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一步拓展减税降费空间

建议适时启动企业所得税改革进程,在一定期限内降低企业所得税税率。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施文泼

税降费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减

措,也是降成本的主战场。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出台了诸多减税降费政策,有力地降低了实体经济成本,增强了企业发展后劲,促进经济平稳增长。

进入新时代,我国经济已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面对日益复杂的国内外环境,经济发展所面临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也在增加。在这一背景下,有必要明确减税降费的重要性和长期性,大力拓展减税降费空间,加快构建减税降费长效机制。

减税降费的多重价值

减税降费既是我国应对外部冲击的重要手段,也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生需要,更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推手,应长期坚持。

眼下,我国面临着极度复杂的外部环境。一 方面,新一轮国际减税浪潮已形成,为了在国际竞争中保持有利地位,吸引资金人才流入,有必要与国际社会同步进行税制改革,稳步降低企业税负。另一方面,美国与中国及其他主要经济体之间的经贸摩擦愈演愈烈,对我国进出口贸易的影响日益严重。在外需不畅之际,内需在应对外部风险、拉动经济增长中的基础地位和重要性更加凸显。

因此,我国有必要进一步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减轻中低收入阶层税收负担,降低商品服务内含税费负担,促进消费增长和升级,这是应对外部冲击的迫切需要。

减税降费也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生需要。技术进步和创新是高质量发展的根本途径,是加快形成经济增长新动能的持续推动力。在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需要更加重视发挥减税降费对企业加大研发投入的激励作用,为企业创新发展构建良好的宏观税负

环境。

最后,减税降费是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强力推手。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减税降费不仅具有减轻企业负担、促进经济增长的经济学意义,还有着更深维度的价值。通过进一步的减税降费,有助于倒逼经济体制和行政体制改革,按照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要求,进一步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促进政府职能转变,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因此,减税降费不能局限于短期的降低税率或减免税费等优惠政策,这种做法虽能取得一定成效,可无法保证减负的长期效果。当前,我国应进一步拓展减税降费的政策空间,加快构建减税降费长效机制,稳定企业和社会预期。

构建减税降费长效机制

构建减税降费长效机制,要在深化现行税费制度改革,构建索取有度、结构合理的税费制度的同时,加大对技术创新等重点领域的扶持力度,尽快启动政府收费立法进程,把权力牢牢关进制度的笼子。

首先,完善增值税制度,增进商品服务税制中性。近年来,营改增试点改革的全面推进,消除了货物和服务在税制上的不一致及内含的重复征税因素。但现行增值税制度仍有不完善之处,有必要持续深化改革,增进税制中性,为各行业各企业的发展构建统一、公平的税收制度环境。

一方面,要继续降低增值税税率,简并税率档次。可将增值税基本税率再降2个百分点至14%,取消10%这一档税率,原适用10% 税率的商品和服务改为适用6%的税率。这不仅能增进增值税的中性和公平,减轻税率档次过多对纳税人决策的扭曲,还能降低商品和服务价格中内含的税负,减轻企业和居民税收负担,改善消费环境。

另一方面,需尽快清理规范简易征收等过渡性优惠政策,以完善增值税抵扣链条,避免因抵扣链条中断造成下游企业税负增加。同时,综合考虑财政收入、经济形势等因素,建议适时将贷款服务等列入可抵扣范围,进一步扩大增值税抵扣范围,降低纳税人负担。

其次,适度降低企业所得税税率,提高企业 竞争力。从近年的国际税改趋势看,主要发达国家的企业所得税税率都处于下调阶段。尤其是随着美国大规模税改计划的实施,全球企业所得税税率下降的总体趋势仍将持续。

在此背景下,我国25%的企业所得税法定税率已不具优势,不利于吸引外资,保持本国企业竞争力。因此,建议适时启动企业所得税改革进程,在一定期限内降低企业所得税税率,以更好地同国际税改趋势衔接,增强企业所得税法定税率的国际竞争力。

再次,完善部分重点领域的税收优惠政策。在税收制度改革之外,我国还需要瞄准当前经济发展的需要和体制机制的关键,针对部分重点领域出台相应的税收优惠政策,化解政策“堵点”和企业“痛点”,消除企业发展面临的外部障碍。

一是进一步构建有利于创新的税收政策体系,增强自主创新能力。要完善现行创新税收政策体系,使其覆盖创新创业的全链条全环节,并根据不同环节的特点制定相应的税收扶持政策,构建一个系统、全面的税收政策体系,充分发挥税收政策的激励效应。其中,人才是创新的核心要素,因此要特别重视加大对创新人才的税收激励力度,以更好地激发创新人才的动力。

二是继续完善小型微利企业税收优惠政策。建议适当降低小型微利企业认定门槛,取消从业人员限制条件,扩大享受行业范围,放宽享受税收优惠政策的条件和范围,并适时扩大到查账征收的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

最后,树立收费法定原则,尽快启动政府收费立法进程。政府收费是当前市场和社会主体感觉负担沉重的重要因素之一。近年来,我国大力清理和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特别是涉企收费,收费项目和负担在持续下降。不过,收费泛滥的问题仍需得到根本性治理。

为此,当前仍有必要持续保持对各类收费项目的清理规范和监管力度,确保清费减负政策得到落实。而从长远来看,要消除不合理不规范收费的根源,避免收费负担反弹,就必须树立起收费法定原则,尽快启动政府收费立法进程,以法律形式明确政府收费的征收依据、程序、标准及资金管理和使用等要素,从根本上约束住政府收费行为。

我国有必要进一步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减轻中低收入阶层税收负担,降低商品服务内含税费负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