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觉醒

China Policy Review - - 国际 - □恩盖尔·伍兹(Ngaire Woods)

恩盖尔·伍兹(Ngaire Woods)

特朗普还有足够的时间去转换不同的理念或思维方式

真正的问题可能在于中国和美国在觉醒过程中所持的立场

过去两个月,全球治理出现了惊人的角色逆转。一方面,美国作为全球国际合作的长期领导者,开始释放出一些单边主义理念(尤其是在经贸领域),引发了许多国家的担忧。另一方面,作为发展中大国的中国承诺要维护甚至领导国际合作。

美国总统特朗普自就职以来,已经完全将美国的全球角色抛之脑后。他把美国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中撤出,并重新调整了巴以和谈的有关内容。在对华关系上,他不仅威胁要征收关税,而且还曾经试图挑战在他之前共和党和民主党总统几十年来一贯秉承的“一个中国”政策。

特朗普还签署了多项行政命令,其中包括不准难民进入美国,也限制七个穆斯林国家的公民入境,以及在墨西哥边界修建隔离墙。他的团队还起草了另外一些行政命令,想要减少甚至终止美国对国际组织的资金援助,并从各项多边条约中退出。

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的言行举止则与特朗普形成了鲜明对比。在2017 年世界经济论坛上,他指出多边主义对全球化的未来至关重要,要坚持多边主义,维护多边体系的权威性和有效性。他还谴责各国可能抛弃巴黎气候协定的举措,正如特朗普威胁要做的那样。

尽管如此,目前尚无法确认过去几十年中占主导地位的美式世界秩序是否正逐渐让 位于中国,因为双方的立场都不明确。

在美国方面,特朗普的一些行政命令草案其实并不像其标题所暗示的那么严厉。例如,“审计并减少对国际组织的资金”就只是提出要建立一个审查多边组织融资的委员会。

该命令草案针对的首要目标是那些给予巴勒斯坦当局或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正式成员身份的组织。这可不是什么新闻:美国联邦立法机构一直都要求美国完全停止向给予巴勒斯坦任何正式成员身份的联合国机构提供资金。

该命令草案还针对美国目前没有提供任何资金的国际刑事法院和维和行动,包括特朗普似乎一直想出手相助的黎巴嫩南部维和行动。最后,它要求评估向那些反对美国重要政策的国家提供的发展援助,只是提供这类援助的美国国务院早就考虑过这些因素了。

此外,正如35年前美国前总统里根所做的那样,特朗普还有足够的时间去转换不同的理念或思维方式。里根在大选时承诺要在全球范围内重树已大幅削弱的美国实力,在当选总统后,他拒绝接受《国际海洋公约》、反对世界银行推行节能减排、将美国撤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像如今的特朗普一样承诺减少美国对国际组织的贡献。但一两年之后,里根就意识到了美国对国际机构的严重

依赖,因而放弃了此前的立场。特别是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爆发后,外国银行给美国金融系统带来巨大风险,国际金融机构在维护金融体系稳定性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这一经验也为中国所持的立场提供了一些诠释。随着中国银行体系的发展,中国已经拥有世界上五家最大银行中的四家,需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兑现其国际权利。从更广的意义来说,中国经济依赖于经济全球化,而全球化则需要全球规则和执行机制。

中国的领导雄心以及对规则的强调可能是个好消息。但其他国家对此持有一些怀疑也是有道理的。可以肯定的是,中国通过贸易、援助和投资三者相结合的方式已经在世界各个地区晋身为主要参与者。

当然,美国的全球领导角色也从来不是免费的,但它确实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一种利己主义。因此真正的问题可能在于中国和美国在觉醒过程中所持的立场。

正如里根所经历的那样,觉醒必定需要时间。目前特朗普似乎要把他谈生意的套路 用到所有国家身上,包括墨西哥和澳大利亚这样的长期合作伙伴和盟国。这可不是双边主义,因为双边主义至少也是尊重现有条约的;这是把每个国家都区别对待的外交政策,是行不通的。

美国不是独裁国家,外交也不是房地产生意。总统任职四年或八年期间的个人交易行为不能维护一个民主国家的利益。历任总统之间的政策应该保持一定的连续性,新领导人应尊重前任领导人签署的条约。“约定必须遵守”是一条古老的法律原则。

特朗普的执政理念很快就会碰到硬钉子。也许这会促使他觉醒,也许他会因此停滞不前。无论如何,现在我们应该期望大多数国家继续参与现有的国际协定和组织机构。但是,我们也应该对任何尝试利用这些协定以扩大自身优势、谋取自身利益的大国保留一定的怀疑态度。

(作者为牛津大学布拉瓦尼克政府管理学院院长。王艺璇译)

过去两个月,全球治理出现了惊人的角色逆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