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基业长青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China Marketing - - Contents -

美国作家吉姆·柯林斯因为一部《基业长青》(Built to Last)而一举成名,成为畅销书作家后,他继而又写了第二本更畅销的书《从优秀到卓越》(Good to Great),在这两本书中,作者用了西方研究者常见的询证方式,收集了大量公司的兴衰史,以事实为依据,总结了某些公司活得更久的内在特征。毫无疑问,论据是充分的,结论也是可信的。由此“基业长青”也成为许多中国企业家的口头禅(Talking Points),似乎“基业长青”成了做企业最崇高的目标。

然而,不管柯林斯这两本书的实例与论证多么充分,一家公司的好坏很难以它活多久来衡量,事实上许多优异的公司不一定活得很久,假如我们也以询证方式研究一遍所有对人类文明作出重要贡献并取得巨大商业成功的企业,我可以负责任地说:绝大多数已经不在了。它们虽然没有基业长青,但在它们存在的时代,就是夜空中最明亮的星,基业长青也许只是一个伪命题。

20 世纪 90年代我刚到美国东部时,曾经听过当地人说的一个笑话,大意是:有四个GE的员工好多年都无所事事,整天在屋顶上的打牌(我相信应该是 Jack Welch之前的时代),他们在公 司的工资发放名单上,却没有上级主管。虽然是个笑话,但这在七八十年代的确真实发生过。按照“基业长青”的标准,GE可以算是基业长青的楷模了。但一家活得太久的公司往往也变得庞大、低效,在某些地方整个小镇都围着1—2家大型企业,企业已经成了一个小社会,因为在地方经济中的重要性,它便得到了很多公平商业竞争之外的东西,久而久之它的商业功能退化了。你也会在它的臃肿腐败中听到类似上述的这种笑话。活得久并不等于就是好的。

有的公司或许已经消亡或半消亡了,但它们存在时,仍然为人类经济文明的发展带来了实质性的推动。有家已经被日本企业富士吞并的美国企业施乐,算是半消亡吧,施乐没有达成基业长青,但在它存在的几十年中,它的复印技术带来了整个办公自动化革命,以往费时的晒图手工操作,可以在电力作用下,按个键就生成出来。由此施乐Xerox 的品牌名也在英文中被当成“复印”的同义词。

再看看一家已经轰然倒地(倒闭)的巨型企

业柯达,虽然由于在数字化摄影上犹豫不决(有意思的是,数字化摄影是柯达自己发明的),错失良机,但它在过去的上百年中,仍然以最完美的化学成像技术,为我们带来了无数个柯达时刻(Kodak Moment),它也没有达成基业长青,但仍不失为一家伟大的企业。

没有达成基业长青的伟大企业并不止这些,有些可以堪称卓越的企业甚至是短命的。在互联网刚刚起步时,第一个做成适合普通民众使用浏览器的公司是Netscape,它的用户体验非常棒,也在风险投资的帮助下达成了上市。但是因为微软把浏览器看成了进入互联网的入口,志在必夺,不惜以在微软 Window系统软件上免费搭载微软的Explorer来争夺浏览器份额。最后微软在商业上赢了(在法律上垄断官司不断,并被欧盟罚款。为防止有被请去牢里的危险,比尔·盖茨将自己的微软 CEO身份调整为总框架师,自此IT界又创了一个时髦的新职位),Netscape最终没有能够将其浏览器商业化,之后所有浏览器都是免费的了。若没有 Netscape这家短命的伟大企业,或许我们晚几年才能用上浏览器,或许浏览器会长成一个不同的样子。

当然有些基业长青的企业的确很伟大(不止长命),发明汽车的梅赛德斯奔驰仍然是高档豪华车品牌,至今都生命力旺盛。当然,它在不断创新,但在电动车、自动驾驶等领域,仍然不能与类似特斯拉之类的后起之秀并驾齐驱。这里很可能的一个原因是,后来者没有包袱,举例来说,后来者没有投资过汽柴油发动机生产线,并不需要靠生产并卖出多少烧油的车来收回投资。

回到中国现阶段的发展,追求“基业长青”更缺乏实际意义或价值。柳传志创立了联想,他有必 要尽一切努力保住联想长命百岁吗?不假思索的话,回答“是”很容易;但仔细再想想,或许也会有“不一定”这样的一闪念。当电脑已经逐步被新型的移动终端取代,联想能否与时俱进,在新的领域创新,并继续领先?假如答案是否定的(不必说理由,理由很多,也许是决策失误,也许是企业本身的基因问题,也许是别的原因,也许某些因素联想本身也难以抗拒,即使曾经辉煌的英特尔不也在移动终端的更迭中没有守住机芯的领先吗),那么维持一家企业活得更久,于己于人都没有太大价值。说到底,即使柳传志自己受过西方教育的女儿也没有接联想的班,而是选择去当了滴滴打车这样移动互联新经济模式的掌舵人。中国绝大多数民企都将面临类似的代与代之间的更迭。

把企业眼下的事做好做到极致,比关心企业的寿命重要得多。夜空中最明亮的星才是真正的商业成功,一家企业的成功标志不是它能活多久,而是它能在改善人类生活与文明进步的同时所创造的财富。苹果在乔布斯回归后的成功与创造的财富是绝大多数企业活几辈子“基业长青”都难以想象的,不管苹果的接班人能否维持这等曾经的辉煌,或者说维持多久,苹果不管“基业长青”与否,都是一家载入人类史册的卓越企业。

清初诗人赵翼在其《论诗·其二》中曾写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企业有它自身的生命周期;企业的寿命,与其基因、对外界的适应力、掌舵人等都有关系;企业的兴衰,也与它所处的时代密切相关。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要比什么都重要。 编辑:周春燕(微信号:zhouchunyan57)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