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建全:我为博鳌刻印章

China Pictorial (Chinese) - - 目录 - 撰文 易仁

2016年3月23日,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欢迎晩宴暨十五周年庆典在博鳌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由博鳌论坛秘书处主办,人民画报书画院独家策划、承办的一场具有浓郁中国文化色彩的书法笔会亮相庆典现场。17位博鳌亚洲论坛理事分别在写有“推动亚洲经济一体化,促进全球共同发展”17个大字的长卷上写上郑重一笔并签下自己的名字,加盖中国龙钮印章,共持书法长卷合影,以此表达对亚洲的祝福。

这场举世瞩目的盛会上,中国龙钮印章无疑成为了亮点之一。而17位博鳌亚洲论坛理事参加笔会所用印章全部由顾建全刻制。

别样顽石路

顾建全出身中医世家,小学三年级起就被父亲要求背中医药性赋。中医药性没懂多少,顾建全却对父亲在中药柜上用毛笔写的中药名字产生

了兴趣,三七、黄连、白术、当归……一个个中规中矩的小楷文字开启了他的书法之路。初中时起,他开始临摹颜真卿的《多宝塔碑》《祭侄稿》,而后又临摹魏晋的《兰亭集序》《曹全碑》《毛公鼎》等,对书法的研究日益渐深,功力也日益深厚。

顾建全开始绘画的时间较书法、篆刻来说都要晚。他师从画家范阳,所创作的国画清新典雅,欢快自然。顾建全从花鸟入手,再到山水,在宣纸与笔墨的黑白之间找到自己的风格。

“诗、书、画、印”向来都是传统文人墨客们兼修的“四全”,顾建全在诗、书、画方面所得到的艺术体验对他的篆刻产生很深的影响。篆刻艰难且不易,而顾建全在书法的兴趣与练习中学得了篆刻的章法气象之美,又在水墨画的浓淡间习得了篆刻的气韵之美,更在诗书的涵养中熏陶出了自己对墨法之美的感悟。

顾建全以篆刻为生,也以篆刻为艺术进步的载体,在顽石的方寸之间探索自己的艺术之路。在郑州大学求学时期,郑州大学艺术协会让他初窥篆刻之堂奥。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的研究生学习生涯则让他日渐精进。顽石从此在顾建全手中具有了别样的风采。

无论是先秦古玺印,还是秦汉印风,亦或是明清的流派印,顾建全都能游刃有余。在顽石间,他灌注了自己的艺术理想和生活追求。经过多年的研究和实践,顾建全成为了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展“全国奖”获得者,被业内称为“篆刻状元”。

2016年3月7日,顾建全接到邀请,于3月18日前制作出印章,以便在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上使用。顾建全深感责任重大“。这是向世人展示篆刻艺术魅力的难得时刻。所制印章既要体现中国艺术的特色,又要考虑到有纪念价值。”顾建全说。由于这是一次集体亮相活动,所以在印材的选择上大小应保持基本一致,颜色则以亮色为主。经与论坛秘书处商议确认,用中国龙钮作为印章的体裁,以红色冻石为基准,十七方印材准备完毕,进入到关键环节——刻治。

按照论坛秘书处定制印章的要求,需从整体上展示中国篆刻艺术风格的统一,端庄大气,正大气象,产生正能量之感。因此,汉印是首选印式。整体以灵动的线条、婀娜的造型,疏密舒展,和谐畅达,注重于印面章法的空间构造,方与圆搭配,章法布白,折射出具有现代感的结构思想。

此外,在拓边款(指将刻于印侧的文字做成拓片)与钤印蜕(指印章通过介质或直接在纸、织物、泥及类似承载物上充分完整压印后留下的与直视印章雕琢面形状相反的痕迹实物,也称印花、印迹、印痕)时,顾建全也费了一番功夫。因石料很长,基本都在18厘米左右,拓边款后再与印章上下一配,就显得更长,因而不能采用常规的印蜕在上、边款在下的模式。经过一番推敲,顾建全别出心裁地采用卡片式书签形式,把印蜕按原大放在正上方,下面把边款缩小,与印石照片并列放置,经排版后非常美观,成为了一套既有传统的文化内涵,又有使用价值的书签。

从印材选取,印章风格定夺,再到边款印蜕,顾建全力求更全面、更细致地展现中国篆刻艺术的魅力。

顾建全为参加书法笔会的2016年博鳌亚洲论坛17位理事所刻制的印章。

唐 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之一 35×35cm

晋 王羲之《兰亭集序》全文 10×10cm

顾建全,别名箫石、建铨。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人。1972年6月生。1997年7月毕业于郑州大学。2003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现任中国印石馆馆长、青海省文史馆研究员、河南省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委员、河南印社理事、河南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河南省工艺美术馆研究员、郑州大学客座教授。2015年被评为“中国传统工艺大师”。擅书法、工篆刻,兼习山水和花鸟。书画和篆刻作品被中国文字博物馆、中国奥林匹克艺术馆等结构收藏。出版有《顾箫石印集》《刀屑与朱痕(上、下)》,作品在《中国书法》《书法报》《书法导报》《青少年书法》《中国书画》《书画世界》等发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