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成死结

China Securities Journal - - Fund 基金新闻 -

亿童文教5月28日公告, 股东大会以高比例反对票否决了公司拟从新三板摘牌的相关预案。由于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先新夫妇持股比例超过55%, 这意味着实际控制人投了反对票。 这一推测得到公司相关人士的确认。 亿童文教目前正在IPO排队,且排位靠前。大股东此时为何否决此前提出的摘牌议案?中国证券报记者从公司人士了解到,公司原计划通过摘牌清理部分“三类股东” ,为IPO铺平道路。 由于异议股东较多, 如果摘牌大股东将承担近3亿元的股份回购成本。 由于无力承担,大股东只好下投 反对票。

本次摘牌议案被否后, 若清理“三类股东” 事宜无进展,亿童文教可能面临撤回IPO材料的局面。

事实上, 亿童文教面临的困境要更麻烦。“三类股东”以及“异议股东” 问题搅合在一起使, 得公司面临难解的死结:摘牌无门、回购无钱

“三类股东”是指相关公司股东中存在契约型基金、资产管理计划和信托计划。 业内人 士指出,“三类股东”存在股权不清晰,出资人和资金来源难以穿透核查等问题,可能存在股份代持关、 联方持股、规避限售等情况;相关产品到期后可, 能导致公司股权结构不稳定。 尽管对存在“三类股东”的企业IPO并未明文禁止,但在审核过程中“三类股东” 问题通常会受到重点关注。为了能够顺利过会,不少拟IPO企业选择清理“三类股东”。

2018年1月,证监会对存在“三类股东”的公司IPO审核标准做出明确规定, 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不得为三类股东;要求“三类股东”已经纳入金融监管部门有效监管;对“三类股东”做穿透式披露;“三类股东”对其存续期作出合理安排。随着文灿股份、芯能科技这些企业相继过会, 解决“三类股东”问题曙光初现。

前述两家公司“三类股东”数量少,且后续穿透都比较顺利。 但对于大多数存在“三类股东”的公司而言,要解决上述四方面问题并非事易 。

亿童文教证券部相关人士对中国证券报 记者表示,过去一轮定增,公司引入了数位“三类股东” 。“这些股东一般都是抱着与公司共同成长心的 态进入。股东的出资人和机构比都较清晰,公司与这些股东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沟通。 ” 该人士表示,“但在做市交易中进入的‘三类股东’ 让人头疼。部分产品结构复杂,穿透核查工作量相当大。此外,2018年众, 多新三板产品面临阶段性到期高峰。部分产品到期需要清算, 部分即将到期的产品续期压力相当大。有些‘三类股东’存在难以穿透的情况,不符合IPO要求。同时,股转系统尚未推出停牌期间的非交易过户制度,清理这些‘三类股东’只能通过摘牌进行处理。 ”

目前, 公司“三类股东” 持股占比超过5%。 5月5日,公司董事会决定通过摘牌清理部分“三类股东”。实控人陈先新承诺,异议股东的回购价不低于成本价。 不过,公司异议股东数量较多。“因异议股东持股数量高达800万股,如该部分股东提出回购意向,实际控制人需按照不低于相关股东的成本价格予以回购,预计回购所需资金近3亿元。 鉴于回购所需资 金量过大,控股股东否决了摘牌议案。 且该部分资金尚未包括后续清理‘三类股东’ 所需资金。 ” 前述公司人士表示,“控股股东没有别的产业,且挂牌后未减持股份,摘牌成本控股股东难以接受。 ”

为了IPO能更顺利过会, 须摘牌清理部分“三类股东” ;但回购异议股东所持股份,摘牌成本又难以承受。 亿童文教就卡在这个死结中。从经营情况看,亿童文教质地尚可。公司主营幼教教具,2017年营收和扣非后净利润分别达到6.05亿元和1.21亿元。 公司的教具已推广至全国50000多家幼儿园, 盈利模式和客户结构较均 简单、清晰。 公司自采取做市交易以来,受到多方资本追捧,股价由8.85元/股(前复权)涨至停盘前的28.3元/股。

“当时对‘三类股东’可能带来的问题也不是完全没有想到。只是已经做市,身不由己。另外,当时很多企业都存在类似情况,我们觉得后续可能会出台相关政策。 但。从目前情况看短, 期不会出台相关政策。” 该人士无奈地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