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萨金特:金融体系脆弱性源于制度设计

吴 思 中国经济报告

China Policy Review - - 目次 - □中国经济报告 吴思

“我倾向于将所有金融监管部门彻底整合成一家,由单一机构进行监管。”

201715日,中国第五年 7 月 14 日 至次金融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此次会议围绕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位一体”的金融工作主题做出了部署。中国如何优化金融监管框架实现金融稳定? 2008年金融危机有哪些经验教训?围绕这些问题,《中国经济报告》特邀 2009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托马斯·萨金特(Thomas Sargent)分享其最新思考。

“我可能会建议让央行统一监管”

中国经济报告:你怎么看中国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你认为一行三会应该合并吗?最好由谁来监管?托马斯·萨金特:我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但我想更权威的回答应该来自中国专家。我倾向于将所有金融监管部门彻底整合成一家,由单一机构进行监管。如果你们不希望存在监管竞争,不希望好几家机构同时监管,我可能会建议让央行统一进行监管。

监管竞争的问题在美国也一直 存在,像我们现在有两家小的金融监管机构,需要一致性监管。监管机构可以从银行获取信息,以便于央行决策。央行应该了解金融机构运营状况的好坏。所以我认为如果你能够获得单一监管机构所能得到的全部信息,直线型的监管框架也是有效的。

我现在看到针对两种监管模式都有反对的声音,监管机构内部也存在不同的观点和争论。但是如果你想让那些监管者对监管有一个很清晰的认识,更需要的是简单的监 管框架。

卖空机制可以阻止泡沫扩大

中国经济报告:你认为中国存在严重的资产泡沫吗?托马斯·萨金特:你认为中国是存在泡沫的?我想问题是人们对于泡沫有不同的定义和理解,有的对人的行为模式产生争议,有的认为导致人们对持有资产更加乐观的因素不同。经济学理论和中央银行对泡沫比较认可的定义有两个。一

是罗伯特·席 勒(Robert Shiller)定义的非理性泡沫,即使人们知道价格将下跌,但只要不知道何时开始下跌,人们仍然可获得可观收益,这就是泡沫。另一种定义是,当人们购买资产的理由是认为肯定会有其他人跟进接盘,而不考虑资产价格是否与价值相匹配,就会产生泡沫。这些都是有关泡沫的非常著名的模型。

我所观察到的中国政府近几年的做法是维持泡沫不破灭。因为做空才是阻止泡沫发展的。假设你认为价格会继续上涨,而我则是一个悲观者,那么你肯定会继续持有资产,而我会从你这里借入资产立刻卖出并在明年价格相对较低时再买入。所以卖空机制相当于给了资产价格向下的压力,不会造成泡沫,而是阻止泡沫继续扩大。杠杆则是相反的机制,人们借钱购买资产会产生和吹大泡沫。我想说的是,不管是刺破泡沫还是去杠杆,都应该确保安全。降低资产账面价值是一个短期问题,不应该用传统的监管论调来处理。 中国经济报告:针对中国信用违约问题,中国政府提出实行债转股计划。能否介绍一下美国过去是如何解决信用违约问题的?托马斯·萨金特:首先,我认 为企业违约和破产是正常的,一个运转良好的金融体系可以很快消化这些问题。总体上说,债转股是识别和重估风险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但债转股计划不应被视为一种机会。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制度设计, 因为我们都知道政府总是倾向于救助那些权力很大的人。最好的办法是让那些不能还债的人破产,提供信用的机构将承担损失。这样人们会明白市场化运作更有效。但是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几乎所有国家都在与此进行斗争。实际上,如果你看其他国家,不同国家的银行不良贷款存在系统性差异,中国政府在处理不良贷款方面已经表现得很好了。

警惕“监管俘获”

中国经济报告:有人认为中国要吸取美国金融危机的教训,不要发展各种金融工具。你怎么看美国金融危机的教训?托马斯·萨金特:在《脆弱的设计》这本书中,提到了美国历史上的很多教训。大家都知道200 多年来美国银行系统一直都不稳定,每隔 8 到 10年就会发生一次金融危机,但加拿大并没有这样的金融和银行方面的问题,原因就在于两个国家银行系统的差异。美国内部很多政治力量结合在一起共同衍生了银行系统的脆弱性,我认为这其实是一个国家的选择。比如美国利用银行利率来重新分配收入和福利,这就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主意。这也是美国 2008 年爆发房地产危机的最重要原因。

金融监管有一个棘手的问题,即“监管俘获”。最关注监管的人正是那些被监管者。如果被监管者在政治上非常重要,可以影响监管者的决策,这将毁掉监管。比如一些私营企业将会利用他们所“俘获”的政府监管机构,与竞争对手展开不公平的竞争。

我知道金融监管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美国联邦政策委员会在金融危机发生后出具了一份审议报告,一个重要的结论就是金融自由化降低了某些市场的均衡水平。比如银行开始开展一些从未做过的新业务,美联储就不得不了解这些新业务,并出台监管政策。我认为美国需要推进系统性的金融改革。在中国,人们总是在谈论改革,尤其是市场化方向的改革。但在美国,我想更需要的是去市场化的改革。一直以来,市场和政府的分工界限在哪里,不仅在理论上,而且在实际操作中,其实都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那么我的回答是我其实也不知道,因为这条界限非常不清晰。

市场需要一致性监管

中国经济报告:在过去几年,德意志银行深陷整体市场操作丑闻。德意志银行有无可能成为下一个雷曼?托马斯·萨金特:德意志银行的例子就涉及监管协调问题。美国的金融监管部门非常关注德意志银行,并且试图帮助德意志银行生存下去。但同时另一个政府部门对德意志银行在某段时期参与违规金融活动开出了 180亿美元的罚单。在我看来,这就是无法实施一致性监管的例子,两个监管部门所做的是完全相反的事情。你知道180 亿美元是怎么来的吗?因为欧盟委员会要求爱尔兰政府向苹果补征150 亿美元的税款。美国司法部门有人认为,美国要让欧盟知道他们做了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这样的监管就像游戏一样草率。

托马斯·萨金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