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之争

China Policy Review - - 经济全局 - 惠双民

大数据无法克服信息和激励以及创新和企业家发现问题,最根本的是无法克服人类认知能力的有限和不确定性

试图用人为的计算、模拟和策略性选择来代替市场,无法解决市场经济中的公平竞争和市场的有效甄别淘汰问题

20世纪 30年代经济理论界发生的东西方之争,因苏联解体、东欧巨变、前社会主义国家转型而宣告结束。计划经济以失败的试验和实践证伪了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理论争鸣。市场和计算之争,宣告了计算是理性的一个工具,但是计算不能代替市场。80 多年后的今天,在中国市场经济深刻改革、转型和发展的又一关键时期,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再起争鸣,这一次是大数据与市场的争鸣,即大数据能否代替市场,实现计划经济代替市场经济。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之争的另一表现,则是关于政府能否制定和主导有效的产业政策之争。这个领域是计算与市场之争的一个变种,主旨是政府以策略性政策选择来代替市场。

东西方之争:人为计算与市场经济核算

20 世纪 20 年代,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在前苏联建立了。彼时许多西方思想家和前苏联 学者,本着对未来社会的美好憧憬,相信社会主义或中央计划经济会必然取代市场经济。列宁通过“新经济”政策,很快实现了前苏联的国民经济恢复和新的经济景气。而持续不断的经济危机以及由其引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动摇了市场经济在整个西方的信念。这一东西方比较,引发了人们思考人类经济出路的争鸣。

20 世纪 30 年代左右发生的以米塞斯、哈耶克为代表的市场经济与以兰格为代表的计划经济的东西方之争,正是从激励和信息以及博弈与公地悲剧角度,揭示了人为计算是无法代替甚至也无法模拟市场经济核算的。

米塞斯指出,在私有制的经济体制中,合理经济计算之所以可能,是因为用货币计量单位所表现的价格构成了这种计算的必要条件。计划经济不存在价格,因此无法确定某一种产品是否需要,也不能确定生产它的过程中劳动和原材料是否有浪费。由于中央计划者没有市场经济调整的价格信号,也就没有能凭以做计划的经济计算手段,因而 只能采取一种在“黑暗中摸索的”试错办法。由此,米塞斯从经济合理核算角度,宣布了计划经济的不可实现。

兰格回应了米塞斯对社会主义经济计算可行性的质疑,提出了竞争社会主义的解决方案,即“兰格模式”。兰格认为,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经济中,中央计划局可以通过试错法来模拟市场机制,来实现逼近市场经济中的一般均衡价格和生产资料的配置价格,实现供求平衡和资源合理配置。

哈耶克在 20 世纪 30 年代提出了与兰格商榷的三点意见,一是中央计划者的信息搜集和处理困难;二是中央计划经济中的激励问题;三是价格机制的真正作用不是兰格所迷恋的静态均衡。哈耶克指出,价格制度的真正功能,是一种传递信息的机制。中央计划者缺乏必要的信息,而有效配置资源所需的价格及成本的信息又只有通过市场过程本身才可以获得,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中央计划经济的不可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