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浮两千年的奢华

China Pictorial (Chinese) - - 视觉中国 -

“中国迄今发掘的保存最完整西汉列侯墓园”“出土整套乐器”“10余吨铜钱”“青铜火锅”“最早的孔子像”“大金饼”……汉代有“事死如事生”的厚葬之风,随着海昏侯墓主椁室的发掘和大量文物的出土,这样的词语频繁吸引着人们的视线。

最为媒体和公众关注的,莫过于海昏侯墓出土的大量金器——这是迄今中国汉墓考古史上发现金器数量最多、种类最全、保存最完整的一次。在众多媒体报道中,纷纷称海昏侯为“最土豪”的墓主。考古队发掘出了金饼285枚、马蹄金48枚、麟趾金25枚,在棺椁里还发现了20块金板。值得一提的是,马蹄金、麟趾金的纯度高达99%以上,金板的纯度更是接近100%。而墓室中发现的高约2米的“五铢钱山”,更是震惊了发掘现场的所有人。这座“五铢钱山”重达10余吨,约有200万枚铜钱,按汉制换算相当于50公斤黄金,更是首次以考古方式证明唐宋以来以1000文铜钱为一贯的校量方式最迟起源于西汉。

金光闪闪诚然吸人眼球,而展览中保存完好的玉具剑、青铜雁鱼灯、西周青铜提梁卣、成套编钟、博山炉等精美的器物更让众多慕名前来“拜金”的观众大呼过瘾。穿行于展览现场,仿佛穿越两千多年历史,汉代皇室的有关政治制度、日常生活、丧葬习俗,以及当时的手工技艺、文化艺术……此间种种,管窥已让人叹服不已。

“五色炫曜”取自汉代司马相如《长门赋》中“五色炫以相曜兮”。以此作为展览名称,不仅是对所展文物价值进行的客观描述,也是对展览所解读的汉代文化进行的学术概括。有专家认为,海昏侯墓是“按侯的规 格、王的规模,透着帝的痕迹”来修建的。三种身份交织在一起,特殊而不僭越,这也是海昏侯墓的魅力之所在。

无数个“最”

展览之外,海昏侯墓车马坑中出土的5辆木制彩绘的实用安车、主墓中出土的大量偶车马和两辆偶乐车,为西汉高等级贵族车舆、出行制度作了全新诠释;青铜“蒸馏器”可能大大提前中国蒸馏酒历史;首次发现有孔子画像的漆器屏风将为研究孔子的实际形象提供珍贵的实物资料;形

似冬虫夏草的补药可能将中国以冬虫夏草入药的历史提前千年;涉及内容至少包括《论语》《易经》《礼记》乃至与养生有关的近万件竹简,更将丰富人们对西汉历史、文化、艺术等的认知……

海昏侯墓自发掘以来引起的轰动,可谓盛况空前。但专家认为,海昏侯墓的价值绝不局限于它到目前出土的一万余件(套)精美文物。刘贺墓的木构椁室结构,尤其是有着功能分区的回廊型藏椁,对研究西汉列侯等级葬制具有重大价值。4.6万平方米的海昏侯墓园由两座主墓、七座陪葬墓、一座陪葬坑,以及园墙、门阙、祠堂、厢房等建筑构成,内有完善的道路系统和排水设施,具有汉代高等级墓葬所包含的许多重要元素,是中国迄今发现的保存最好、结构最完整、功能布局最清晰、拥有最完备祭祀体系的西汉列侯墓园。

而考古队通过对刘贺墓园及其周边区域进行的调查和勘探,发现了花骨墩、祠堂岗、墎墩山、孙家山等几代海昏侯的墓园,以及数十处贵族和一 般墓葬区,还有面积达3.6平方公里的海昏侯国都城紫金城城址,这是中国目前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

2016年1月12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2015年中国考古新发现”在京举行,揭晓了2015年中国六大考古新发现。南昌西汉海昏侯墓榜上有名,专家评价其入选“万众瞩目,众望所归”。

考古+文保

海昏侯墓从深埋地下到成为考古学界之光,走过了极其不寻常的一段经历。

2011年3月23日,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接到举报电话,南昌市新建区大塘坪乡墎墩山上发现一座古墓遭到盗掘。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杨军接到消息,联系到江西新建在汉代历史上曾是诸侯国海昏侯国的都城紫金城的所在地,他立刻前往。次日,杨军成为第一个进入海昏侯

墓的科研人员。

海昏侯墓从被发现伊始,发掘和保护工作就在同时进行。2011年4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江西省开始了对被盗墓贼“光顾”过的墓地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随着考古发掘的推进,越来越多的重大发现将这座汉墓推到了聚光灯下。

考古成果着实来之不易。盗墓贼的盗洞打到了海昏侯墓葬正中,然而汉代居室化结构的海昏侯墓中间恰好空无一物,大墓因此躲过一劫,海昏侯墓也由此因附近村民的举报而被发现。而在考古过程中发现,五代时期有一拨盗贼试图盗掘刘贺墓,甚至打穿了墓室西北角的衣笥库(放衣服之处),拿走了衣服,箱子则扔在衣笥库里;公元318年的大地震使墓室坍塌让盗墓贼无法进入;南北朝刘宋时期鄱阳湖水泛滥进入墓穴,让盗墓贼无法下手并让文物得以密封保护。种种机缘巧合之下,海昏侯墓躲过了汉墓“十室九空”的盗掘命运,形制、文物保存完好。

