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瑞医疗 IPO 疑云:“真假”经销商

在上市前,迈瑞这一经销模式的风险已经开始暴露。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张曙霞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80%近三年,迈瑞医疗经销收入占营收比重逐年上升,到 2017年已接近80%。

于一只脚已经踏入 A股市场的深圳迈瑞生对

物医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迈瑞医疗”)来说,能否真正“鱼跃龙门”,尚存变数。

7月24日,迈瑞医疗通过IPO审核,即将上市。据公司 2018 年5月公布的招股说明书,此次将募集 63.4亿元,募集资金拟投向光明生产基地扩建项目等8个项目。

但近日,有媒体曝出迈瑞医疗涉嫌虚构主要经销客户信息。《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调查发现, 2015 年至 2017年公司每年排名前五的12大经销商中,有5家合作起始年限早于该经销商成立年限。此外,还有多家客户公司设立不久,即成为迈瑞医疗重要经销商。

针对上述疑问,记者多次拨打迈瑞医疗在上述招股书中公开披露的电话,一直未能接通。截至发稿,其保荐机构兼主承销商华泰联合证券对记者的提问未予置评。

涉嫌经销商造假?

在经销客户方面,迈瑞医疗2018 年的招股书出现明显漏洞。

根据该招股书,2017年,杭州壹惠科技、杭州百善医疗设备两家公司分别为迈瑞医疗排名第三、四的经销客户,销售收入分别为 4198万元、4189万元。其中,壹惠科技 2009 年开始与迈瑞合作,百善医疗则于2010 年开始合作。

但实际上,建立合作之时,壹惠科技和百善医疗均尚未成立。根据天眼查信息,两家公司分别于 2016 年 4月29 日、2013 年10月22日成立。也就是说,在两家公司注册前多年,就已经与迈瑞医疗开始了合作。

有疑问的不止这两家。2016年迈瑞医疗的第三大经销客户四川景宏医疗器械公司,成立于 2009 年 8月11日,而招股书披露的双方开始合作时间为 2006 年;同年第四大经销客户上海精特医疗器械销售商行,成立于 2014 年1月3日,招股书披露双方合作时间始于2005 年。2015 年迈瑞医疗的第五大经销商武汉贝克曼,成立于2008 年7月10日,招股书披露双方合作始于2006 年。

招股书披露,包括杭州的两家公司在内,上述经销商每年与迈瑞医疗的交易金额大于其对外采购总额的70%。

“经销商有造假嫌疑,而通过这些经销商实现的销售收入是否真实,也值得怀疑。”业内人士表示。

迈瑞医疗招股书中披露的经销客户是否另有其人?天眼查信息显示,壹惠科技的股东冯育贤名下有杭州宇珂医疗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 年8月11日;而百善医疗的股东运乃怡名下有杭州众嘉医疗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 年。四川景宏医疗、武汉贝克曼也是类似情况。但上海精特医疗则不同,属于个人独资企业,法人代表为王磊,其名下只有这一家公司。

结合两版招股书还发现,公司过去三年净利润增长波动如“坐过山车”,且和营收增速不匹配。2015 年,净利润下降超过 30%,营收却有2%的增长,而 2016 年、2017年,净利润则分别实现了超过 70%、60%的高速增长,但同期营收增速仅13%、24%左右。

对此,发审委公告也提出问询,要求说明报告期内净利润增幅与营业收入增幅不匹配的原因。

新公司变身大客户

经销商真实性打问号的同时,新公司短时间变身大客户的问题,也引起了发审委的警觉。

在证监会官网,发审委在审核结果公告中询

问了迈瑞医疗经销商存在的多重问题,其中就提出,要求说明报告期内新增客户中有部分为设立不久即成为收入占比较大客户的原因及合理性。

根据迈瑞医疗 2018年招股书,经销商设立不久即成为迈瑞医疗的大客户,这一现象非常普遍。

例如,杭州珂盈生物是 2017年第二大经销商,销售收入为 9144万元,但其成立日期为2016 年 6月8日。这意味着,公司刚刚成立就与迈瑞医疗展开合作,并且仅用一年时间就成为了第二大经销客户。公开信息显示,珂盈生物是迈瑞医疗在浙江省最大的供应商。

又如,2017年新增第一大客户上海煜绮医疗器械销售中心,成立于 2015 年 6月5日,2017 年销售金额就高达 3243万元;新增第二大客户河南迈德瑞医疗,成立于 2016 年11 月23日,2017 年销售金额达 2553万元;其新增第三、四大客户也均在成立一年多的时候,就形成2000万元左右的销售金额。

这些公司为何能在成立短时间内,就成为迈瑞医疗的大客户?就此,《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分别致电以上经销商,询问相关情况。

“珂盈生物由宁波恒正医疗、杭州壹惠、杭州瑞通厚泽投资、杭州海思曼特四家公司重组,而原先四家公司一直是迈瑞的核心分销商,代理迈瑞的产品长达10 余年。”珂盈生物行政负责人徐女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除了珂盈生物之外,河南迈德瑞医疗等公司均未给出明确回应。

记者查询到,河南迈瑞德股东宋献功名下有郑州同泽医疗器械有限公司(2007年2月12日注册,已注销)、郑州执诚科技有限公司(2003 年 7月2日注册,已吊销)。上海煜绮则为个人独资企业,法人代表为官长明,其名下只有这一家公司。

“这几个经销商疑点重重,其中的具体逻辑要看迈瑞医疗怎么解释了。”上述业内人士说。

经销模式暴露风险

真实性存疑的同时,迈瑞医疗经销商管理混乱的问题也值得关注。

招股书显示,迈瑞医疗销售模式主要分为直销和经销两种模式。近三年,迈瑞医疗经销收入占营收比重逐年上升,到2017年已接近80%。

其实,经销模式在医械行业颇为普遍。对经销模式的优势,迈瑞医疗招股书提出,公司可利用经销商在当地的资源优势,迅速占领未开发市场,有利于提升产品市场占有率。但在合作过程中,经销商在销售过程中容易出现商业贿赂和不正当竞争等行为,是企业的一大痛点,如何规范经销商的市场行为也成为考验企业内控能力的关键。

而在上市前,迈瑞这一经销模式的风险已经开始暴露。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记者发现多起迈瑞医疗产品代理商行贿案件相关判决书。

例如,2017 年 6月,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杨文涛行贿二审刑事判决书。杨文涛作为迈瑞医疗等公司的代理商,为了使其代理的医疗设备顺利中标,共给卫生局、医院等11位相关人员行贿,涉及财物 104.83万元。

又如,今年3月,绍兴市越城区公布的宣国荣行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宣国荣作为绍兴诚达医疗器械公司实际控制人,为了使其代理的迈瑞牌生化仪、血细胞分析仪等医疗器械顺利被采购,先后向多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负责人行贿。

在招股书中,迈瑞医疗也披露了经销模式的风险,称若公司不能及时提高对经销商的管理能力,一旦经销商出现管理混乱、违法违规等情形,将导致经销商无法为终端客户提供优质服务,由此可能对公司的品牌及声誉造成负面影响,也可能导致公司产品销售出现区域性下滑。

但面对此风险,迈瑞医疗并未专门披露加强对经销商管控的相关机制或举措。

2018 年 4 月 13 日,迈瑞医疗在上海医疗器械博览会上展示的医疗设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