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为何又被罚

“强监管背景之下,金融机构拼的不再是谁跑得快,而是谁犯错少。”文 /《财经国际周刊》记者刘秋娜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三方支付的“带头大哥”支付宝又被罚了。第

8月6日,央行上海分行发布行政处罚信息,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行政处罚412万元。

不到半年时间,包括此次罚款在内,支付宝已经收到来自监管机构的3笔罚款,共计490万元——3月,支付宝因多项违规被央行杭州中心支行罚款18万元;7月,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关于外汇违规案例的通报》,其中,支付宝因超出核准范围办理跨境外汇支付业务,且国际收支申报错误,被处以罚款60万元。

有专家表示,互联网金融整治早已进入深水区,将坚定不移秉持防风险的主基调,近期的网贷行业出险让整个互金业态的未来扑朔迷离,支付行业又难独善其身。“如此频繁受罚,头部企业 如何以身作则?”

今年 4月26日,在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2018)》的点评环节,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樊爽文严厉谈到行业乱象时就曾提出:“特别是市场中有影响力的大机构,要带头依法守规。不能以为自己是大而不能倒的,就可以大而不能管,置规章制度于不顾。”

此次罚款又是一个警示,支付宝或许该以更积极的态度拥抱监管了。

“蹊跷”的大罚单

此次支付宝收到的大罚单,官方公开信息并未明示具体处罚原因,只是在违法行为类型一栏列出了“违反支付业务规定”的原则性表述。

与之对比,同样为近期央行上海分行开出的

412 万8月6日,央行上海分行发布行政处罚信息,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行政处罚 412万元。

迅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迅付科技”)罚单,就明确指出了所依据的每一条,且处罚内容详细,着重于反洗钱领域。

此外,央行4月给支付宝开具的罚单,也是证据明确——分别在客户权益、产品宣传、个人信息保护三方面违反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而此次8月6日的罚单语焉不详。据财新传媒报道,支付宝此次违规被罚系因群众举报。一项举报反映支付宝侵犯了客户自主选择权,未经客户同意,支持“花呗”直接付款。支付宝的另一项违规行为,是举报人反映支付宝为涉嫌赌博、诈骗的棋牌类 APP提供充值、提现等支付服务。

支付宝有关负责人最新回应称,支付宝在第一时间启动了整改计划,目前大部分事项都已整改完毕。

另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从业界了解,在此前有些合规问题上,支付宝看上去没有其他支付巨头那么积极。

比如在“断直连”方面,2017 年3月31日,网联平台启动生产环境试运行时,首笔交易由财付通发起,通过微信红包完成,收付款银行分别为中国银行与招商银行。

而支付宝,于 5月11日才与网联在各自官方渠道发布“支付宝接入网联”通知,这距离6月30日期限仅一个多月,但随后即被删除。网联又发出补充公告,称关于与支付宝在条码支付转接清算业务上的合作,双方仍就个别细节保持密切沟通,协商一致后将及时通知各合作伙伴。

据支付百科报道,支付宝对商户的掌控力较强,在与银联、网联的谈判中预设了许多前置条件,包括对商户的审批管理等。而这些条件,在监管层和网联看来均显得“比较困难”。

头部机构应以身作则

“支付体系是金融行业的基础设施,非银行支付机构尤其头部机构必须不断优化自身的安全标准,提高防风险意识。”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院长欧阳日辉表示,尤其要注意四个方面:一是积极拥抱并配合监管工作;二是严格审核商户资质;三是严格执行备付金管理规定;四是严格管理交易流程,保护消费者个人信息和 资金安全。”

作为“带头大哥”,支付宝屡屡挨罚只是行业乱象的一个突出表现。事实上,它挨罚的力度还不是最大的。

2018年年初至今,已经有数家机构被央行处以 1000万元以上罚款,如:5月,央行深圳中心支行对智付公司没收违法所得1107万元,并处罚款约 1453万元;7月,卡友支付因违法违规行为被没收违法所得约92万元,处罚款约 2490万元,并责令退出25 个省区市的银行卡收单业务;8月6日,与支付宝被罚同一天的消息,国付宝被没收违法所得约 2218万元,罚款约 2230万元;银盛支付被没收违法所得约 934万元,处罚款人民币约1313万元。

上述罚单的主因包括:为境外非法贵金属互联网交易平台提供网络支付业务服务,违规开展支付业务合作及资金清算,违规将银行卡收单核心业务外包,等等。

在整治互联网金融乱象的当下,央行加大了对第三方支付的行业清查力度,一方面,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以及《支付机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管理办法》,依此处罚违法违规的支付机构。

有关被罚原因包括:未按照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或者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或者为客户开立匿名账户、假名账户、违反保密规定;阻碍反洗钱检查、调查,拒绝提供调查材料或者故意提供虚假材料,等等。

另一方面,加大常规检查力度,依据《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等规定,处罚违规作业的支付机构。

《财经国家周刊》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各地央行开出的此类罚单迄今为止已超过 50 张,其中不乏屡次被罚的支付机构:如中汇支付和易生支付均被罚3次,罚单原因包括:未按规定保管相关资料;未按规定建立有关制度办法或风险管理措施;未按规定存放和使用客户备付金等。

“强监管背景之下,金融机构拼的不再是谁跑得快,而是谁犯错少。”欧阳日辉认为,这更需要支付宝这样的头部机构以身作则,为行业健康长远发展担负起应有之责。

不到半年时间,支付宝已经收到来自监管机构的 3 笔罚款,共计 万元。 490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