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非洲那些年

在赞比亚和刚果(金)的十多家企业,我们记录下一个个中国有色集团职工的非洲故事。走进非洲、融入非洲、恋上非洲,这是奋斗在非洲热土的中国人和中国企业的故事。

China Pictorial (Chinese) - - 目录 - 撰文 本刊记者 杨云倩摄影 本刊记者 秦斌

“每天清晨睁开眼,花香飘满我房间,可是夏天快过去,归途那么远……一朵花两朵花三朵花,心里放不下,留给我曾经在这里度过的年华。”在中国有色刚果(金)的卢阿拉巴铜冶炼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副总经理王盛琪缓缓地唱起这首歌。王盛琪在非洲工作已有12年,在中国有色在非洲的20年拓展中,他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老人”了。中国十五冶非洲公司副总经理隆志强也是一位“老非洲”,他到赞比亚已11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每天基本是三点一线——宿舍、食堂、办公楼或项目现场,忙碌也充实。”他说“,我在这里提干、入党,接触了火法和湿法冶炼施工及生产全过程,还参与了矿山剥离、地表选矿等工业建筑项目,承建的谦比希铜冶炼工程获得了中国境外工程鲁班奖。能经历和见证这些,我很自豪!”刚来非洲,大多数人以为只会待两三年,但忙碌着,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很多年。这片热土不仅给了企业更大的发展平台,也给了个人更多的发挥空间。

今年56岁的唐家义已随中国十五冶转战多个海外工地,多次被评为先进、劳模。从部队转业的唐家义,从铆工起步,当过班长、工长、生产经理,直到项目部常务副经理。迪兹瓦矿业公司项目建设前期,没有锅灶,建设者们埋灶做饭;没有住房,改造集装箱当房、搭设架子管当床;缺少运输设备,将搅拌站安装到现场来浇铸混凝土。而眼下,广阔的红土地上,钢筋水泥的基础工程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错落有致的生活区已现雏形。赞比亚中国经济贸易合作区卢萨卡办事处员工张诗豪今年30岁,来到赞比亚之前他是翻译,到办事处之后就变成了全能员工,要经常与政府相关部门沟通、与合作区各方协调,身兼翻译、会计、外联等职“。集团走进赞比亚20年打下了坚实的根基,很多前辈在这里一干就是十几年,他们给我们后来者开创了更好的发展平台。”张诗豪说。中色卢安夏搅浸车间经理刘亚平2009年初来非洲时,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身心疲惫的他病倒昏迷,医院甚至发出了病危通知书。但一周后,他离开医院就立马投入了工作。疟疾对身处非洲的人来说,再熟悉不过。这种由蚊子叮咬而感染的疾病比较常见,大多数人很快恢复,但治疗不及时也可能危及生命。中国十五冶非洲公司党总支书记崔国柱身体抵抗力低,一年要得五六次疟疾,甚至是“病出了经验”“。我会告诉中国来的同事,不要太害怕,不要有太大压力。”因为感同身受,他时常会去医务室看望得病的同事。他说:“人在虚弱的时候会更想家,也会更加感受到同事间的温暖。” “来这里肯定是有梦想的,否则难以扎根。”谦比希铜冶炼公司总经理范巍说,作为有志于建设世界一流矿业集团的央企员工,参与海外业务的发展是荣幸也是责任。但远在异乡,生活习惯的不同是首先要面对的“,吃”,便是最需要满足的需求。最初来到赞比亚,人们只能终日与土豆、卷心菜、黄瓜、洋葱这“四大名菜”相伴。有人开玩笑说,吃来吃去老是那几个菜:白萝卜,胡萝卜,白萝卜炒胡萝卜。那时,到赞比亚的员工都要往行李里塞各种方便面、榨菜,大包小包满满的。现在,中国有色集团在赞比亚和刚果(金)的各家企业都有了自己的食堂,主厨都是中国人,还会聘用一些当地人帮厨。好几家企业还自建了农场,不仅种菜,还养猪、养羊“。吃饱了不想家”,远在他乡的人们每天可以吃到地道的中国菜,也可一解思乡之苦。“对‘80后’‘、90后’来说,现在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比我们当初好了很多,但他们从小在更好的条件下长大,落差可能更大,年轻人要耐住寂寞很不容易。”赞比亚中国经贸合作区副总经理郝亚非说。

