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监管框架谋变

马玉荣 中国经济报告

China Policy Review - - 目次 - 中国经济报告 马玉荣

“金稳会”的设立,有助于提高金融监管协调水平、提升金融监管体系有效性、提升防范系统性风险的能力

2017全国金融工作会年7月 14-15 日,议后 ,权威媒体多次提到, 防范和化解中国金融风险,既要防“黑天鹅”,也要防“灰犀牛”。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金稳会”)能否为金融安全筑牢体制机制的“防火墙”?“监管真空”、“监管套利”等一直存在的监管问题能否得到根本改善?中共十九大后的金融改革将走向何方?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中国社科院金融法律与监管研究基地副主任郑联盛和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李佩珈围绕以上问题展 开了探讨。

“黑天鹅”和“灰犀牛”并存

中国经济报告:当前金融工作要警惕哪些风险?李佩珈:近年来,中国金融体系复杂度、开放度越来越高,市场波动更加频繁,金融风险呈现出复杂化和扩大化的新趋势,现行以关注机构为重心的分业监管体制已难以应对日益复杂的金融风险事件。第一,混业经营快速发展,风险更容易跨行业、跨市场传播。2013年中的“钱荒”、2015 年的股市巨烈 震荡、2015-2016 年的人民币贬值风波、2016年的债灾事件等“黑天鹅”事件的出现,均与金融监管滞后于金融市场发展有关。第二,金融市场乱象增加,监管不足或监管真空现象时有出现。近年来,非法集资、非法经营活动有所抬头,部分资金以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理财等形式流入监管限制领域。大量资金在金融体系内自循环,这不仅推高了金融体系整体杠杆水平,还造成了资金“脱实向虚”。第三,非金融企业和部分地方政府债务高企。据国际清算银行(BIS)测算,中国非金融部门债务与 GDP之比由 2006 年 3月末的 108.5% 提高到2016年三季度的 166.2%,不但高于发达经济体 88.9% 的平均水平,也高于新兴市场 105.9% 的平均水平。第四,房地产泡沫膨胀,“灰犀牛”风险增大。多种现象表明,当前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局部泡沫较大。从房价收入比看,2016年,中国房价收入比为7.05,相比 1999 年的 6.1上升较为明显,也超出世界银行认为的合理房价收入比(4-6)。大量资金以各种形式涌入房地产领域,经济运行“脱实向虚”,产业空心化和资产价格泡沫化相互交织,正在逐步掏空实体经济的根基。

邓海清:当前金融工作的主要

风险包括七个方面:银行不良贷款、

资管产品套利、房地产泡沫、国有企业 -僵尸企业高杠杆、地方政府债务、互联网金融风险、违法违规集资。目前来看,这七方面问题对中国经济的健康运行都会产生较大的不利影响,一旦风险暴露出来,都不是简单的区域性、局部性风险,而是影响面极广的系统性风险。

目前银行对消费金融的评估过于乐观,集中配置大量金融资源,这种行为本身会使得风险堆积。第一,消费金融的低风险来自于现金流分散,但是分散能够防范的仅是非系统性风险,由于消费贷的群体具有较强的一致性,当经济增速出现一定程度的回落、居民收入并不能匹配支出的时候,将会导致系统性风险的全面爆发。第二,消费金融是基于理性人假设,即居民会依赖于自身的还款能力来贷款,但是由于缺少对个人消费贷的全局性监 控,这可能会使得居民消费贷出现“庞氏骗局”,最终无法偿还债务,这也将给消费金融埋下较大的系统性风险隐患。

