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营改增博弈

最终的征收细则还没有出台,不同机构有不同诉求。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金融与资本 / Finance & Capital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赵君

为“营改增”最难啃的骨头之一,资管产品作

到底如何征收“增值税”以及税额应缴比例等问题,令全行业“头疼”。

“尽管最终的征收细则还没有出台,但公司总部已经专门批示了资金,只要发现有相关的指导资料都要买来。”北京一家基金公司负责人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透露。

也是因此,记者了解到,国内不少税务培训机构迅速出版了一系列相关书籍,并专门开设了相关培训课程。

几经波折,6月30日,财政部和税务总局发布《关于资管产品增值税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称“56号文”),敲定暂适用3%简易计税等原则,至 2018年1月1日起施行。

央行研究院一位研究人士表示,“事先已能预计到营改增在金融业推行的难度,难免要多次‘打补丁’”。

根据记者从监管层相关负责人处获悉,作为行业自律协会,中基协仍在与国税总局和财政部等相关部委沟通方案细则,并且相关诉求也已经反馈至全国人大。

针对政策可能出现的调整以及豁免可能,不少机构已经紧锣密鼓地进行测算。

机构测算影响几何

资管营改增方案涉及到银行理财、信托、券商资管、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公司及子公司专户、期货公司资管、保险资管等百万亿级规模的不同资管产品。

“56号文”中规定,对于资管产品取得的投资收益改为3%简易征收,而不是此前酝酿的6%。

“如果资管产品增值税开增,我的投资收益是否会减少?如果增收 3%,我的收益会下浮多 少?”国内某大型基金公司人士受访时坦言,近段时间以来,一些直销客户询问增值税的问题络绎不绝。

该人士向记者大概测算,以2亿元的某专户产品,年收益率5%,一年收益 1000万,按原本的6%增值税,则需要缴纳60万增值税,对应客户的收益率会从5%下降到 4.7% ;而新规的增值税税率下降到了3%,对应客户的收益率从5%下降到 4.85%。

根据其说法,目前其所在的公司还在测算,收益率的相关影响可能对银行、保险和高净值客户带来的影响。

这种测算并非过度担忧,作为基金公司的主要客户,银行和保险资金对于收益率敏感,而且一直以来要求较高。

根据记者了解,就在日前,中国银行业协会在一次针对资管“营改增”的培训上,相关负责人提到了开征增值税之后可能带来的底层资产间存在税负不同的问题。税收政策差异一旦带来套利空间,将不可避免的引导资金流向。

“由于银行理财、保险资管和一些信托类产品,本身就存在多层资管产品嵌套等问题,增值税的具体征收细则,影响的将不止是 0.15%,而是可能翻倍甚至更高。”按照北京一位银行负责人的说法,如果银行理财产品买入公募基金专户,而专户产品则买入一些公募基金标的,这一类产品征税如何界定?

这还仅仅是对收益率的影响环节。由于目前无论是资管产品具体范围、浮盈浮亏的增值税处理,还是优惠政策的适用范围、跨期产品的处理等,均仍未明朗。

譬如以公募基金如果豁免增值税为例,有业内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测算,考虑到公募

基金的管理费之后,如果买入同样收益率5%的债券品种,营改增之后,通过公募基金买入将相比直接买入收益率高1.1%,差额十分可观。

尽管目前尚不明朗,但根据记者了解,不少机构已经开始积极调整人才战略和产品战略,尤其是不少公募基金开始内部调整专户产品和公募产品的人才布局,以应对两类产品可能出现的政策差异。

各类资管各有反馈

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副总裁谢卫认为,为鼓励机构投资者的发展和优化市场投资结构,建议对公募基金实行增值税体系下的全部免税。

重阳投资总裁、首席经济学家王庆也担心,如果公私募基金出现税收差异,可能导致投资者在新规正式实施前大量赎回非公募基金类资管产品,对股票和债券市场造成流动性冲击。

从不同类资管产品视角,对于营改增的建议显然不可避免地出现差异。

根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除了证监条线的公募基金、券商理财和基金子公司等,银行业和信托业均通过所在的行业协会将相关意见反馈至财税部门。

根据多位业内人士介绍,各类资管产机构反馈的问题,除了建议进行相应的优惠政策之外,还包括开征增值税后相应资管产品、委托投资等业务的成本增加情况、产品本身与底层资产间的可 能存在的税负不平等问题以及税收政策的差异形成的套利问题。

但不同的机构,对于具体的方案建议并不相同。

譬如,私募证券基金、专户通道业务是否纳入可能出现的证券投资基金优惠范围、“买卖股票、债券行为”如何鉴定、对于“保本”产品的定义等问题,各类机构对此的建议均大不相同。

按照此前的政策预期,保本产品均需征税,非保本产品持有至到期不需缴税。但按照此前的监管政策,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等均被勒令禁发保本基金,按照狭义的定义,目前仅银行理财和公募保本基金两类保本产品,但其他多类资管产品的“刚性兑付”与保本并无两异。不同的机构对于“保本”的认定也因此产生了不同的理解。

“持有非保本基金到期的免税要求,则与银行理财一些必要的期限错配产生了矛盾,商业银行很难根据相关要求进行避税投资。”某商业银行北京分行一位相关负责人受访时则坦言。

针对各类机构不同的建议,广发证券分析师陈福则提出了另一个角度的理解,具体征税和免税办法出台后,“不同资管产品受追捧程度或将重新出现分化;假设每个资管产品流程都将征税,将进一步打击通道业务与多层嵌套,反映了监管层一直以来的导向。”

此外,根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不同资管机构在建议中也有共性,譬如抵扣范围,各类机构均建议,一方面需要尽可能多地提升进项抵扣范围,另一方面,又需要维持营改增前后销项范围。

由于资管行业的特殊性,可抵扣的主要是系统、房租、技术服务、外包服务等,进项不足以抵补税率上升所产生的销项,一些机构人士建议,通过增加申购赎回、信息披露费、管理费和人员的工资福利等可抵扣项,减少相关产品的税负。

中国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建议,税收制度是影响资本市场运行效率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从全球范围内看,无论一个国家是否存在增值税税种,均不对资管产品征收增值税。在我国,需要有利于长期资本形成的综合税制,建议探索实施资本利得税,通过税收递延引导长期理念、鼓励长期投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