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特朗普施政要点看中美关系

—专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丁元竹大国之间的博弈,取决于政治上的生命力、观念上的灵活性、经济上的活力和文化上的吸引力

China Policy Review - - CONTENTS - □中国经济报告 吴思

——专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丁元竹 吴 思 中国经济报告

2017年底以来,中美关系进入了一个重要节点。一方面,特朗普推出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宣称,中美已经进入竞争的新时代。另一方面,在全球一体化背景下,中美两国经济极高的依存度仍然是两国关系发展的压舱石。未来中美关系将如何演进 ? 特朗普将给中美关系带来怎样的变数?就此,《中国经济报告》专访了国家行政学院教授丁元竹。

特朗普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

中国经济报告:你认为中美关 系当前面临哪些挑战?随着中美两国贸易不平衡问题逐步显现,贸易摩擦风险急剧上升。根据你的分析,特朗普为什么会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丁元竹:中美之间面临的最大 挑战实质上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国家都要复兴,美国为了自身利益千方百计阻止中国的发展和崛起。 阻止中国崛起是特朗普的核心战略之一,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总统副助理塞巴斯蒂安·戈克(Sebastian Gorka)说“中国不是一个普通的国家,也不会被特朗普总统当作一个普通国家来对待”的原因。

特朗普执政以来围绕“让美国再次伟大”这一国内就业和国家安全的主线,竭力推动基础设施投资、税收体制改革、阻止非法移民。在国际问题上,特朗普沿袭了前任 总统的战略和布局——重建美国军队。这些做法似乎让人感到,特朗普在言行上像一只“黑天鹅”,在政策上倒更像一头“灰犀牛”。“让美国再次伟大”、扩大就业、加强基础设施投资、深化税收体制改革、加强国防力量,这些事件可能比某些小概率的“黑天鹅”更能影响全球。

“让美国再次伟大”实际上是一场间接的经济战争。面对中国的崛起,特朗普的回应不是战争,而

是“让美国再次伟大”,他是用吸引人才和资金、贸易孤立主义、直接“经济战争”、直接军事威胁以及间接“军事战争”来与中国竞争。

仔细分析特朗普的每一项政策,其对中国的潜在影响都是深远的。例如,美国制造业政策就会对中国就业市场产生影响。2017年 7月 18日,特朗普参观了来自50 个州的 50家公司所展示的美国产品,包括三明治、羊毛毯、消防车等。他说:“当我们购买美国制造的产品时,利润留在这里,收入留在这里,这些工作都十分重要,应该让它们留在美国。”企业高管们对特朗普简化政府监管和税制改革的政策都特别赞赏。2018年伊始,美国媒体就评论道,“一波乐观情绪席卷了美国商界领袖,并开始转化为对新工厂、新设备和企业转型升级的投资,这将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机会,最终可能带来工资的大幅提高。”

中国经济报告:美国《国家安 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定性为“战略竞争对手”,你如何判断下一阶段美国对华战略走向?

丁元竹:特朗普在采取各种方 式挑战中国这一“战略竞争对手”。2017 年 12 月,特朗普政府发布了据称耗时 11个月完成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报告中有33 次提到中国,并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措辞严厉。在报告中,尽管白宫仍表示合作,但在各个部分都不同程度地渲染中国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对美国造成的威胁与挑战,对“中国威胁”的界定更为直接和尖刻。

但中美之间的贸易往来决定了

面对中国的崛起,特朗普的回应不是战争,而是“让美国再次伟大”,他是用吸引人才和资金、贸易孤立主义、直接“经济战争”、直接军事威胁以及间接“军事战争”来与中国竞争

两国之间的关系,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中国应坚持在处理国际事务和国内事务中的自信,大胆处理好各种问题。此外,中国必须谨慎处理周边关系。特朗普认识到,中国和印度发生冲突是符合美国利益的,会逼使中国从美国进口石油以及挫败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

特朗普注意力转向国际

中国经济报告:特朗普在达沃 斯论坛上提到重返TPP,这是否意味着他对 TPP的态度有所转变?

