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基金大逆转

无论是研发端、投资者端还是市场环境端,量化投资都还需要一个不断“适应”的过程。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赵君

于计算机公式和机器交易的量化投资,在华基

尔街由来已久甚至已经“统治华尔街”。由于国内金融市场起步较晚,自2002年第一只公募量化基金成立,量化基金始终处于徘徊、缓慢发展态势。2015年,量化产品终于集中爆发,到2016年, A股市场动荡,量化基金大放异彩,占领了多个公募基金收益排行榜冠军位置,各基金公司纷纷加紧产品布局。

然而,2017年市场行情突然逆转,中小市值股票超跌严重,模型建立于“回测数据”的量化基金发展再次陷入困境。据 iFinD 不完全统计显示,截至6月末,53只主动型量化基金有半数以上业绩告负。

其中,2016 年最为热门的量化基金产品长信量化先锋A,今年年初至6月30日,以 -12.32%亏损幅度垫底。值得关注的是,经过一轮宣传推介和持续营销,长信量化先锋在 2016 年成为市场上第一只规模突破百亿的量化基金,这也意味着量化投资业绩稍显起色,即在高位套牢为数不少的投资人。

同期,曾在 2016年表现突出的创金合信量化多因子股票 A、大摩多因子策略年内分别亏损 -9.78%、-13.37%。

截至一季度末,东方启明量化先锋混合、东兴量化多策略混合、华润大元医疗保健量化混合等基金规模已低于5000万元的清盘线。

多位受访业内人士表示,对于量化基金的发展,基金业再度陷入“是否适合国内市场”、“回测数据的可靠性”“、人和机器如何结合”等深度困境。

从“风光无限”到“狂跌”

2015 年以来, A股市场持续震荡与低迷,加之“资产荒”的资产配置难题,量化投资成为公 募基金必争之地,特别是一些中小型公司,迫于同质化竞争压力,奋力打造“量化”特色。

以长信基金公司为例。“公司一直很重视量化产品的开发。”长信基金一位负责人介绍,长信基金从 2010 年起开始发行量化产品,到 2017 年一季度,旗下4只量化类权益类基金规模合计达到137.53 亿元,占全部权益类总规模的近 50%,较2015 年同期 20.28亿元规模大幅增长。

同长信基金一样,富国基金、南方基金等也都曾表态重点建设“量化基金”产品线。

2016 年,量化基金表现尤为突出,成立于2016 年前的68只量化基金,有28只 2016 年取得了正收益,在 40只下跌的基金中,跌幅超过 5%的有19只,占比不足四分之一。与此同时,天相投顾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股票型基金全年平均下跌13.38%,混合型基金平均下跌 8.61%。

根据上海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管理层人士透露,长信基金量化团队组建于 2008 年,约有10 余人团队,尽管这一配置在业内并不算太高,但是借助长信量化先锋短期业绩优秀,长信基金专门针对量化展开一系列的宣传攻势。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统计数据,2016 年,每个季度末长信量化先锋规模分别为31.16 亿元、46.16 亿元和 74.47 亿元,当年末,其规模已达到109.44 亿元,一度因为申购火爆不得不“限购”和分红来降低基金规模。

“该基金成立以来多数时间内偏重于投资中小盘成长风格个股。不少季度内基金持有大盘、价值风格个股占比几乎为0,成长风格占绝对优势。”中银国际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孙昭杨表示。

因此,2016 年四季度以来,市场风格转而寻求那些基本面扎实、业绩稳定的公司, 长信量化先锋在 2016 年11月突破高点后,便一路下滑直至垫

底。这也意味着长信量化先锋背后接近最高点申购,被套牢在高位。

而这并非市场个案,根据记者统计,从今年年初至6月30日跌幅垫底的光大保德信量化股票(-9.02%)、大摩量化多策略股票(-7.68%),其披露的持仓风格都是偏爱“中小创”。

同时,截至今年一季度,与长信量化先锋规模缩水至 69.47 亿元的遭遇一样,多个基金公司旗下量化产品还将面临“清盘”,例如上述成立于2016 年10月27日的东兴量化多策略混合,2016年末规模为1.61亿元,成立不到一年时间,其规模已至清盘线下。

另外,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进入2017年之后,多家此前一直致力于量化投资研究的第三方机构,开始纷纷转向 FOF 等研究领域,与新一个交易年量化基金业绩萎靡大有关系。

“量化式”亏损反思

“目前A股市场,最为流行的量化股基的投资策略就是基于历史回测确定对股价影响较大的因子,但今年以来,价值股、大盘蓝筹股涨声一片,小盘股业绩不佳,于是大面积出现‘量化式’亏损。”富国基金一位量化投资负责人坦言,富国基金也是一家侧重量化投资的基金公司。

除了能够高效寻找上千只股票价格上涨或下 跌的概率,量化投资最核心的卖点,莫过于使投资不再受基金经理的主观情绪影响,用量化模型抵御投资者内心的贪婪和恐惧。

如今,市场的突然反转,传统 alpha 策略当中最有效的市值及成长因子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回撤。经过此次洗礼,量化基金却必须面对如何“主观灵活配置”的难题。

纵观长信量化先锋A持仓,自去年四季度以来基本上还是延续偏爱中小盘成长风格个股的投资风格。根据其年报,截至2016 年年末,该基金股票仓位为 84.05%,在其持有的 154只个股中,中小板股和创业板股合计85只,占基金净值的比例达到 50.06%。

到今年一季度,长信量化先锋A前十大重仓持股包括深桑达A、建研集团、雪莱特等,也均是以中小创股票为主。

如果放在更长的维度,从 2010 年11月成立至今年 6月30日,长信量化先锋A 的收益率为138.94%,超过同期沪深 300指数近73%。同样的,从 2011年至今,申万量化、长盛量化红利混合也分别达到138.95%、113.56%。

“量化交易通过回测,假设未来能够重演,更适用于长期投资,而大多数投资者的需求是在一定期限内获得回报,更考验配置能力与效率。”富国基金上述人士表示。

部分基金公司负责人透露,目前公司已着手试点,量化团队与其他团队的融合,量化与人工的优势结合始终是重点课题。

“一方面,公募基金风控和投资要求对量化交易的方法、品种、工具都产生了限制,套利、做空等策略都无法灵活运用,使得量化策略偏向于做多;其次,量化投资在牛市、市场风格转换时期表现不及主动投资,而是更多的被机构投资者所青睐,这又与国内小散为主的市场不适应。”摩根大通私人银行部门一位负责人分析。

无论是研发端、投资者端还是市场环境端,量化投资都还需要一个不断“适应”的过程。

“量化投资持股较为分散,从重仓股信息投资者很难判断该只产品是否严格执行投资策略,部分量化产品甚至主要投向于打新股。”上述基金经理透露“,国内市场趋于同质化的量化投资策略本身就加速了alpha 的衰减。”

进入 2017 年之后,多家此前一直致力于量化投资研究的第三方机构,开始纷纷转向FOF 等研究领域,与新一个交易年量化基金业绩萎靡大有关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