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的扎哈·哈迪德印迹

2016年4月1日,著名女建筑设计师扎哈·哈迪德的突然离世,让北京这座明星建筑师的实验园失去了一位大牌实验者。

China Pictorial (Chinese) - - 目录 -

与西方许多大都市相比,近几年北京的城市发展相当特别。在前者因资金紧张而为基础设施的基本维护和更新而苦恼时,北京却在经历着一场“建筑狂欢”。高层公寓、写字楼、体育场馆、演艺中心等建筑设施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建设速度之快在现代城市发展史上可谓前不见古人。在改变城市天际线、提供居住、办公和娱乐空间的同时,这些新兴建筑也在改变着北京的传统建筑哲学。

中国文化崇尚秩序、和谐、统一,这些理念在北京传统的四合院得到了充分体现。如果将北京的老城区看作是一张活字版,那么四合院就像是整齐地码放在其中的铅字,无论从颜色、规模还是建筑形式上看,都体现出极强的一致性,很难找到“出头鸟”。

自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市场对居住、商业和公共用地需求的日益增加,一些现代派风格的高楼大厦开始逐渐出现在北京的城市景观中。虽然这些建筑在一定程度上与相对单调、统一的传统建筑形式形成了反差,但他们的风格却并没有奇特到令人费解的程度。更重要的是,这些建筑并没有打破北京固有的那种追求低调、与周边环境和谐共存的建筑哲学。

然而,近些年一股新的潮流正在改变这种传统的建筑理念。许多新兴建筑无论从设计理念还是建筑风格上都相当惹眼。相比于之前那些功 能齐全、低调、与周围环境相衬的建筑,开发商们更加青睐那种能够对现有工程技术和人们的想象力提出挑战的建筑设计,他们似乎想通过这种全新的高调建筑昭示自己的独到品味、经济实力以及雄心壮志。一时间,那些被很多发达国家的大城市都视为不现实或太过激进的设计受到了北京的欢迎,包括“鸟巢”(国家体育场)“、水煮蛋”(国家大剧院)“、大裤衩”(央视新址大楼)等在内的一系列奇特建筑接二连三地成为了北京的新地标。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建筑的设计师并不是想借助新奇设计一夜成名的新手,而是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明星建筑师”,其中包括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保罗·安德鲁(Paul Andreu)、雅克·赫尔佐格(Jacques Herzog)、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有人甚至将北京比作明星建筑师的实验园。2016年4月1日,随着著名女建筑设计师扎哈·哈迪德的突然离世,这座实验园失去了一位大牌实验者。

如果说“明星建筑师”这一概念需要一位代言人,那哈迪德可谓当之无愧。这位被称为“建筑界Lady Gaga”的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在很多人眼中更像是一位明星大腕。除了她的建筑设计之外,哈迪德的衣着、服饰甚至是其光顾的社交场所都曾是其粉丝和批评家评论的对象。2010年,哈迪德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年度百大影响力人物之一。此前,很少有建筑师获得过此称号。在中国,哈迪德也得到了令其他建筑师望尘莫及的知名度,她去世的消息一经传出,便成为社交媒体的关注焦点,在微

博和微信朋友圈里广为转载。她的大腕地位或许是其在建筑设计方面所取得成就的最好证明。

哈迪德以其充满未来主义的建筑设计风格著称,她那些令人瞠目结舌、浮想联翩的设计在2004年为其赢得建筑界的最高奖项——普利茨克奖。尽管如此,她的设计还是招来了许多争议和批评。她为卡塔尔设计的2022年世界杯足球赛主体育场由于形状酷似女性生殖器而招致冷嘲热讽;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的主体育场也因其庞大的规模与周边环境不符而被当地建筑师们批评,这座估价20亿美元的昂贵建筑最终因为财政预算不足而被政府抛弃。

