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莞惠+河源、汕尾”如何一体化

布局方向包括大力培育临港基础产业,积极发展以电子信息为主的高新技术产业和以金融、商贸、会展、旅游为主的第三产业。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陈少智 徐博雅

不久,广东省住建厅、发改委发布了《广东前

省新型城镇化规划(2016-2020 年)》。明确提出了建设三大新型都市区。其中,首次提出了“深莞惠大都市区”这一概念,并明确表示推动河源、汕尾融入。

该“大都市区”的概念是首次正式提出,但该区域一体化发展的历史却早有脉络。

合作机制创新先行

2008 年12月,《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正式获批,其中就提到了深莞惠一体化发展概念。并在随后几年中逐渐形成了一套较为行之有效的合作机制。

其中,在省级层面,广东省实施珠三角规划纲要领导小组全体会议每年至少召开一次,主要是对推进过程中原则性或重大问题作出安排。同时辅以 5个专职小组,即珠三角基础设施建设一体化规划专责工作组、城乡规划一体化规划专责 工作组、基本公共服务一体化规划专责工作组、产业布局一体化规划专责工作组和环境保护一体化规划专责工作组及其相应的办公室,分别负责组织、指导和推进各项规划的实施工作,重点协调推进珠三角一体化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在市级层面,成立由各市的市委书记、市长领衔的领导小组,负责重大事项的决策和协调。同时建立联席会议制度,通过主要负责人的互访或定期会晤,来实现行政协议的缔结以及协商执行中发生的重大问题,并在各市设立办公室,成立专责小组,落实领导小组和联席会议确定的有关事项。

直到 2014 年10月,深莞惠经济圈扩容,汕尾市、河源市按“3+2”(深莞惠+汕尾、河源) 模式参与深莞惠经济圈建设,承接深莞惠地区辐射转移。截至 2016 年12 月,深莞惠经济圈(3+2)党政主要领导联席会议已召开了十次联席会议。

也正是因为有了近9年的不断探索,才逐渐

形成了眼下“大都市区”内较为清晰的各城市定位,形成中心集聚、轴线拓展的集约发展态势。

其中,深圳将加强建设前海、大空港等战略节点,增强主城区辐射带动能力和区域交通枢纽功能,形成更紧密的粤港合作关系,强化其创新引领地位,建成更具改革开放引领作用的经济特区、更高水平的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以及科技产业创新中心、更具辐射带动力的全国经济中心城市、更具影响力的国际化城市和更高质量的民生幸福城市。

而东莞将着重推进建设国际制造名城和现代生态都市,提升主城区综合服务功能,推进松山湖国家高新区、水乡经济区、长安新区、东莞粤海银瓶合作创新区等重大平台建设,构建“一中心四组团”的空间发展格局。

惠州将优化中心城区“一城三组团”功能布局,推进惠州环大亚湾新区、潼湖生态智慧区建设,成为珠三角连接粤东及闽赣的门户城市、世界级石化产业基地、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旅游胜地,突出城市品质和文化特色。

同时为了加快融入深莞惠大都市区,河源也将大力提升惠州-河源城镇轴发展水平,建设成为全国低碳示范城市、粤东北特色中心城市、环珠三角新兴产业集聚地、岭南健康休闲旅游名城、现代生态园林城市。

汕尾将主要延伸建设深圳-惠州南- 惠东- 汕尾沿海城市发展带,促进汕尾市主城区、海丰县城区、深汕特别合作区三大组团一体化发展,建设成为滨海旅游集聚地、宜居宜业宜游的现代化滨海城市,成为广东东部“蓝色经济走廊”的新增长区和粤东地区融入珠三角的桥头堡。

五大“一体化”

经过多年的历史演进,对于当前的“深莞惠大都市区”来说,不仅已经有了明确的城市定位,相应的其发展路径也已然清晰,即包括基础设施、产业发展、城乡规划、环境保护、基本公共服务在内的五大“一体化”着力点。

例如,在基础设施一体化方面,交通运输一马当先,半小时生活圈雏形初显。目前,深圳地铁6 号、11号线将与东莞地铁1号、3号线在两地边界地区实现接驳,而深圳地铁14号线也将研究延 伸到惠州大亚湾,再加上计划今年开建的赣深高铁,也进一步把惠州纳入深圳的“半小时生活圈”。

除了轨道交通,东莞与深莞惠经济圈相连的24个对接路网项目已全部启动,其中莞惠高速东莞段等11个项目已完工,莞深高速东莞段、东平大桥等6个项目正加快建设。

而惠州方面,与深莞两地共建的21项对接道路已完成 11项,其余10 项正按计划推进,深圳丹梓东路—惠州龙海二路等边界连接路全面贯通。据介绍,在连续两次联席会议上所推出的重点合作中,交通合作项目占到接近一半。

当然这里也面临着不少挑战和问题,尤其是各市交通运输发展阶段不同,推进一体化需要克服利益诉求不同、发展模式差异、政策管理不一致等障碍。一些问题亟待解决,例如轨道交通发展相对滞后,交通运输过度依赖公路;对外通道布局不完善,联系中心城区及主要组团的干线道路功能混杂、部分路段拥堵严重等。

除了交通运输领域外,当地群众感受到的最直接变化是基本公共服务的一体化。其目的就在于,使“大都市区”的群众所享受到的基本公共服务能够突破行政区划的界限,逐步实现对接共享并最终达到同一标准。例如,在“大都市区”内,信用记录良好的企业和个人同享扶优扶强优惠政策;对有严重不良信用记录的违法企业和个人实施联合惩戒,实现“大都市区”内联动奖惩等。

据了解,为了实现基本公共服务的一体化,目前深莞惠地区在坚持公共事业发展由政府主导的原则下,正在探索基本公共服务多样化供给形式。包括,通过放宽基本公共服务投资的准人限制,采用特许经营、政府参股等形式,创新政府基本公共服务投资体制;探索基本公共服务供给的社会参与机制,充分发挥社会组织在提供基本公共服务方面的积极作用。最终使得公共服务的成本分担和利益共享由政府、市场、社会多方共同完成,发挥多元主体的作用,促进公共服务资源的优化配置。

专家认为,在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为龙头引领下,随着基础设施一体化、产业发展一体化、城乡规划一体化、环境保护一体化、基本公共服务一体化的不断推进,“深莞惠+河源、汕尾”大都市区的腾飞前景可期。

经过多年的历史演进,当前的“深莞惠大都市区”不仅已经有了明确的城市定位,相应的发展路径也已然清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