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新阶段的引领者

金砖国家无论从经济实力层面,还是从全球治理的能力和发展理念层面,都足以引领全球化走向新阶段。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极度调查 / Probe - 文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所长 王友明

当西方媒体利用中印边境摩擦“唱衰”金砖正

厦门峰会而吸引眼球之际,金砖合作悄然产生了一系列重大合作成果。

2017 年 8月2日,金砖国家经贸部长会议在上海达成《金砖国家服务贸易合作路线图》、《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反对保护主义行动共识》等八项重要合作成果,其中,《金砖国家投资便利化合作纲要》意义尤为凸显,它是在全球投资便利化领域达成的第一份专门文件。

勇扛全球化大旗

八大成果是金砖机制建设进程中继金砖银行成立后又一具有标志性意义的经贸合作成就,其重要性不仅在于它们为金砖未来十年规划了合作蓝图,更深远的影响在于:当西方大国“妖魔化”全球化、本土主义上升之际,金砖国家勇立潮头,扛起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大旗,为全球化正名,努力成为推动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正能量,引领全球化沿着正确方向前行。

通过八项成果和共识,金砖国家向国际社会昭示,金砖国家立志团结广大发展中国家,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共同抵御孤立主义、保守主义等全球化逆流。

对此,西方政学界人士甚至金砖国家一些学者对于金砖国家是否有能力充当全球化的引领者产生争议。有学者认为,尽管金砖国家的经济实力今非昔比,但尚无充当全球化“旗手”的实力和经验。即便主要欧美国家“内顾”而孤立、保守,但是,一旦金砖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引领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时,欧美国家无疑会联手加以抵制,分化和阻遏金砖国家在全球化中充当领军者角色。

尽管争论和非议不断,但金砖国家无论在经 济实力层面,还是在全球治理的创新及规则制定能力层面,抑或是在全球治理感召力方面,均具备引领全球化走向新阶段的能力。

经济实力很关键

在经济实力层面,金砖国家无疑能够担当引领者的角色。

经济规模及其实力优势是决定能否引领全球化的关键因素,在第一波和第二波全球化浪潮中,欧美国家成为世界经济的“排头兵”,当仁不让地成为全球化的“领军者”。如今,世界经济力量格局发生重大变化,金砖国家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

近年来,金砖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均超过西方国家。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金砖国家等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2016 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达到70%。当前,金砖一些成员国出现经济困境和下行压力,但发展巨大潜力并未减弱,未来仍是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和全球自由贸易的“优等生”。因此,以经济实力和发展潜力而言,金砖国家完全可以充当新时代全球化的“引领者”。

全球治理能力出色

从全球治理的创新能力层面来讲,金砖国家已成为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新源泉和新动力。

金砖机制在短短十年的时间内,迸发出巨大的活力和创新能力。以金砖银行为例,从成立至首笔贷款项目落地,时间短、节奏快、简洁而高效,强烈反衬了西方把持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旧有国际金融治理机构的繁冗和低效,金砖银行犹如从国际多边金融体系刮来的一缕“新

风”,引起国际社会的瞩目和好评。

2017年,金砖银行意欲“大干快上”,金砖银行行长卡马特表示,银行将大幅扩充对成员国的资助项目,未来两年将在俄罗斯实施十多个项目;在中国两年内将投资17亿美元致力于绿色发展,优先投资风能、环保等领域。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金砖国家完全有能力创新全球治理新机制,提供更多国际公共产品,在全球治理和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

在制定全球化和全球治理规则的能力层面,金砖国家也已展露锋芒,近年来每届金砖峰会均提出了针对全球经济和金融治理改革的建设性意见,探索制定全球治理新规则。金砖国家在这方面所表现的全球视野、战略高度和历史眼光令国际社会刮目相看。

以中国为例,中国在杭州举办 G20 峰会,出色地展现了全球经济治理规则的制定能力。在中国和参会国的共同努力下,峰会制定了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全球贸易增长战略”和“全球投资指导原则”,后者是世界第一份多边投资规则框架,填补了全球投资治理的空白,在全球治理的历史进程中具有 里程碑意义。

2017 年 8月,在中国举行的金砖国家经贸部长会议达成《金砖国家投资便利化合作纲要》,是全球投资便利化领域达成的第一份专门文件。对此,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称,中国正在大力向世界经济推广新的全球化理论与规则,正成为“引领者”。

2017 年5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发表演讲,主张构建公正、合理、透明的国际经贸投资规则体系,建设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经济全球化。这一主张在世界范围内赢得广泛认同。

全球治理理念在发展

在全球治理理念的感召力和亲和力层面,金砖国家毫不逊色。

引领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格外需要较强的“人脉网”和广泛的“朋友圈”。在过往的全球化浪潮中,西方的“民主化、自由化、市场化”理念在世界范围内大行其道,这些主宰全球化的价值观和发展理念在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经济体制上扎根。

如今,一些西方国家为一己私利诟病全球化,以孤立主义和民粹主义开全球化的“倒车”,诬称全球化“开始象征一个新的怪物、一套超越国家控制的贪婪的权力”。这种行径引起广大发展中国家甚至一些发达国家的不满,认为全球化让欧美主要国家富足后遭到无情抛弃。欧美国家企图关门让自己“再次伟大”,这种实用主义遭到发展中国家鄙夷。

相比之下,金砖国家的发展理念和发展模式引起许多国家的好评和赞赏,其中,中国的“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共享、共商、共建”等理念所倡导的自由、公正、开放的全球贸易体系更是饱受赞誉,即使在美国,中国一系列具有全球视野的包容性发展理念也备受欢迎。

此外,当全球治理遭遇制度性障碍时,金砖国家发出的“改革和完善全球治理机制,从而公正、公平配置全球资源”的理念和主张,更是赢得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响应和欢迎,金砖国家引领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感召力与日俱增。诸多学界人士认为,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完全可以成为未来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领导者。

2017 年 8月2日,金砖国家经贸部长会议在上海达成的《金砖国家服务贸易合作路线图》等八项重要合作成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