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摩擦风险

逐渐增强的竞争性是由两国的产业结构和比较优势等长期因素所决定的,无法通过贸易战的方式解决

China Policy Review - - CONTENTS - □赵琳

赵 琳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

中国和美国在货物贸易上相互依存,但中国出口对美国市场的依存度远远大于美国出口对中国市场的依存度。以 2017 年数据计算,中国对美国出口占中国总出口的 19.1%,而根据美国海关统计,美国对中国出口占其总出口的8.4%。据中国海关统计,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 2780 亿美元,占中国总顺差的 66% ;据美国海关统计,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3958亿美元,占美国总逆差的45.9%。中美货物贸易差额统计上出现偏差,主要归因于海关统计标准(出口采用FOB计价,进口采用CIF 计价)和香港等地转口贸易的存在。从行业来看,数据显示,在所有HS两位编码的98个商品类别中,中国有27 个行业对美国市场的依存度达20% 以上;而美国仅有8个行业对中国市场的依存度在20%以上,依存度超过 10%的行业数仅有20 个。

中美贸易摩擦成因及影响

中美贸易仍然以互补性为主, 但互补性逐渐减弱,竞争性逐渐增强,这是美国向中国发起贸易战的一个重要原因。第一,较强的互补性。2015-2016 年,中美之间出口依存度同时达到10%以上的行业仅有 10个,说明中美之间以互补性的产业间贸易为主,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注定是个双输游戏。第二,逐渐增强的竞争性。2007-2008 年,中美之间出口依存度同时达到10%以上的行业只有7个,而20152016年已达 10个,说明中美之间贸易的竞争性在逐渐增强。这是本次中美贸易战的重要成因之一,但 逐渐增强的竞争性是由两国的产业结构和比较优势等长期因素所决定的,无法通过贸易战的方式解决。

货物贸易差额不是度量中美经贸关系的唯一指标,应综合考虑其他指标。第一,中国服务贸易对美逆差,且增速较高。根据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对服务贸易的统计数据,2016年美国对中国服务贸易顺差为 380 亿美元,相比 2012年增长1.9倍,相比2008年增长7.7 倍。第二,外资企业出口占比高,跨国公司在华销售规模大。外商投资企业出口占中国总出口的43%,且外商投资企业出口额中约72%来自外商独资企业,因此,中国至少有 31%的出口收益属于外国投资者,而来自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是中国吸引外资的重要部分,因此,美国在中国出口中获益较大。从公司层面看,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统计,2015年美国在华子公司销售额为 3558.4 亿美元,中国在美子公司销售额为 220.88 亿美元,在跨国公司层面,美国对中国实现顺差3337.52 亿美元。

中美贸易仍然以互补性为主,但互补性逐渐减弱,竞争性逐渐增强,这是美国向中国发起贸易战的一个重要原因

2015-2017年,HS84、HS85和HS90 这三大类产品出口占中国总出口的比重是46.%,其进口比重为40.5%,这一较强的产业内贸易特征决定了一旦美国加征关税,中国制造业出口竞争力将受到较大负面影响

美国对中国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 25% 和 10%的关税措施,其总量影响有限,将主要对行业出口产生影响。据测算,中国对美国钢铁出口量的价格弹性是1.16,而出口到美国的钢铁仅占中国钢铁总出口的 10%左右,因此,在其他影响因素保持不变的情况下,该措施将导致中国对美国钢铁出口数量下降 2.9%。

美国以知识产权等受侵犯为由,拟对涉及约5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 25%关税,并限制中企在美并购。该措施中拟征税的行业存在如下特点:第一,具有战略重要性。主要针对《中国制造2025》相关行业,一旦关税出台后中国应对不力,这一关税措施将不利于提升中国制造业竞争力。第二,对美国市场有较高的出口依存度。根据HS两位编码,行业主要分布于HS8(4核反应堆、锅炉、机器、机械器具及其零件)、HS85(电机、电气设备及其零件;录音机及放声机、电视图像、声音的录制和重放设备及其零件、附件)和HS90(光学、照相、电影、计量、检验、医疗或外科用仪器及设备、精密仪器及设备;上述物品的零件、附件)这三个商品类别,其对美出口依存度分别为23.1%、16.4%、14.0%,影响范围较广。据测算,这三个类别的出口产品的价格弹性分别为 0.78、0.61、0.74,一旦加征关税,影响较大。第三,有较强的产业内贸易特征,竞争激 烈。2015-2017 年,HS84、HS85 和 HS90 这三大类出口占中国总出口的比重是46.%,进口比重为40.5%,这一较强的产业内贸易特征决定了一旦美国加征关税,中 国制造业出口竞争力将受到较大负面影响。此外,对于限制中国企业在美投资并购的措施,以 2016 年的数据计算,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的存量和流量分别仅占中国对外投资总存量和流量的4%和 3%左右,该措施对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影响有限,但不利于中国资本参与美国贸易产业链。

中方反击措施的影响

中方反击措施对美国的可能影响:第一,从市场依存度的角度看,反击力度有限。在反击清单中,美国有 4 项(HS两位编码)农产品对中国市场依存度最高,约为 62%,金额约142 亿美元;有10项汽车类商品依存度略高于30%,金额约85 亿美元;飞机类商品对中国依存度约为25%,金额约为 124 亿美元;有 22项化工品依存度分布于 10%30%之间,金额约为30亿美元;其他产品依存度低于10%,反击力度有限。第二,短期针对性强,长期影响有限。一旦加征关税,将主要影响美国农民和制造业工人的就业和福利,损害特朗普的部分政治基础,并对其中期选举产生负面影响。长期来看,农业和汽车类产品并不是美国出口的核心竞争力所在,因此,中方反击措施无法对美国关键产业形成有效遏制。而美国针对《中国制造2025》相关产品加征关税的行为将对中国产生较长期的影响,危及中国出口的核心竞争力。

中方反击措施对中国自身的可能影响:第一,对食品价格造成一定上涨压力。中国大豆对外依存度在 85% 以上,约 40% 来自美 国,据测算,中国进口大豆数量的价格弹性仅约为0.08,因此,国内大豆价格上涨,将推高动物养殖成本,给食品价格带来上涨压力。长期看,也面临市场搜寻成本。第二,航空运营成本或缓慢上涨。国内航空企业对美国飞机类商品的依存度较高,替代成本也较高,短期内将提高其租赁或采购成本。第三,对汽车行业影响微弱。中国汽车行业在零部件及生产技术方面较为成熟完整,且不同国家的汽车替代性强,对美国汽车依存度低、份额小。第四,对化工企业生产成本带来一定上涨压力。在拟加征关税的化工产品中,对美依存度差别大(大部分在20%以上,个别产品高达50%以上),短期替代成本较高,因此,化工行业生产成本或上涨。但部分影响可以被近期出台的制造业减税政策予以抵消。除了以上直接影响外,中国还面临汇率波动加大和外需收缩的风险。

(作者单位为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