郑联盛:影子银行部门是中国

金融体系具有潜在系统性风险的领域。中国影子银行体系比美国的影子银行体系更加复杂。中国影子银行体系具有四个重要特征:一是跨界性。跨界的金融创新造成的金融体系的复杂性扩大了金融风险,在分业监管体系下,跨界的综合经营将会弱化监管有效性,出现分业监管与跨界经营的制度性错配。二是关联性。中国的影子银行与银行部门紧密相连,影子银行更大程度上是“银行的影子”,这种关联性使得影子银行的风险极易传导至在中国金融体系内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银行部门。影子银行还与房地产、基础设施甚至地方政府融资等紧密相 关。三是杠杆性。在带杠杆的操作中,随着信用的扩张和交易的过度,金融机构更加倚重短期的批发市场,一旦期限错配导致流动性风险出现,将使得机构最基本的风险管理策略遭到破坏,自我强化的去杠杆将产生系统性风险。四是从众性。由于中国金融市场的微观结构更加散户化,这使得整个体系可能更加脆弱。

过去几年来,房地产市场成为日益复杂的经济体系,价格上涨使得房地产市场形成了高价格、高库存、高杠杆、高度金融化和高度关联性等“五高”特征。房地产部门“五高”特征将带来风险累积,宏观经济进一步房地产化,经济由实入虚,同时房地产部门可能成为一个系统性风险的潜在引爆点。高度金融化和高度关联性可能导致金融机构资产质量恶化,引发地方财政扭曲甚

“金稳会”的设立,有助于提高金融监管协调水平

至系统性金融风险,所以,对房地产部门风险需要重点警惕。

“金稳会”构筑金融安全基石

中国经济报告: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决定设立“金稳会”,这一改革举措能否为金融安全筑牢体制机制的“防火墙”?郑联盛:设立“金稳会”是本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重大成果,亦是金融监管体系改革的重大举措。“金稳会”的设立,有助于提高金融监管协调水平,有助于提升金融监管体系有效性,有助于提升中国金融领域对系统性风险的防范能力。

首先,“金稳会”的设立解决了国内金融监管协调的问题。目前中国金融体系所存在的协调问题,主要是原有的监管联席会议制度没有充分发挥系统监管的作用。监管机构之间、中央和地方之间均缺少一个实体性的、制度化的统筹协调机构来切实履行维护金融稳定、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职责。“金稳会”的设立可以在更高层级上协调监管机构、地方政府以及相关金融机构。

其次,“金稳会”的设立有利于构建全国统一的金融基础设施体系,以提升监管有效性。金融基础设施和统计信息协调问题是提升金融监管协调水平和金融监管有效性的基础,“金稳会”的设立及未来运作有助于金融基础设施的统筹监管和互联互通,促进金融业综合统计和监管信息共享。

最后,“金稳会”的设立有利于解决国内混业经营趋势与分业监 管模式的制度性错配。中国金融体系的混业经营趋势日益明显,跨界经营成为一个重大趋势,但中国采取的是分业监管体系,混业和跨界操作使得部分业务游离于监管体系之外或没有受到严格的监管,这使得金融体系的风险不断累积,并蕴藏潜在的系统性风险。

邓海清 :关于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改革创新举措,我认为主要包括以下六个方面。

一是设立“金稳会”,会议明确“加强金融基础设施的统筹监管 和互联互通,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和监管信息共享”,监管统筹将更多地集中在基础设施、统计、信息等方面。

二是从“金融去杠杆”切换到“经济去杠杆”。推动经济去杠杆,坚定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抓好处置僵尸企业工作。

三是“机构监管”变为“功能监管、行为监管”。此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确认监管模式为“功能监管、行为监管”,金融工作会议对监管模式的改变进行确认,标志着“机构监管”将成为过去时,监管模式发生重大转变。

四是支持中小金融机构、抑制互联网金融。会议表示要“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层表态偏负面;与之对应,会议对于“中小金融机构”的态度积极,习近平强调“发展中小银行和民营金融机构”,

郑联盛

中国社科院金融法律与监管研究基地副主任

邓海清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

李佩珈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防范和化解中国金融风险,既要防“黑天鹅”,也要防“灰犀牛”。

当前,要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抓好处置僵尸企业工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