南太不发达了,没有产业。”

第三版“城南计划”会改变这一切吗?

“北贵南贱”的格局如何形成?

第三版“城南计划”的实施范围包括位于北京南部的丰台区、房山区、大兴区和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

城南相对于城北的落后,从地区 生产总值中便可看出。以2016年为例,大兴、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房山及丰台的 GDP 分别为 583.2 亿元(不含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1213.8 亿元、606.6 亿元及 1297.0 亿元,仅占全市 GDP 总量(25669.1 亿元)的不到15%。如果再向前推 6 年,占比数据更为夸张,2010 年城南四区的 GDP总量为 1418.2 亿元,占比仅一成。但在人口数量上,2016年城南四区常住人口共 483.6 万人,占总数(2172.9万人)超过五分之一。

而城北领先城南不仅体现在GDP数据上。著名的学院路沿线高校群以及北大、清华等无一不落户城北,而无论是北京奥运会的主体育场鸟巢还是 APEC峰会的主会场无一例外地位于城北。

是谁造成了北京“北贵南贱”的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肖翊I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