郝亚非今年55岁,初次来赞比亚工作是在2004年。他刚到赞比亚时,打电话回国都不容易。这里和国内有6小时时差,下班时国内已是深夜“。一下班大家都赶紧往宿舍跑,每人可以用座机给家里打三分钟电话。”远离祖国的人们,最愿意也最不愿意提起的,就是家人。“在外的人不容易,家里人也不容易。”谦比希铜冶炼公司总经理助理张兴旺来非洲11年,忆起2016年跟外婆通的最后一个电话时,他的眼圈红了。外婆是位老党员,当时已病重的她在电话里还说:“在外面好好工作,不要记挂家里,我都挺好,你不用担心。”没想到,第二天外婆就走了。但也有人在非洲拥有爱情、阖家团圆。在刚果(金)利卡希市的中色华鑫湿法冶炼有限公司,李俊宇来刚果(金)5年了,前年回国时认识了肖昆绕。经过了一年的“网上恋爱”后结婚。婚后,肖昆绕也来到刚果(金)工作。对他们来说,最浪漫的事就是手拉手在院子里走圈,走了一圈又一圈,总也有说不完的话。与心爱的人一起在异国他乡奋斗,虽然生活艰苦,但也有一种别样的甜蜜。今年6月刚到刚果(金)的迪兹瓦矿业公司党委副书记

韩光是个学工科的“80后”博士,也是个心思细腻的父亲。在他的微信里,有关于两个女儿的成长记录,还有他给女儿们写的一封信——那是若干年后,他想在女儿的婚礼现场说的话。如今韩光虽然到了非洲,而饱含温情的成长记录仍在更新。谦比希铜冶炼公司副总经理徐来祥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都随他来了赞比亚生活。一家四口在哪里,哪里就是幸福的家。36岁的薛志刚是谦比希湿法冶炼有限公司的厨师。他来到赞比亚已经7年了,妻子和儿子也在这里。6岁的儿子亚非在附近村庄的小学上一年级。“集团在非洲工作超过10年的人有很多,如果待两年就走,很多机会就失去了。来的人都要问问自己,在这究竟想干什么?想镀金升职吗?还是想真正在这儿做点事?正是因为大家能坚守,才能在非洲创下今天这样的局面。”曾获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境外资源开发功勋人物称号的中国有色集团副总经理陶星虎说。陶星虎已经在非洲工作近16年,错过陪伴女儿高考,还做过心脏手术。由于连日奔波,他的旧疾“丹毒”再次复发,但讲述起中国有色集团扎根非洲的一段段往事,依然激情满怀。从熟悉的故土到陌生的异乡,他们遇到了别人无法想象的困难,更收获了一段全新的人生经历。非洲,成为越来越多中国人实现价值的舞台。

起始于20世纪50年代的中国对非援助,领域与形式已经发生了变化。从最初的粮食援助到覆盖减贫、医疗卫生、教育培训、基础设施等民生和能力建设,从注重“无偿援助”到强调“互利双赢”,从“输血”式援助向“造血式”升级……中国对非援助正在越来越多地成为中国与非洲合作。

在农业与医疗这样的传统领域,中非之间的合作源远流长,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无偿援助,到今天的更加注重技术培养与合作共赢,为非洲当地留下了后续发展的技术支持。

赞比亚中色非矿无轨设备培训基地,中赞两方的培训工程师。这些培训工程师大多是一群“90后”的大学生,教授和学习自动化采矿的先进技术。

赞比亚谦比希铜冶炼公司副总经理徐来祥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也随他来到了赞比亚。一家四口在哪里,哪里就是幸福的家。

来自北京的酒品商人杨子翔在赞比亚中国经贸合作区开设了自己的酒厂,酒取名为“赞茅”。赞比亚中国经贸合作区是中国在非洲设立的第一个境外经贸合作区,吸引了不少中国商人把生意做到非洲。

在非洲工作了十几年的中色刚果矿业总经理谢开寿,他是中色开拓刚果(金)事业的带头人。

61岁的中国有色集团副总经理陶星虎已经在非洲工作16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非洲通”。谈起集团扎根非洲的一段段往事,他就开始侃侃而谈。

有人在非洲思念家乡的家人,也有人把家搬到了非洲。中色华鑫湿法冶炼有限公司就有三对年轻人—供应部的李俊宇和肖昆绕、生产技术部的钟先林和财务部的樊佳丽、同为翻译的田玉晨和张稳。

中国十五冶非洲建筑贸易公司物资管理员李群来到赞比亚的时候,已经52岁了。她的工作需要经常和当地工人打交道,由于工作习惯和节奏不同,彼此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我们之间相处很和谐,平时多交流就行了。”李群说。

中国十五冶非洲建筑贸易公司的菜园子里,员工们种植的蔬菜长势良好。远在异乡,照顾好了“中国胃”才能减少一些思乡之情。

中赞友谊医院的中赞工作人员在医院前合影。他们被当地人和中国在赞同胞亲切地称为“中赞友谊的使者”。中赞友谊医院位于基特韦市,自从有了中赞友谊医院,当地人有了更可靠的医疗保障。

36岁的薛志刚是谦比希湿法冶炼有限公司的厨师。他来到赞比亚已经7年了,他的妻子和儿子也在这里。

中色非矿无轨设备培训基地的培训工程师项凯,今年25岁,闲时也会玩玩心爱的滑板。

2009年9月,中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在湖南长沙向来自非洲等地的代表与专家传授杂交水稻技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