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长出来”的领军人才

“只要你优秀,有成果,从国家到北京市都有相应的奖励和支持。”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特别报道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李天真

北京云集了诸多世界级的企业和专业人才,其中,作为“首都科技领军人才培养工程”入选者,中科曙光总裁历军和双鹭药业董事长徐明波尤其引人注目。

他们中一位将中国超级计算机带上了全新的世界平台,另一位用打破边际的人才理念给患者带来了更多生的希望,是北京创新创业沃土上“长出来”的领军人才代表。

沃土上成长的“领军者”

不同于现下一些海归,历军可谓土生土长的“中国创派”,他带领一批国产顶尖科技创新人才,创造了让世界瞩目的中国超级计算机。

谈起中科曙光成长的历程,历军不无感慨“,人才是中科曙光最大的资本,如今中科曙光通过在业界的成就,依托中科院的优秀科研基础,以及北京当地人才引进的优惠政策,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在行业领域优秀的人才。”

这其中,北京市在优秀人才引进和优惠政策方面为历军和中科曙光这样的科技人才及高科技企业的发展提供了沃土。

历军自1992年迈出清华园的校门,就一直在北京工作。他说,自己眼看着北京市对于人才的“诚意”越来越大,在重大项目和课题的人才政策上率先落实“待遇招人、事业留人、服务到人”的方针,不仅留住了企业自己培养的人,更吸引了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海外高层次人才加入中科曙光。

今年,北京市科委印发《首都科技领军人才培养工程实施管理办法》,细致地将人才的选拔、培养、奖励、管理和支持等细则写入文件,更好地为科创人才做好服务,营造好环境。在历军看 来,这又是企业吸纳英才的一大良机。

除了人才政策,在中科曙光的成长过程中,北京提供的众多资源支持,也发挥了重大作用。

从 1990 年起,中科曙光三次“搬家”,从中科院计算所,搬到水磨西街“小白楼”,再搬到中关村软件园。最初,中科曙光还没有自己成规模的办公场所和工业园区,在北京市有关部门的协调下,曙光最终在中关村建造了自己的现代化大楼和实验中心,并设有品牌体验中心、数据中心、技术支持中心、解决方案中心等设施。

历军说,“现在只要你优秀,有成果,从国家到北京市就有相应的奖励和支持,对企业是这样,对个人也是。仅仅是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和北京市科技新星计划等项目,就为公司和行业招揽了许多中坚力量,有政策保证,企业对于科技创新就更加充满信心。”

不拘一“企”用人才

2014年,在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科委联合主办的“推动‘北京创造’的科技人物——2014首都科技盛典”活动中,北京双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徐明波被评为推动“北京创造”的二十大科技人物之一。当时的颁奖辞是:“他致力于基因工程药物研发,作为双鹭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负责人,带领团队不断推出新药,研制10余个创新药物,改造几十个药物大品种,应用于肿瘤、肝病、心脑血管、器官移植等领域。使双鹭成为我国大型骨干生物医药企业。”

时间如果回到上世纪90年代,初出茅庐的徐明波或许很难预料到如今的成就。军事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工程专业的博士研究生毕业后,凭借自身拥有的技术和科研项目,徐明波曾积极与山东

等地的生物医药企业进行洽谈。不过,也许是那时候的企业对生物医药认识尚浅,外行们对徐明波研究的项目不免慎之又慎,那种违背新药研发规律的急功近利也让徐明波看不上眼。

“要做,就一定按生物医药行业的发展规律来做。”伯乐没有出现,徐明波不愿浪费时间,他毫不犹豫地返回军事医学科学院继续他的研究。

或许是被徐明波的坚持打动,国营新乡化纤厂看上了他,厂方提出投资,但只控制财务管理,不插手日常管理,类似今天风投的模式。投资者的做法给予了徐明波最大的空间,于是,徐明波与新乡化纤厂签下了在如今看来仍算苛刻的协议:一旦产品研制成功,企业不能盈利,大股东随时有权将公司全部资产收归国有……

1994 年12 月24日,北京白鹭园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双鹭药业前身)成立。拿到新乡化纤厂第一笔 960万元投资、以专有技术占有20%股权(后又增加为 35%,成为公司最大自然人股东)的徐 明波可没想那么多,一门心思搞科研。“当时心里边除了研究,就是想着要早日出成果,要对得起人家的钱。”

20多年来,徐明波带领双鹭的科研团队,凭着坚实的专业基础,对行业发展机遇的把握和产品开发独到的见解,在生物医药领域获得多项科研成果奖励。其带领团队近5年承担了“创新性基因工程药物孵化基地”国家重大专项等课题9 项;以第一完成人获得北京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和二等奖,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授权发明专利11件,发表论文40 余篇;主持研制上市了5个国家一、二类基因工程新药并取得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正是徐明波自己这段得益于坚持和“伯乐”的创业故事,让双鹭在药企中一直以更加外向开放的胸怀吸引专业人才。

徐明波说,“我认为,不一定在你企业任职的才是你的人才。”在他眼里,人才的来源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是在研发或生产框架内吸收进企业,跟企业相适应的基本人才;第二个是跟企业和文化等方面不太对接的人才,但是可通过多种方法为公司所用,例如,给创业团队提供启动资金,又或者一些人才已有独立的企业及好的品种,可以通过参股、控股的方式分享他们的研发成果,“这样的团队实际上也在为双鹭做事”;第三个,顶级技术人才锁定国外有好的产业背景和经验技术的,事实上“我们有相当多的品种或项目不是我们自己做的。其他还包括营销方面的人才,通过适当的资本投资,也可以为我所用”。

徐明波补充说,现在北京市推出了自然科学基金、新星计划和海聚计划等一系列的人才和科研成果引进奖励办法,这些对于双鹭这样的技术指向性企业都是绝佳的机会,“我们也是沾了北京的光”,企业不用自己费力去招揽人才,通过北京市政府从中对接成果与产业企业,为双鹭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智慧结晶和科研成果的转化机会。

“虽然双鹭全资公司下辖人员 500 多人,但双鹭间接支配的人才可能10倍于这个数据都不止。“在北京有关政策和项目的带动下,我们不仅仅高效激发了我们的自有人才,更是用灵活的机制,有诚意的优惠政策吸引了外部,甚至国外的优秀人才。”徐明波说。

不同于现下一些海归,历军可谓土生土长的“中国创派”,他带领一批国产顶尖科技创新人才,创造了让世界瞩目的中国超级计算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