哈迪德的一些已在北京落成的建筑也没有免于责难。坐落于北京朝阳门的银河SOHO在2012年高调亮相后,便引起了争议。市民们拿建筑的 独特外形开涮,称建筑的两个塔楼为“坟头”。一个致力于文化遗产保护的北京民间公益组织批评该建筑违反了北京对古城保护的相关规定和城市总体规划的要求,对北京老城景观造成了破坏。此外,无论是该建筑所突出的横向伸展的曲线、形如蜂巢的塔楼,还是其庞大的规模都与周边那些被玻璃幕墙包裹、四四方方、中规中矩的高楼大厦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使后者显得“过时”。简而言之,哈迪德的建筑与周围环境不那么和谐。

其实,人们只要对哈迪德的其他设计作品略加浏览便不难发现,与周边景物匹配和谐并不是她在设计时所考虑的重点。对这位师承央视新址大楼设计者雷姆·库哈斯、欣赏俄罗斯抽象派画家卡西米尔·塞文洛维奇·马列维奇作品的建筑师来说,追求标新立异才是其设计的主要思路。哈迪德曾在其普利茨克奖获奖感言中承认,她认为自己受限于传统的建筑绘画系

统,于是便不断寻找新的设计表现形式。在此过程中,哈迪德通过对流畅的线条和多样的空间的熟练驾驭,创造出一些出人意料的独特建筑形式。在获奖感言中,哈迪德还提到了自己对建筑的独到见解,她认为建筑的终极目标是为各种社会活动创造出适宜并且令人感到兴奋、受到鼓舞的环境。从她的这一理念中不难看出,哈迪德设计的主要目标并不是使建筑与周边环境相互融洽,而是在于激发建筑使用者和观赏者的想象力。

了解到这一点,我们应该认识到以传统标准去评判哈迪德的设计会有不妥之处。北京的传统建筑设计理念力求新建筑与周围环境达到和谐、一致,而哈迪德的设计更像是一种对传统和人类创造力极限的挑战以及对全新的建筑理念的探索。哈迪德曾在探寻新的表现形式的过程中意识到,空间可以在不丧失连贯性和持续性的同时被扭曲、变形以呈现动态和复杂性。哈迪德将爱因斯坦在一百年前发表的《相对论》中所提到的空间的扭曲和变形这一概念运用到建筑设计中,其革命性可见一斑。哈迪德的设计与那些出自传统设计理念的建筑显得不相称也因此不足为奇。

人们对哈迪德作品的看法五花八门,但必须承认的是,她的设计为 人们欣赏和理解建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视角,围绕在哈迪德作品周围的争论也并不会因为她的故去而平息。其实,对于一座像北京这样的城市来说,这些争论正是哈迪德为我们留下的最为宝贵的遗产。在《The Geography of Nowhere》一书中,美国作家、建筑和城市发展批判家詹姆斯·霍华德·昆斯勒(James Howard Kunstler)强调在城市发展所建之物应该“值得人们关注”。如果人们对周围影响着自己生活的建设都漠不关心,当然也就不会费心去思考如何提升城市环境,久而久之,市民便会变成局外人,对城市的发展失去兴趣,这无疑会对城市的未来造成负面影响。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北京市民似乎对新建筑的落成司空见惯,对无处不在的脚手架、塔吊变得麻木,有时候甚至忘记了自己作为城市发展过程参与者的角色和责任。此时,哈迪德的建筑中所引发的讨论像是一针强心剂,唤起了人们日渐消退的对城市建设的兴趣。对于一个充满希望和雄心的城市来说,这样的讨论是难得的,它为决策制定者们提供了一个反思城市建设理念、发展重点和方向的宝贵机会,更重要的是,它激发市民们重拾那份对他们称之为家的城市的“关注”。

中新社 供图

英国建筑师扎哈·哈迪德

新华社 供图

扎哈·哈迪德的中国作品—北京银河SOHO建筑内景

CFP 供图

扎哈·哈迪德的中国作品—北京望京SOHO

扎哈·哈迪德的中国作品—上海凌空SOHO

扎哈·哈迪德的阿塞拜疆作品—巴库阿利耶夫文化中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