2015年1月,国家文物局将海昏侯墓的考古与保护提升到“国家工程”的高度,派出以中国秦汉考古学会会长信立祥为组长的多人专家组,指导各项工作开展“。国家文物局的专家组蹲点工地,这种情况新中国成立以来只有过三次,前两次分别是在南越王墓和马王堆汉墓的发掘现场。”杨军说。2015年11月,经过五年的抢救性保护挖掘,海昏侯墓出现在众人眼前。

海昏侯的考古团队分为四个组:发掘组、文保组、专家组以及安保组,分别负责对地面文物的挖掘和清理、对出土文物的保护、相关领域顶尖专家对于整个工作的顾问和指导以及发掘现场的安全保卫工作。延续数年的工作,整个考古团队体验了异常的艰辛。光是挖掘和清理工作,就动用了上千人次。例如,海昏侯墓出土的10余吨、近200万枚五铢钱,负责铜钱清点工作的李小斌博士日复一日地数了整整半年才清点完毕。他自嘲“提前过上了数钱数到手抽筋的生活”。

引入外部专业力量、将考古与文保相结合,也是这次海昏侯墓发掘的一大亮点。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国家博物馆、北京大学、荆州文物保护中心等机构,都参与了实验室考古,纺织品、金属器、漆木器、竹牍、漆皮陶等文物保护方案的设计与实施。

经过五年的发掘,考古团队在整个墓园区出土了各类珍贵文物1万余件,其中青铜器、金银器和铁器等约3000余件,玉器约500余件,漆木器约3000余件,陶瓷器500件,竹简、片牍约数千枚。人们对汉代文物的认知极限被不断刷新。

发现海昏侯另一面

器物往往会说话,有时比文字更加真实生动。考古发现,在海昏侯墓内棺尚存墓主人遗骸痕迹,遗骸腰部位置见“刘贺”名字的玉印一枚;在海昏侯墓出土的金饼中,有一枚写有“海昏侯臣贺”字样的墨书金饼;海昏侯墓内还出土了写有“海昏侯臣贺”等字样的奏牍。多项证据指向主墓的墓主人为第一代海昏侯——刘贺。

有史料记载,海昏侯的爵位世代承袭4代,其中,第一代海昏侯刘贺的生平最为传奇——这位历经“帝”“王”“侯”三种身份的27天皇帝,曾在帝位上做过1127件坏事。被废黜后,他先被贬回山东昌邑,再贬至江西海昏。清代诗人黄正澄有诗:“城漫移昌邑,侯空据海昏”,说的正是这位郁郁不得志的海昏侯。而在3月2日的新闻发布会现场,考古专家组组长信立祥直接否定了刘贺这一固有形象“,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觉得刘贺不像《汉书》所描绘的那样荒诞不经。”

从目前出土的文物来看,有成套编钟、琴、瑟、排箫等礼乐用器,绘有孔子像及孔子生平的漆质屏风,以及各式漆砚、围棋盘等文物,包括《易经》《论语》《礼记》等典籍在内的竹简,还有一些可能为墓主收藏的西周东周青铜器等文物,或许可以若隐若现地让世人看到这位海昏侯的另一面。

截至目前,海昏侯墓仍有数量颇丰的文物未被发掘。而在已发掘的文物中,还有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修复以及解读。据介绍,出土于乐器库的铁磬,将进行三维扫描;出土于西回廊文书档案库的近万件竹简,已经剥离出了一千多件。另外,3000多件出土漆器在实验室中被剥离、分类。研究人员已经对漆耳杯、盛酒盛汤的勺子等进行了复制,首批复制品此次也正在首都博物馆中展出。

杨军表示,通过长达五年时间的考古发掘,海昏侯墓园的整体面貌初露端倪,但下一步考古人员还要继续精工细雕,彻底解释清楚。而面对海昏侯墓引起的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杨军认为:“当代的考古学能走出学者的象牙塔,迈向‘公共考古’的范畴,这也是考古学发展到今天的另一项使命。”在他看来,对海昏侯墓出土的大量文物进行保护和研究,是考古团队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可能要付出起码两代人的努力。”杨军说。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南昌西汉海昏侯国遗址保护管理办法》《紫金城城址与铁河古墓群遗址保护决定》等一系列法律法规都在制定当中,保护规划正在加紧编制。

从为王称帝,到被废为平民,再到封侯,刘贺的一生跌宕又短暂。而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他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摄影 侯少卿

海昏侯墓考古现场发现的文物。

海昏侯墓出土的金器数量之大让现场的考古人员惊讶。此次出土的金饼上,考古工作者找到了“……海昏侯臣贺……酎黄金……”的墨书,显示这批金饼与当时西汉的酎金制度有关。 摄影 侯少卿

摄影 郭莎莎

《五色炫曜—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在首都博物馆开展以来,展览门票的预约非常火爆,堪称一票难求。

摄影 秦斌/人民画报

海昏侯墓内出土的马蹄金分为大小两种,大马蹄金上分别有“上”“中”“下”字样。不过这些字所代表的含义,目前尚无定论。

青铜辕饰上雕刻的花纹,用放大镜看,往往能更惊叹于其繁复的纹饰、精美的造型。 摄影 秦斌/人民画报

摄影 秦斌/人民画报

海昏侯墓出土的玉饰件。

展厅中,一个仅拇指大小的玉印吸引了许多观众驻足,通过展柜内的放大镜,可以看到上面刻有“大刘记印”的字样,这是证明墓主身份的证据之一。 摄影 秦斌/人民画报

摄影 秦斌/人民画报

海昏侯墓出土的极为罕见的麟趾金,可见当时“事死如事生”的厚葬之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