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观

□里卡多·豪斯曼(Ricardo Hausmann)

China Policy Review - - CONTENTS -

贸易暗物质 里卡多·豪斯曼(Ricardo Hausmann)哈佛大学

驾驶飞机时保持水平飞行很重要。如果飞机正在水平飞行,而你认为它在下降,你可能就会向后拉操纵杆,以免飞机下降速度太快,但这会导致飞机失速。今天的美国贸易政策就是如此。

核心问题有两个:美国是否存在贸易赤字?如果存在的话,如何解决贸易赤字?特朗普政府认为,美国确实存在贸易赤字,而解决的途径就是打一场能够轻松获胜的贸易战。

经济学家大多就特朗普对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提出质疑。在他们看来,外部失衡的根源是内部失衡。我们都知道,在每一笔交易中,一方表现为支出,另一方表现为收入。因此,所有市场参与者收入加总必然等于总支出。但如果从国际角度来看,一个国家既有本国居民,也有非居民,如果本国居民的支出大于收入,那么非居民在这个国家的收入必然大于支出,结果就是外部赤字。美国就是这种情况。本国居民支出大于收入的问题无法通过贸易战解决,除非贸易战迫使居民减少支出(比如让居民承担关税)。但事实是,美国政府正竭尽全力大规模减税,从而增加支出,这会进一步加剧贸易失衡。

我们再回到第一个问题。过去的国际贸易主要是货物贸易,因此很容易统计进出口数量。但现在的国际贸易已经不仅仅是货物贸易了,还包括服务贸易,比如旅游、观光、通讯、交通、保险等等。所以美国货物贸易是赤字,但如果加上服务贸易后,赤字就变成盈余了。

此外,还有其他修正项,如海外投资的利息和分红净赤字,以及劳务汇出。如果将这些都纳入经常项目余额,美国 2017 年外部赤字为 4500 亿美元。这笔赤字的会计含义是,要么通过减记金融资产,要么通过增加负债来支付——也就是说,需要增加净负债。而随着债务的增加,利息支出也会增加,用于支出的钱就更少了。

1999-2017 年间,美国官方经常项目赤字合计达到 9.4 万亿美元。1999年美国海外投资的利息和分红净收益为 110亿美元。假设投资回报率为4%, 这相当于 2750亿美元净资产头寸所产生的收益。但从那时起,考虑到经常项目赤字,美国认为应该净借入 9.4 万亿美元。在 2750亿美元净资产的基础上增加 9.4万亿美元负债,美国净负债9.1 万亿美元。假设美国借款利率为4%,这意味着美国每年向海外债权人支付 3640 亿美元的利息。

但实际情况是,美国对其9.1万亿美元净负债的偿付为 0。相反,2016 年 9 月 -2017 年 9月,美国海外投资的利息和分红收益为2080 亿美元。也就是说,美国非但没有负债9.1万亿美元,反而相当于积累了5.2万亿美元净资产,差额高达14.3万亿美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美国存在赤字,却还可以向其他国家借钱不还?这笔占GDP 比重达73%的奇怪的资产又是什么?

2005年,我和阿根廷央行现任行长费德里科·斯图尔泽尼格(Federico Sturzenegger)合作撰写了一篇文章,将这个奇怪的资产称为“贸易暗物质”。跟宇宙暗物质一样,人们无法直接观察到,但可以感受到它的影响。不同之处就是,人们通过引力感受宇宙暗物质,通过经济收益感受“贸易暗物质”。“贸易暗物质”主要来源于各国技术的国际价值,我们可以从亚马逊、苹果、脸书、谷歌、好莱坞、优步的跨国商业活动所产生的的巨大价值中看到它,但很难像商品和服务出口那样进行统计。

若将“贸易暗物质”考虑在内,美国就不存在外部赤字了。忽视“贸易暗物质”的存在,就像飞机明明保持水平飞行而你认为它在加速下降。

特朗普认为,赤字国可以轻松赢得贸易战,因为盈余国的损失更大。但如果美国没有赤字呢?正如贸易已经从商品转向服务,甚至转向知识,贸易战也可能如此。对钢铁征收的关税最终可能由亚马逊或谷歌承担。对“贸易暗物质”一无所知可能会导致世界真的陷入一片黑暗。 (作者为哈佛大学教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