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透式监管呼之欲出

China Securities Journal - - Institutional Investors -

不过,监管部门亦面临难题。个别在市场上备受关注的、被认为存在较多的问题的险企或保险集团,从表面看来却并无单个股东持股比例超过三分之一的情况, 这对于监管真正贯彻落实穿透式监管构成挑战。 如何堵疏有有 地让“跑偏”的险资回归正途,是这场“保险业姓保、保险姓监”的行业监管风暴的终极目标。

基于此,保监会的监管利刃再度出鞘。 2017年以来, 保监会首次对131家中资保险机构和52家外资保险机构的治理情况进行大排查, 目前已有多家保险公司迎来监管部门进场,内部控制、股的实权 真性以及关联交易的可靠性为成 排查重点。

同时,为进一步严格股东准入标准,保监会设立“市场准入负面清单” ,明确了哪些投资人不能“投” 保险、不能控“” 保险,以及哪些资金不能“投” 保险。

“市场准入负面清单” 显示, 以下四类投资人不能“投” 保险:股权结构不清晰或存在权属纠纷的;被列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的;曾经委托他人或接受他人委托持有保险公司股权行为的;曾经投资保险公司,在申请过程中存在隐瞒或漏报重要资料信息的,或者对保险公司经营失败负重大责任的,或者对保险公司重大违规行为负有责任,或者拒不配合监管机构监管行为的。

四类投资人不能控“” 保险:现金流波量 动受经济景气影响较大的; 在公开市场有不良投资行为记录的;曾经有不诚信商业行为,造成恶劣影响的;曾被关门有 部 查实存在不正当行为的。

四类资金不能“投”保险:一是与保险公司有关借款;二是以保险公司存款或其他资为产质押取获有关的资金;三是以保险公司投资信托划计 、私募基金、股权投资等获取关有 资金;四是不当利用保险公司的财务影响力或, 者与保险公司有不正当关联关系取得的资金。

朱俊生表示: “整体看,未来仍有大量资本愿意深挖保险行业。 ‘办法’ 虽然提高了准入门槛,但并非‘闭门’ ,这是因为中国的保险行业还处在 较快的发展期。如财产保险的渗透率相对较低,寿险则多是储蓄型产品占比较多。 ” 他认为,股权收购是市场行为, 未来股权投资仍是保险业最重要的方式。

同时,在资产端,保监会通过对资产匹配审慎性监管、举牌上市股票信息披露、一致行动人的监管,确保保险投资的合合法 规, 预防偿付能力危机和久期错配风险。这也使得部分公司“高成本揽收保费+激进投资赚取高收益” 的模式难以为继,投资方在涉足保险公司股权之前,会更加谨慎地考虑其投资与收益周期,投资也更理将 加 性。

申万宏源认为,预计2017年保险公司投资债券市场的比重下行幅度不大, 甚至不排除可能会幅小上行, 保险资金新增量以及存量协议存款到期对2017年的债市有支撑。保监会加强监管,不会导致险资减少投资, 险资未来仍是股A 重要的增量资金之一。目前来看,一是依然存在“资产荒”,二是股A主板估值对相 合理,蓝筹股仍是险资长期投资的可选品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