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育新:做中国的创新药

China Pictorial (Chinese) - - 视 觉中国 特别策划 -

从2008年到2018年“,海归”博士陈育新创立的普莱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普莱医药)从孵化器、加速器走到了产业园。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们在江阴打了‘通关’”。

陈育新是吉林长春人,获得吉林大学生物化学硕士学位后横渡太平洋,在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攻读生化博士学位,毕业后前往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做博士后。留学期间,陈育新跟随导师从事多肽药物研究,并且获得专利。他的导师罗伯特·斯坦利·霍金斯是美国多肽协会前任主席,是全球最顶尖的生物化学科学家之一。

在北美的第9年,陈育新产生了将科研成果产业化的念头。当时,他已经掌握世界上最先进的多肽药物研发技术,一心想让多年的科研成果走出实验室,成为市场上的产品“。国内滥用抗生素的问题比较严重,而多肽类药物直接破坏病原体细胞膜,不易产生耐药性,是一种抗感染的新药,恰好可以替代现有抗生素。”陈育新认为,中国医药研发人员的储备已经达到不错的水平,创业成本比美国低,于是决定回国做研发。他前后考察了多个城市,江阴市政府打动了他的心“。那时江阴正好在做产业大转型,对生物医药产业的支持力度大。这边政府做事有魄力、务实,承诺兑现快。”

创业之初,江阴为其提供了300万元的资金支持,普莱医药最早落户在百桥国际生物科技孵化园,园区提供了几百平方米的实验室给陈育新的创业团队免费使用。

“这边政府工作人员服务意识强。当时园区管理办公室在1楼,我们在11楼,他们经常过来聊天,很多事情当场就能解决。” 陈育新回忆道“,刚来的时候,江阴没有医药产业基础,我们都找不到化学药品在哪买。政府都帮你找,真心实意地帮你。”

创新药周期长、风险大。据陈育新介绍,在美国,一个品种的创新药,抛开前期基础研发不算,要拿到新药证书,从临床前动物实验到一、二、三期临床实验,一个完整周期大约需要15年,花费大约10亿美元。

2014年是他最难熬的一年“。那时候临床实验做完了,数据打包放在药监局,但新药审批仍排着长队。”公司资金紧张,急需融资,陈育新几次自掏腰包给员工发工资。在最困难的时候,江阴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入股,江苏省财政也入股,公司原有的股东也增资,靠着多方共同努力,陈育新和普莱医药渡过了难关。

目前,普莱医药最快的一个创新药品种已经走到二期临床实验,投入超过1亿元人民币。此外,普莱医药还有四个品种的创新药也处于研发阶段。不过,陈育新对创新药品的预期十分乐观。普莱医药还开发了20种审批周期较短的消杀类产品,预计今年销售收入可以超过2000万元。

陈育新说,做企业后每天都在解决“麻烦”,公司发展越好“,麻烦”反而越多“。公司目前还没有很好的销售业绩,怎么说服投资人是个问题。我们是小公司、新产品,消费者不熟悉,但我们也没钱打广告。销售队伍已经改革了三次。不少部门现在还缺人。”尽管如此,他对创新药的未来充满信心,并表示公司总部会一直留在江阴。

近年来,国内的医药工业正在经历大变革,国家也越来越重视创新药的研发。普莱医药连续拿到“十二五”“十三五”重大新药创制专项,去年获得了国家给予的1000万元科研资金。

陈育新说:“从国家到地方,都在支持我们。对我们从事医药工业的人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能够研发创新药,能够让更多的人受益。”

刘印,法尔胜泓昇集团党委副书记,分管公司的党建、法务及人力资源的相关工作。2012年之前,他作为法尔胜泓昇集团公司律师事务部主任,参与了其在法尔胜泓昇集团19年中企业发展所需的法务工作。

见证了法尔胜集团成长历程的刘印,深知企业法治建设的重要性“。企业的法治建设,能够帮助企业将发展风险降到最低。而这种良好的守法经营,还能够获得的是政府、合作伙伴及员工的信任。”在他看来,企业作为国家法治建设的一个小单元,其内部的法律意识建设、法务部门设置,对企业、对社会都是利好的方面。

1993年,法律系本科生刘印大学毕业。在当时国家出台的毕业生就业双向选择的政策下,东北人刘印来到了江阴。有人推荐他去江阴钢绳厂(法尔胜前身)。而拥有当时江阴最高大楼的江阴钢绳厂,也让刘印充满了向往。

1990年,江阴钢绳厂第一次实现了钢丝绳出口。之后,钢绳厂的涉外业务也逐渐增多。1991年,钢绳厂厂长周建松与比利时公司进行合资谈判时,发现对方始终有律师陪同并给予专业建议。周建松就想,自己的公司什么时候也能做到这样。

当法律系毕业生刘印踏进钢绳厂时,周建松便果断地将他留了下来。由此,刘印也正式开启了法尔胜泓昇集团的企业法律事务工作。

企业法律事务工作,面大量广。企业应收款,专利、商业秘密保护,劳动合同纠纷,合作协议纠纷等诉讼业务;企业改制、反倾销、合资谈判等非诉讼业务,都需要公司法律事务部提供材料与意见。刘印说,公司律师事务部就是根据企业的发展为企业提供专业的法律意见,把控企业法律风险的部门“。比如,律师事务部通过法律手段,维护公司知识产权,包括专利、商标等不受侵犯。又比如,公司律师事务部会经常与下属子公司对员工的劳动保护等法律事项进行沟通交流,确保企业与员工之间劳动关系的合理合法。再比如投资建厂,如果新厂与跟化学物品有关,那律师事务部会根据国家的《环保法》提醒子公司关于‘三废’的排放标准。”

如今能够生产先进光纤光缆,并为韩国仁川大桥、中国港珠澳大桥等桥梁提供大桥缆索的中国500强企业法尔胜泓昇集团,源于20世纪60年代的麻绳厂。20世纪70年代,麻绳厂转型为钢绳厂,90年代实现了上市,也成为江阴市第一批上市公司之一。

刘印说,自1995年公司设立企业法律事务机构后,企业发 展的每个阶段,公司法律事务机构都在做着不同的重点工作。20世纪90年代初,公司大面积建设合资企业之时,公司法律事务机构的主要业务在于参加谈判及合资法律文件的起草与把关;1999年,公司法律事务机构与公司其他部门配合,完成了法尔胜上市所需要的所有基础资料的整理与提供,上市后的法尔胜,律师事务部主要工作落在了企业合同审查上;2010年以来,随着集团业务的多样化及对外合作的深化,企业应收款清收、流程与制度改造、对外重大合作项目的合同审查成为重点。

刘印说,25年的企业法务工作让他明白,企业最重要的就是守法经营。违法经营触碰法律底线,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也会产生巨大的违法成本。这种违法成本会让企业迅速消失,也就谈不上后续发展。

于1995年成立公司法律事务机构的法尔胜,是江阴第一个成立公司律师事务部的公司。如今,江阴已有十几家企业设置了法律事务机构。2017年,江阴市企业法治工作协会成立。成立伊始,协会便承担了三个“一百”的任务:十年之内,帮助江阴市一百个企业建立内部法律服务机构,培养一百名高端企业管理人才,为一百家中小创企业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摄影 秦斌/人民画报

普莱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陈育新。他说,国家和地方的政策支持,推动了创新药的研制。

法尔胜泓昇集团 供图

苏通大桥,是当前主跨排名世界第二、中国第一的斜拉桥。大桥的272根斜拉索均由法尔胜制造,最长的斜拉索达到577米。

摄影 陈烨/人民画报

法尔胜泓昇集团党委副书记刘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