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人寿的尴尬“成人礼”

除持续恶化的财务状况外,其业务转型也面临着较大挑战。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宋怡青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9.96 亿天安人寿 2018年二季度亏损额为 9.96 亿元,上一季度为 6.85 亿元。

安人寿即将迎来18岁生日,但处境尴尬。天

近期,天安人寿披露了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报告显示,截至二季度末,天安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 80.49% 和 100.34%,较上季度末的 91.29% 和112.59% 再次下滑,尤其是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逼近 100%的监管红线。

从 2017年第一季度开始的连续5个季度,天安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在150%以下,核心偿付能力也一直在100%左右徘徊。

根据尚待正式出台的《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核心偿付能力低于60% 或综合偿付能力低于120%的保险公司,意味着面临较大的偿付能力风险,将列入非现场核查的重点对象。

强监管下,天安人寿成年之路并不顺畅。除持续恶化的财务状况外,天安人寿的业务转型也面临着较大挑战。而高管频繁变动、董事长的长期缺位也让其备受市场质疑。

天安人寿成立于2000年11月,总部位于北京。截至 2018年二季度末,注册资本金145 亿元。领锐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佳伟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陕西华秦土地复垦整理工程有限公司、杭州腾然实业有限公司以及大连桥都实业有限公司各持股 20%。

转向不力

对未来走什么样的路,天安人寿还不清晰。这表现在营收乏力。天安人寿2018 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保险收入为 124.86 亿元,相较于上季度末的 153.58 亿元下降了23%;净资产为 101.23 亿元,较上季末的 115.21亿元下降了12.17%。

更表现在亏损面的持续扩大。本季度亏损额为 9.96 亿元,上一季度为6.85 亿元。历史数据显示,从 2010 年到 2014 年,天安财险一直处于净亏损状态,直到2015年才扭亏为盈,当年盈利为2969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的盈利依赖于万能险的激进扩张。2015年年报显示,天安人寿保费收入前五的保险产品中有三款都是万能险。好景不长,随着对万能险等业务的从严监管,天安人寿也面临收缩万能险、调整业务结构的压力。

2017 年年报显示,天安人寿的万能险比重有所下降,保费收入位居前五位的保险产品中,仅一款为万能险。但该万能险总保费收入高达 151.80亿元,占保险业务收入的31.55%,仍然是其主打业务收入之一。

万能险占比过高有不少“后遗症”,譬如满期给付压力大、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多等。

2017 年天安人寿满期给付支出由 2016 年的1.05 亿元猛增至7.47亿元,占总赔付支出的27%。在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上,天安人寿2017 年支付的额度达 63.23亿元,占其营业整体支出的10.43%,远高于业内平均水平。相比 2016 年上涨 126.71%。

一位保险业内人士称,万能险趸交占比过高,公司未来几年的到期给付支出仍将居高不下,影响现金流稳定。

逆势投资

主营业务“不思进取”,但天安人寿在资本市场却是相当积极。

今年5月7日,奥马电器 (002668.SZ) 发布公告称,持股10%的股东西藏金梅花拟将其持有的公司 3763万股协议转让给天安人寿,占公司总股本的 5.90%,转让价款合计 7.48 亿元。本次股份

转让完成后,西藏金梅花持有公司4.1%股份,天安人寿持有5.9%股份。

随后的6月8日,天安人寿披露,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受让江淮汽车 2814.78 万股无限售流通股。截至信息发布当日,天安人寿本年度与关联方江淮汽车已发生的关联交易累计金额为1.95 亿元。

自一季度以来,天安人寿已经新进 8 家上市公司,分别是再升科 技(603601)、皖新传媒(601801)、 恒力股 份(600346)、永利股份(300230)、江南化工(002226)、太阳能(000591)、东方财富(300059)和东方国信(300166)等,涉及电子信息、新能源、文化传媒、汽车、银行、互联网金融、环保等多个领域。

截至6月28日,天安人寿权益类资产账面余额占上季度末总资产比例为23.1%。而根据相关监管规定,保险机构投资权益类资产的账面余额合计不得高于本公司上季末总资产的30%。虽未过红线,但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8 年 1-5月,保险资金在股票和证券投资基金余额为1.92 万亿元,占比仅为12.38%。对比之下,天安人寿相对激进的投资策略可见一斑。

从以往的业绩看,热衷于二级市场“淘金”的天安人寿也取得过丰厚收益。年报显示,2016年,天安人寿投资收益为 71.29 亿元,2017年也有66.38 亿元的收益。

前述保险业内人士表示,资本市场波动对保险资金收益率影响较大。如果市场环境不佳,权益类投资可能无法带来收益,甚至还会出现亏损。

天安人寿所投资的多只股票已出现下跌。从2018 年初至今,太阳能(000591.SZ)从 5.67 元下跌至 3.62 元;皖新传媒(601801.SH)由 10.84 元降至 7.64 元;永利股份(300230.SZ)由 7.40 元下降至 4.64 元。

被“举牌”的奥马电器目前还处于停牌阶段,停牌时价格为11.79 元,天安人寿受让价格为19.89 元 / 股。

高管不稳

另一大问题,则是天安人寿管理层动荡。2016年以来,天安人寿经历了法人代表和主要负责人变更、董事长和董事辞职等高管人员调整。目前董事长职位仍然处于空缺状态,法人代表则为公司总经理陈玉龙。

天安人寿高管变动大幕的源头,是其违规经营被罚。2015 年 8月10日,因报送虚假备案材料、以虚假发票套取资金、违规运用保险资金等原因,天安人寿被保监会开出62万元的罚单,公司董事长韩德及多名高管均被罚。

2016 年5月,天安人寿将法人代表和董事长由韩德变更为崔勇;2016 年 6月,现总经理陈玉龙获批担任天安人寿副总经理一职。当年11月,崔勇离开天安人寿,并加盟了华夏久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在崔勇离开9 个月后,陈玉龙被正式任命为天安人寿总经理。2017 年 8月,天安人寿发布公告称,经公司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并经保监会批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陈玉龙。而天安人寿的董事长“悬空”至今。

此外,天安人寿高管变动也很频繁。银保监会公开资料显示,2016 年以来,天安人寿共发生10位高管人员调整。

管理层不稳,直接导致业绩波动、业务方向不明确,这进一步影响了天安财险的评级。去年中期,中债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发布天安人寿的评级报告,对其的评级展望由此前的“稳定”调整为“负面”。其中,高管团队的频繁调整是重要原因。中债资信在评级报告中表示,天安人寿的公司治理和风险管理稳定性仍有待提高。

时隔将近一年,这个问题仍没能解决。天安人寿“成年”之后的路将怎么走?

天安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 率 分 别 为 80.49% 和 。 100.34%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