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城再展翅:改革创新造就的“奇迹之城”

China Report - - 时代的选择 人民的力量·叁 - 文︱《中国报道》记者王哲

从“水草寮棚”的小渔村成为比肩京沪港的一线城市,这是中国的传奇,更是世界的传奇。

鹏城深圳的勃兴,是40年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历史见证。

1979年,特区成立前的深圳镇只有“猪仔街”“鱼仔街”两条小巷和一条200 米长的小街,全宝安县人口仅33万,最高楼只有3层;今天,深圳市人口超过2000 万,道路里程超过 6000公里,地铁通车里程297 公里,100米以上的摩天大楼近1000 栋,实现100% 城市化。

特区建立前,深圳农民一天收入不超过1元,人均GDP 只有 606 元。如今,深圳人均GDP突破 18万元,在内地各大中城市高居第一,是全国平均水平3倍多;进出口总额高达 2.8 万亿元,占全国1/10 左右;出口额连续 25年居内地城市第一。与当年的“逃港潮”形成鲜明对比,越来越多的香港人如 今选择在深圳创业定居……

是什么造就了深圳?是什么具有如此的魔力?是什么释放了巨大的生产力?是改革开放。向来“苛刻”的英国《经济学人》对深圳不吝赞美之词:“改革开放近40 年,中国最引人瞩目的实践是经济特区。全世界超过4000个经济特区,头号成功典范莫过于‘深圳奇迹’。”“就是要到在中国改革开放中得风气之先的地方,现场回顾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将改革开放继续推向前进。”

2012 年 12 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大后首次离京考察就选择广东,首站即来到深圳前海。“我国改革已经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在这里,习近平总书记向世人宣示了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的坚定信念。

走上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时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习仲勋向中央打报告,希望中央能根据广东紧靠港澳,华侨众多的特点,给予特殊政策,在深圳、珠海、汕头建立出口加工区,要求“第一个吃螃蟹”。这一设想得到了邓小平的大力支持,邓小平审时度势,创造性地提出建立特区。邓小平说:“可以划出一块地方,就叫做特区。陕甘宁就是特区嘛!中央没有钱,可以给些政策,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

1979年3月5日,国务院正式批准广东省宝安县改设为深圳市,把靠近香港的深圳镇作为城市的名字。1980年8月26日,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批准设置经济特区,并通过《广东省经济特区暂

行条例》,经济特区在中国正式诞生。

经济特区的尝试率先在深圳南头半岛一端的蛇口工业区仅2.1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开始。建港填海的“开山炮”率先在蛇口炸响,诞生于晚清洋务运动中的百年招商局,创办了第一个出口工业加工区。1980年1月,蛇口还向世界发出投资邀请,正式招商引资。

分配制度、管理体制、干部人事制度、用工制度、工资制度、住房制度等一系列配套改革,都始于蛇口。1981年,蛇口提出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这个巨型口号标语牌矗立在了蛇口工业区最显眼的地方。在经济观念和时间效率观念薄弱的20世纪 80年代,不啻于“冲破思想禁锢的第一声春雷”,这一口号还出现在35周年国庆游行的彩车上,传遍神州大地。

在蛇口顺岸式码头建设初期,采用平均分配原则,工人们每人每天只能运泥20 至 30车,中午就躲在汽车底下睡觉。后来试着改为定额超产奖励制度,多运一车泥,奖励4分钱,这下每人每天能运80 至 90车。受“4分钱奖金”的启发,深圳在全国率先实行劳动工资制度改革,实行超产奖励制度,激发生产者的积极性;率先取消住房分配制度,实行职工住房商品化,促进了人们的自由流动,自主择业;率先废除干部职务终身制,实行聘用制,干部能上能下。

继蛇口工业区之后,罗湖区大规模的城市开发和建设全面铺开。1985 年上半年,罗湖城区已建起60栋 18层以上的高层楼宇,当年底竣工的国贸大厦,更是以“三天一层楼”刷新了中国建筑史上的新纪录,成为“深圳速度”的象征。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选择深圳创业,就源于1987年深圳出台明晰了民营企业产权的文件。如今,他把华为总部基地永远设在深圳。

1999 年深圳首届高交会,28岁的马化腾获得了 融资 220 万美元,腾讯公司就此腾飞,2012年全年营收 438 亿元,2017 年达到 2377 亿元,2018 年微信全球用户突破10 亿。

众多企业在深圳创造了奇迹。

25.6公里长的深南大道,见证着深圳的光荣梦想: 1980年,第一段修通的深南大道全长仅2.1 公里,7米宽的路只够两辆车并行,但这是当时特区最长的路;如今深南大道两侧,平安国际金融中心、招商银行总部、腾讯大厦……一路高楼林立,鳞次栉比,华灯璀璨,流光溢彩,展示着深圳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越走越宽。