丁元竹:特朗普是个商人,在 国际事务中,以利益和安全为基础的国际观是其本性使然。在当选之初,他把注意力放在美国国内,如废除奥巴马医改方案、出台基础设施建设计划、税改方案以及限制移民政策等。2017年之后,他把精力更多放在国际问题上,在这样的背景下,他考虑TPP问题并不奇怪。

就任之初,特朗普曾告诉他身 边的人,减少出国访问安排,在国内事务上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希望更多外国领导人能访问白宫,这样的安排会使美国在谈判中更具优势,也能体现美国的力量。对他来说,美国的强大,意味着从其他国家吸引更多的资金、人才,所有国内战略都是着眼于国际的。2017年3月,特朗普在底特律重申其竞选承诺:重建美国制造业,使更多的人回到工作岗位,美国人应当继续努力,把美国建设成最优质的经济体。他强调本届政府的基本价值:买美国货,雇佣美国人。

到2017年4月,面对国际局势的变化,特朗普一改在国内事务上花更多时间和精力的想法。特朗普的最高和最优先目标转变为确保美国人民的安全和国家安全。针对叙利亚发生的悲剧,特朗普号召一切文明国家与美国一道结束叙利亚的屠杀和血腥,结束所有形式和所有类型的恐怖主义。为了实现国家安全目标,特朗普主持召开了战略与政策会议,与国土安全部长见面,会见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和经济委员会主任,与军方领导人共进晚餐等。

中美关系倚赖大国智慧

中国经济报告:在全球化倒退、 国际经济秩序发生变化的阶段,中国应如何在全球治理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中国领导人多次论述中国应努力避免掉入“修昔底德陷阱”,你认为中国如何才能避免掉入“修昔底德陷阱”?

丁元竹:如果把“让美国再次 伟大”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放在一起思考,就不是简单的“修

目前似乎有一种认识,即特朗普领导的美国不再愿意承担全球治理的领导角色,事实并非如此。特朗普的行为已经向全世界表明,“美国第一”并不意味着美国自己单干

斯底德陷阱”可以解释的。

从特朗普“美国第一”的核心价值观,到历届美国总统对中国实施的政治上的“排斥”、经济上的“遏制”、军事上的“打压”、地缘政治上的“包围”、文化上的“渗透”,再到美国战略家关于美国“衰退”与中国“崛起不可避免”等认知,特朗普对中国必定是采取“围堵”战略,目的是阻止中国崛起,确保“美国第一”的国家利益。至于“围堵”的方式是“温水煮青蛙”还是经济和军事领域的“局部冲突”,则取决于世界格局的变化以及地缘政治中的各种因素和突发事件。

需要重视的一点是,特朗普沿袭了诉诸武力这一历任美国总统的思路。任职不久,特朗普就要求加强核武库建设,确保美国在核武建设上的领跑地位。他承诺,要“历史性地”增加军事预算,并力争缩减其他部门的开支,旨在“重建美国军队”。

中美之间的博弈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的博弈。大国之间的博弈,取决于“政治上的生命力、观念上的灵活性、经济上的活力和文化上的吸引力”。面对美国对外政策的变化,中国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应对。

一是实现从大国关系到大国政治再到大国智慧的跃升。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要进一步提升全社会的改革开放意识,另一方面也让美国和其他各国认识到一个进入新时代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继续深化改革和不断扩大开放的决心,在国内形成一股劲,在国际上进一步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实 现从大国关系到大国政治再到大国智慧的不断跃升,推动国际体系的改革和重塑。

二是充分认识美国不愿意担当全球治理领导角色的复杂性。目前似乎有一种认识,即特朗普领导的美国不再愿意承担全球治理的领导角色,事实并非如此。特朗普的行为已经向全世界表明,“美国第一”并不意味着美国自己单干。特朗普 从一开始就以新的形式与世界进行更广泛的接触,重建美国在世界的地位,与全世界的盟友和朋友建立更加牢固的联系。尽管他致力于维护美国的利益,但“美国第一”包含美国对海外合作伙伴的需求。

三是抓住时机通过加快人才引进来推动技术创新。数据显示,目前美国在技术领域仍走在全球创新前列,无论是全要素生产率还是PCT(专利申请人通过《专利合作条约》途径递交的国际专利)申请数都名列前茅,这说明美国的发展和创新活力犹存。当然,中国技术进步和创新追赶速度也不逊色。近年来,中国 PCT专利申请数攀升速度非常快,已经接近日本,直追美国。针对美国政策对移民、人才和旅游带来的冲击,中国应当加快人才体制改革和相关政策制定,吸收高科技移民,发展中国科技,促进创新创业。

丁元竹

在美国政府决定是否新增贸易壁垒之前,太阳能电池板等产品的外国制造商正加大力度将其产品运至美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