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利有了“后来人” ?

力推骏派,布局新能源和混改,天津一汽正在尝试走出低谷。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路梦怡

少有车企用“坚强”二字形容自己,天津一很

汽就是其中之一。这样的定义,充满了无奈和悲壮,但又是对其现状最精准的描述。

今年 4月,在公布 2017年财报之后,天津一汽正式宣布夏利品牌“暂时性停产”。5月底的一个新品发布会上,天津一汽销售服务总监、销售公司总经理王志平表示,“雪藏夏利,是为了更好地发展,没有告别就没有新的启程。”

这里的“新的启程”,主要指的是天津一汽目前正在重点打造的汽车品牌——骏派。除了骏派,天津一汽还在新能源汽车、混改等方面有所布局,渴望重新回到主流。

只是,全球汽车产业早已不是当年模样,在全球化、高端化、新能源化、智能化等新趋势下,已在起跑线落后的天津一汽,还有希望把骏派培养成“后来人”,并重现夏利当年辉煌吗?

丢掉“拖油瓶”

天津一汽当年可谓风光无限,号称中国的“新三大件”之一。夏利最高时年产15 万辆轿车、20万台发动机,连续18年登上全国经济型轿车销量第一的宝座,一度超越当时的桑塔纳、富康等品牌。

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汽车产业浪潮大变动的当下,天津一汽早已风光不再,夏利品牌,也走到了生死存亡的临界点。

在夏利走下坡路之后,天津一汽曾设计了一个新的产品构想,打造夏利、威志和骏派三大子品牌。夏利和威志两个品牌主要沉到四五线城市和城乡市场,骏派则主攻7万至12万元市场,带领天津一汽回归一二线城市。

即使已准备“退居二线”,夏利也变成了天津一汽“扶不起的阿斗”。随着市场的开放化程度越 来越高,海外车企和本土阵营都在产品布局和宣传力度上下足了功夫,夏利汽车却一直在原地踏步。

夏利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没有拿得出手的拳头产品,尤其是在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的布局中也已落后,加上品牌宣传和市场推广力度不大,夏利的“国民车”招牌,也成为低端的代名词。

不过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夏利的不得已而为之。此前由于一汽集团内部在中、高端品牌上较为齐全,出于集团战略发展的考虑,夏利只能一直发展低端车型。但随着消费者对SUV的推崇,曾经火爆的A0级家轿市场热度冷却,而重心全部集中在A0级家轿的夏利,自然首当其冲。

“总结来说就是市场变了,消费者也变了,我们的思想和产品没有跟上。”王志平表示。

当然,如果从积极的一面看,在没有品牌力和产品力的背景下,“快刀斩乱麻”,搁置夏利,也算是让天津一汽少了一个“拖油瓶”。

骏派扛大旗

威志和夏利陆续停产之后,天津一汽把主要希望放在骏派品牌的身上。

2015 和 2016年,天津一汽通过资产处理和股权转让方式,获得了一汽集团对天津一汽自主研发整车和动力总成的巨额资金扶持,而这些研发资金主要用在骏派品牌的发展上。

2017 年 4月,天津一汽正式发布了“骏驰计划”,希望骏派品牌通过新品驱动、技术升级、品质提升、营销变革“四大引擎”,完成回归主流车的愿望。

除了早前发布的骏派 A50、D60 等车型,近期,天津一汽为旗下的骏派CX65也造足了宣传攻势。

骏派 CX65是一款相对小众的跨界旅行车,如今国内旅行车市场潜力巨大,之前同样定位的一

汽 -大众蔚领取得不错的销量成绩,骏派希望通过 CX65,顺势打造出年轻时尚的品牌形象。

但想要扛起天津一汽的走量大旗,骏派CX65的综合素质,还差点意思。

这款新车外形设计由世界三大设计公司之一的 IDG亲自操刀,出自大众 PQ34平台,但在价格和具体配置上,骏派CX65并不占优势。其最低配为 6.89万元,基本等同竞品顶配价格,但相比之下却没有定速巡航、胎压监测、后视镜加热等实用配置。

同 时, 骏 派 CX65 搭载了一 台 代 号 为CA4GA15 的 1.5升自然吸气发动机,这款发动机最早是由丰田8A发动机仿制改造而来,最大功率83千瓦,这样的动力可能难以满足一些消费者的用车需求。放眼到整个骏派品牌,也存在定位难题。在骏派 CX65 之前,骏派已推出小型 SUV、家用轿车等车型,骏派品牌定位的也主要是80后、90后等年轻消费群体,但自上市以来,骏派一直走的是“低端路线”,家用轿车A50的指导价为5.59万~7.29万元;小型SUV骏派D60的价格则为5.69万 ~8.99万元。

J.D.Power(君迪)中国区副总裁兼董事总经理梅松林表示,由于汽车领域消费新升级的趋势,国人买车已经逐渐从价格敏感到品质敏感,从追求稀缺走向了追求个性等领域。

对于知名度不高的骏派来说,低价无疑是赢 得年轻人市场的战术之一,但如果只有低价优势,显然不够。

骏派之外的打算

当然天津一汽没有把宝完全押在骏派,意识到传统燃油车的落后,天津一汽正像其他一些中国汽车品牌一样,也准备凭借新能源“弯道超车”。

2017年,在一汽拟转让所持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的公告中,就对受让方的新能源产业背景和技术能力提出要求,显露了天津一汽布局新能源领域的蛛丝马迹。今年5月的骏派新品发布会上,王志平更是表示,天津一汽新能源车型的开发在同步进行中,预计三款新能源车将于年底前完成。

如果客观来看,天津一汽确实积累了一些做新能源的底子。

首先,天津一汽地理位置优势明显。在《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优化提升生产性服务业加快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的意见》中,新能源汽车的新业态培育被重点提及,包括将在京津冀地区部署新能源汽车测试实验基地,这或许将助推天津一汽在新能源方面发力。

其次,公开资料显示,一汽夏利拥有传统燃油车的生产资质以及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等,基本涵盖了大部分类别的车型生产。对于资本市场而言,传统燃油车生产资质早已停发,所以天津一汽的轿车生产资质含金量极高,而且新能源资质核准在去年也已叫停,资质和技术基础都是互联网造车势力无法比拟的。

也正因此,在王志平看来,尽管目前还在亏损,尽管已经停产,但作为天津一汽上市公司的一汽夏利,其价值还没有被外界知晓。

除了新能源,天津一汽与奔腾事业部之间很快将会有“混改”动作。

2017 年,一汽旗下的一汽奔腾、一汽吉林和天津一汽三大自主板块进行整合,成立奔腾事业部,目前一汽集团在内部下发了《关于调整集团公司部分组织机构设置及相关职责进一步明确有关职能归属的通知》,明确由奔腾事业本部负责加快推进天津产品开发中心混合所有制改革。

骏派、新能源、混改,这些举措和布局能帮助天津一汽回归主流吗?市场或许会给出最终答案。

在夏利走下坡路之后,天津一汽曾设计了一个新的产品构想,打造夏利、威志和骏派三大子品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