探索一条致富路

邓小平同志在上世纪80年代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2012年,习近平总书记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20世纪80年代,党中央决定创办深圳经济特区,“就是要求深圳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先行一步,为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探索新路”、深圳发展的每一步,都凝聚了一代又一代特区人的心血与奋斗。

从深圳南岭村向南眺望可以见到百年罗湖桥,罗湖桥下深圳河滚滚汇入伶仃洋,见证着深圳百年来的变迁。改革开放前的南岭村是宝安县一个仅有百余户居民的小村庄,生产靠贷款、粮食靠返销、生活靠救济,当年这里的生活和一江之隔的香港生活可谓是天壤之别,甚至发生过穷怕了的村民“逃港”事件,逃港村民中甚至还包括南岭村党支部副书记张伟基的妻子,当年,他们的儿子、现在的南岭村社区党委书记张育彪只有5岁。

深圳特区建设开始后,张伟基每天带着村民去当地最高档的酒店蹲守,寻找与港商合作的机会。最终,率先引进了深圳最早的一批内联企业——南和电子厂和华南电子厂。他向村民承诺“还不起我来还”,拍板

向来“苛刻”的英国《经济学人》对深圳不吝赞美之词:“改革开放近40年,中国最引人瞩目的

实践是经济特区。全世界超过4000个经济特区,头号成功典范莫过于‘深圳奇迹’。”

贷款170万元办起了工厂,两年后成本收回。1983年,南岭村四个生产队合并,成立了村委会。张伟基率先提出“一张白纸投票”的匿名选举方式,成为基层民主自治的最早尝试。1984年,南岭村率先探索农村股份合作制,当年就实行了股份分红。当时,中国大多数农村才刚刚推广“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同年,南岭村率先办起村医院,实行统筹医疗,工厂里的外来务工者每人每月交2元统筹医疗费,在村医院看病不用花钱。1986年,南岭村建起了第一个工业区,实现了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的飞跃。到1991 年底,南岭村人均集体分红超过1万元。

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方谈话后,张伟基带领南岭村先后建成4个工业区,引进国内外十多家高新技术企业,推动第三产业快速发展,逐渐发展起工业、旅游业、商贸业齐全的村集体经济。1994年,深圳颁布《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南岭村成 立股份合作公司,村里的部分集体资产转为村民的个人股权,村民人人持股,年年分红。

从 2015 年开始,南岭村斥资3亿元设立起国内首个村集体经济的创投基金,由老旧工业厂房改建的1983 创意小镇也正式投入运营,2017年,与英国牛津大学合作设立的南岭牛津生物医学(中国)研究院,南岭村占 60%股权。如今任南岭村社区党委书记的张育彪雄心勃勃,“未来培育一至两家南岭村控股的优质上市公司,还要打造属于自己的金融平台,带着村民去敲钟上市。”

南岭村的致富历程,是深圳发展的缩影。

深圳的“闯劲”一如既往

近40年里,深圳创出约一千个“第一”。党的十八大后,2013年深圳在全国率先开展商事制度改革,这一改革也在全国推开,创新创业的市场活力空前迸发。2018年2月,深圳又出台营商环境改革“20条”。对标新 加坡和香港等发达国家和地区,以世界银行营商环境评价体系为参照,其中126 个政策点均是通过强有力的改革来营造更加优良的营商环境。

与蛇口相对,位于深圳南头半岛另一端的前海,被称作“特区中的特区”。5年间,前海从一片滩涂起步,实现跨越式发展。近5年来每年平均诞生超过3万家企业,成为新一轮改革开放的先行先试者。“前海模式”累计推出制度创新成果358 项,全国首创或领先 133 项,2017 年前海实现税收收入344.98 亿元,目前已拥有7家独角兽企业。

现在的深圳是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港、亚洲最大陆路口岸、中国五大航空港之一,拥有华为、招商、平安、腾讯、万科、正威、恒大 7家世界 500 强企业,吸引200 多家世界500强企业前来投资。

2017年新兴产业对经济增长贡献50%左右,创新成为经济发展的第一动力。深圳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比重为 4.13%,接近全球最高的韩国、以色列水平;PCT国际专利占全国的43.1%,连续 14年居全国城市第一位。

站在新时代新起点,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时,提出“以更宽广的视野、更高的目标要求、更有力的举措推动全面开放,加快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广东省时要求深圳“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

100多年前,由詹天佑担任顾问修建的广九铁路,鸣着长笛的蒸汽机车从这里跨越罗湖桥通往香港,岁月变迁,沧海桑田,连接深圳到香港的,如今已是风驰电掣的高铁……深圳依然在改革开放的大道上依然闯劲十足,阔步向前。

今天,深圳市人口超过2000 万,道路里程超过 6000 公里,地铁通车里程 297 公里,100米以上的摩天大楼近1000栋,实现100%城市化。

2017 年 11 月 16日,被誉为“中国科技第一展”的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在深圳会展中心主会场开幕。

责任编辑:王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