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掉新旧动能转换的围墙

培育壮大新动能,仍有一些围墙和障碍需要拆除,既包括一些不合时宜的观念理念,也包括体制、政策、资金等因素。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国是论 / Editorial - 文 /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 黄汉权

当前,我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周期切换到中高速增长周期,能否平稳渡过并延长这个周期,取决于能否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历史机遇,加快培育新动能,实现新旧动能顺利转换,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

新旧动能转换的本质是实体经济新旧产业交替更迭,既是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电商等新产业产生、发展壮大,也是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逐步推广运用和渗透到传统产业中,使其更新、重生。

推动新旧动能转换,核心是构建以“四新”为支撑的“一体两翼”产业发展新格局,即以实体经济为本体,以新产业培育和传统产业改造为“两翼”,协调推动产业升级换代。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当前推动新旧动能转化的过程中,新动能不断积蓄,旧动能改造也亮点纷呈,但要使新动能从点状突破的“星星之火”成为面上熊熊燃烧的“燎原之势”,仍然有一些围墙和障碍需要拆除,其中既包括一些不合时宜的观念理念,也包括体制、政策、资金等因素。

具体而言,一是观念理念转型。在高度浓缩的工业化进程中,我国走了一条技术引进模仿和再创新的发展路径,这个模式成就我国产业规模快速扩张和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导致了一些企业家形成模仿求同的心理和技术进口的路径依赖,出现“挣快钱”商业文化,甚至出现一些投机取巧、不讲诚信的歪风。这种观念和风气不利于新产业培育和传统产业改造。

因此,要注重培育正确的商业文化,鼓励差异性思维,落实创新发展理念,营造褒扬诚信、惩戒失信的制度环境和社会氛围,倡导对产品及服务精益求精和价值完美追求的坚守,提升我国产品质量和文化内涵。

二是体制机制转型。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关键在于体制机制。要按照发挥好市场和政府两个作用的要求,强化市场优胜劣汰机制,真正让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要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深化改革“放管服”,让企业轻装上阵,在市场经济大潮中破浪前行。要适应新动能成长特点,探索开放包容、划好底线的审慎监管体制机制,促进新动能健康成长。

三是产业政策转型。长期以来,我国一些产业政策以追求规模速度、量能扩张为目标。目前,“强”比“大”更重要。因此,产业政策的定位必须转向鼓励创新和提质增效,以提升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益,更好满足市场需求。

这就要求政策从选择性产业政策为主向功能性产业政策为主转变。选择性产业政策不能废除,但要收缩范围,从一般竞争性领域退出,聚焦于抢占国际竞争制高点的战略性产业、涉及国家安全产业和技术受制于人的产业。功能性产业政策要加强,但不是什么都管,而是“抓两头、放中间”,即:在产业生命周期内,抓起步期和衰退期;在产业链环节上,抓前端研发设计和后端市场培育。

四是投资重点转型。基础设施一直是国家投资的重点。当前,除西部地区和农村外,我国传统基础设施大规模投资的时代已经过去。

因此,要适应新动能培育的需要,就应加大对有利于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兴起和拓展应用的基础设施的投资,如数据搜集存储、开放互通等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基因库、基因检测中心等生物技术基础设施,智能电网、充电网络等绿色经济基础设施,通用航空、民用空间基础设施,等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