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山“空中勇士”

—来自一个达瓦孜艺人的讲述

China Pictorial (Chinese) - - 目录 - 摄影 王晴 张军

在维吾尔语中“达”是悬空的意思,“瓦孜”是具备这种技能的人。阿卜杜·热合曼,一位新疆民间达瓦孜艺人,向您讲述他的达瓦孜生活……

我叫阿卜杜·热合曼,是一个农民家的孩子,出生在新疆南部英吉沙县的一个小乡村。小时候,我和伙伴们可玩的东西很多,在河里抓蝌蚪,到田野里捉迷藏,进沙漠里翻跟头。我的家乡有许多手工匠人和民间艺人,有做精致小刀的,有织花色地毯的,而我最喜欢达瓦孜。

我们维吾尔语中“达”是悬空的意思“,瓦孜”是具备这种技能的人。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每天放学后都会去找练达瓦孜的伙伴玩。我一边看他们练习,一边跟着模仿,慢慢地着了迷。时间长了,达瓦孜师父艾山江认为我平衡能力不错,就准备收我为徒。这对我来说真是开心。

但是我的父母得知这个消息后并不赞同,主要是担心有危险,怕我受伤。可我觉得艺人走在高高的空中,如同雄鹰一般俯视地面,地面的观众高呼赞叹,那是多么英勇的行为啊。父母拗不过我,也就不再阻拦了。

拜师后,我的训练转为了规范化。一般来说,开始练习达瓦孜以5至6岁为最佳,我入门的年龄算是偏大了,只能更努力。

有一次练习,我走神想了一下别的事情,脚底一滑,从距离地面两米高的绳索上摔了下来,腰椎骨受伤,在家休养了一个多月。养伤期间,艾山江师父来看我,他说:“走绳的时候,脑子里一定要排除所有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绳索上。如果是正式表演,绳索的高度不再是练习时的两米,而是几十米以上了,稍有闪失,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现在要是感到恐惧和胆怯了,可以退出。勇气、胆量、坚决,这是达瓦孜艺人必须具备的素质。”

从小,我看到鸟儿在树上歌唱、苍鹰在天上盘旋,听到长辈歌诵传统 艺人的美德和事迹。少年时,我的理想就不是想做一个胆小怯懦的人。我告诉师父:“我不会放弃,我也会记住这次教训。”

15岁时,我完成了中学学业,接受达瓦孜专业训练也有3年多的时间,师父告诉我可以正式表演了。我离开家乡,加入新疆达瓦孜表演艺术团。

在随后的表演生活期间,我了解到,达瓦孜技艺发源于我的家乡南疆地区,有两千多年历史,而且已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我内心一直秉承一个信念:在更多层面寻找表演和合作的机会。一个偶然的契机,我有幸与新疆吐鲁番葡萄沟景区合作,由我自己组建的表演团队驻场为中外游客表演达瓦孜技艺。

我的团队有四名主要成员,另有一名表演者是我的同乡师弟阿不来提。我还从当地聘请了一位女报幕员和一位杂务管理员。我们每天在葡萄沟的三个景点表演三场:上午两场由我表演,下午一场由阿不来提表演。在三个表演点,我们都严格设置了安全防护措施。

吐鲁番是一座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到这里来的中外游客很多。我的团队也有了稳定而可观的收入。

另外,这些年我也到过内地很多大城市演出,开阔了眼界,了解到了很多在新疆看不到的东西,尤其是汉族的曲艺杂技等传统文化形式,十分吸引我,也让我深受启发。

等我年龄大了、演不了达瓦孜的时候,很希望能与福利和教育机构合作,开设达瓦孜技艺培训课程,不分民族、地域地传授达瓦孜,让更多人了解、感受达瓦孜的魅力……

完成了一天的表演,热合曼和阿不来提在景区内一块草地上架设的绳索上进行练习。

热合曼正在练习绳上过人的高难动作。

山上的凉亭里,热合曼在拉伸韧带。

热合曼对练功从不马虎,晚上只要有闲暇都会加班练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