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如何回归本源

扭转此前金融发展过程中发生的偏差,各类金融机构应加快转变经营模式,做优主业,做精专业。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金融与资本 / Finance & Capital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王亭亭

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金融工作要坚第

持回归本源、优化结构、强化监管、市场导向的原则,阐明了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

8月25日,由全国金融系统青年联合会(下称“全国金融青联”)主办的“中国金融青年高峰论坛”在北京金融街召开,本次论坛主题为“回归本源强化监管——新形势下的金融稳定与发展”。340余名金融青联委员、青年专家等人士出席论坛。

论坛就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加强金融监管等方面进行了主题演讲和高峰对话,并围绕“普惠金融与金融扶贫”、“稳妥去杠杆,增长求实效”“、强化监管,筑牢金融安全防线”“、深化金融改革,完善金融体系”四个议题组织了闭门圆桌讨论。

与会人士认为,回归本源不是回到过去,而是要扭转此前金融发展过程中发生的偏差,各类金融机构应加快转变经营模式,做优主业,做精专业。此外,应控制住信贷总闸门,加强宏观审慎监管,并将金融监管范围扩大至“一切跟金融相关的行为”。

回归本源,坚守主业

金融要回归本源,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须优化结构,完善金融市场和金融产品体系,促进金融市场的公平竞争,形成合理的金融体系。这是当下及未来货币政策制订者、监管机构和金融机构多策并举、协同综合治理的过程。

全国金融青联主席、中国银监会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监管部主任郭鸿认为,各类金融机构要坚持大中小相结合,加快转变经营模式,做优主业,做精专业,特别是中小金融机构要注重业务的本 地化,下沉服务中心,不宜搞业务多元化和跨区域经营;要从满足大批量、规模化的需求转向更重视满足个性化、差异化、定制化的需求。

全国金融青联副主席、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指出,回归本源不是回到过去,而是要扭转金融发展过程中由于监管真空、宏观经济环境、金融机构的不道德行为等因素引起的偏差。因此,监管层首先应提供一个稳定的货币金融环境,以利于去杠杆;其次是加强立法,依法监管,取消各种套利空间,使金融空转无立足之地。

全国金融青联副主席、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首席投资官、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裁王军辉认为,货币政策的制订者一定要控制住信贷总闸门,不能使流动性过于宽松。监管机构首先要加强宏观审慎监管,特别是对于系统性机构的监管。其次,要加强行为监管和功能监管,避免出现监管空白,避免金融机构套利。再者,要扩大金融监管范围,一切跟金融相关的行为都尽可能纳入监管范围之中。金融机构要树立一个稳健经营、长期经营的理念。

强化监管,防控风险

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要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科学防范,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着力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着力完善金融安全防线和风险应急处置机制。

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校长李剑阁认为,金融系统面对的风险是国民经济整体的外在表现。解决金融风险应该站在全局的角度,系统分析养老金、房地产市场等领域存在的

问题,才能得到较为准确的结论。

他同时表示,当前许多金融机构已经全牌照、集团化运营,以往的分业经营和分业监管模式已难以对其实行有效监管,新成立的全国金融稳定和发展委员会或能在此方面担起重任,助力金融监管和风险防控。

王军辉也认为,防范风险,要从宏观、中观、微观角度建立一套风险预警防范机制,建立一个宏观的审慎的监管体系,特别是要对系统性重要机构进行监管。

他表示,金融系统本来就是一个与风险打交道的体系,并不是要把所有的风险都预测、防范到,而要关注一些有可能演化共振成为系统性风险的风险。因此,在宏观层面,监管要给行业发展创造一个公平公正规范透明的环境;中观层面,要进一步加强功能监管、行为监管、扩大监管范围,防止监管套利和监管空白;微观层面,应完善原有的资本充足率、偿付能力体系,特别要加强对流动性风险监管的体系建设,加强对公司治理的监管,引导金融机构树立正确的经营理念。

丁志杰认为,政府在防控宏观金融风险和危机管理方面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要防止风险的过度累积,二是以最小的成本来处理风险和问题。至于在新的阶段市场化和中国经济发展中的系统性金融风险隐患处理、解决和管理问题,丁志杰表示,全世界现在都没有一个答案,危机或确实内生于经济和人性中的一些不足,比如非理性等等。

全国金融青联副主席、全国青联金融界别主任委员、中投公司副总经理刘珺提出,下一步要处理好多方面关系,如市场发展与监管引领的关系,金融创新与风险防范的关系,局部性改革与总体利益兼顾方面的关系,市场建设与投资者教育的关系等等。

他提出,社会融资结构的优化是金融改革的重要课题,要把直接融资工具的发展以及直接融资市场的发展作为我国金融改革的题眼。在新经济、互联网金融的背景下,要注意市场与市场,机构与机构,国别与国别之间的风险的传递和感染效应,使得监管政策方面的共振效应降到可管理的范围之内。

中国金融青年高峰论坛现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