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贫困之战取得显著成功”

—专访世界银行亚太区贫困与公平局副局长翟思曼 “中国实现了所有的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为全球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做出了巨大贡献在很多程度上归功于中国反贫困之战取得显著成功。”

China Today - - Economy 经济 - 文|本刊记者张桦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的扶贫事 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长期研究中 国扶贫事业的世界银行东亚太平洋地区 贫困与公平全球实践局副局长翟思曼 对此高度评价道:“中国实现了所有的 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为全球实现联合 国千年发展目标做出了巨大贡献……在 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中国反贫困之战取得 显著成功。”翟思曼对中国政府近年来 提出的精准扶贫政策,以及新扶贫方式 取得的进展十分看好。 中国在全球贫困治理中越发体现出 责任担当。翟思曼称,中国作为世界银行 的第三大股东国,增加了对世界银行援 助最贫困国家的国际开发协会的捐资与 合作,并在《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 制定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中国的减贫治理方案与全世界共同 分享的同时也得到了世界银行的帮助和 支持,未来中国将如何应对挑战,完成 减贫这一时代命题?为此,翟思曼接受了 《今日中国》记者的专访。

“中国在减贫方面持续取得良好进展”

《今日中国》:请根据您的所见所闻 评价5年来中国扶贫发展的现状与取得 的成绩。 翟思曼:中国在减贫方面持续取得 良好进展。根据世界银行按照购买力平 价计算的每人每天1.9美元的国际贫困标 准衡量,2010-2015年极端贫困率每年约 降低1.5个百分点。但是,中国的发展经 验真正令人瞩目的是中国在过去30多年 里在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方面取得的显著 进步。1978-2014年实际人均收入增加了 16倍,极端贫困率从1981年超过80%到 2013年已降低到3%以下,8亿多人摆脱了 贫困。中国实现了所有的联合国千年发 展目标,为全球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 标做出了巨大贡献。首个联合国千年发展 目标—2015年在1990年的基础上将全世 界极贫人口比例降低一半—提前5年实 现,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中国反贫困之 战取得的显著成功。 《今日中国》:您对中国扶贫的新特 点如何看?您认为这将给中国未来的扶贫 带来什么影响? 翟思曼:中国政府在“十三五规划” 中制定了雄心勃勃、明确清晰的扶贫目 标:即在2016-2020年使农村贫困人口减 少7000万人,实现“两不愁”(不愁吃、不 愁穿),“三保障”(保障义务教育、基本 医疗和住房)。政策战略表述也很清楚, 重点放在一系列规划(产业开发、劳动力 转移、易地搬迁、环境保护、教育、医保、 农村低保、资产开发、关爱留守儿童、妇 女、老年人口等等)、基础设施改善、提 供必要的服务、其他辅助措施(财政投 入、资金支持、土地政策、科技等等),以 及强有力的领导和广泛的社会参与。 世界银行专家认为,对于增加贫困 人口收入至关重要的关键领域,中国都 取得了重要进步。其中包括早期儿童发展 和营养、全民健康覆盖、全民享有优质教 育、面向贫困家庭的现金转移支付、农村 基础设施尤其是道路和通电、累进税制 等。此外,私营部门也启动了一些很有前 途的倡议,比如阿里巴巴集团和政府合作 的农村淘宝项目,旨在扩大农村居民消费 和增收机会。世界银行目前正在和阿里研 究院开展一个合作研究项目,研究淘宝村 和淘宝镇的草根发展经验及其对改善贫 困人口生活的影响。

“两个关键挑战值得重视”

《今日中国》:您认为中国要在2020 年完成扶贫任务会遇到哪些挑战? 翟思曼:持续的经济增长和扩大社 会政策仍是中国实现2020年消除极端贫

困的必由之路。近年来,中国在增加贫困 人口收入和改善基本的公共服务方面取 得了重大进展。通过深化户籍制度改革 进一步改善就业机会,加强对剩余贫困 人口的贫困数据收集分析和实施精准扶 贫计划,有助于确保扶贫成果的巩固和 持续。其中有两个关键挑战值得重视:第 一,鉴于农村扶贫的重要性,农业发展是 关键。中国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是世界上 农业年增长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但近年来 农业增长速度有所放慢。中国的研究显 示,过量使用化肥、农业规模偏小、地块 分散、气候变化等环境因素以及水土流 失,都造成农业效率下降和增长速度放 慢。第二,虽然近年来在社会救助计划上 的公共支出增加了,但按照国际标准衡量 仍然偏低。整合社会保障网特别是低保 计划,可以为进一步完善规划设计和全 面规范社会救助计划创造机会。

中国与世界银行加强合作

《今日中国》:中国扶贫经验对世界 其他不发达国家和地区具有哪些借鉴意 义,对推动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 程》有哪些贡献? 翟思曼:中国在世界经济和国际合 作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中国是制造 业第一大国和世界最大贸易国,也是世界 第二大经济体。展望未来,中国的发展将 对全球经济具有重要意义,也对加速发 展中国家的减贫步伐具有重要意义。支 持中国不断增长的全球作用是世界银行 合作和战略的一个日益重要的方面。中国 作为世界银行的第三大股东国,增加了 对世界银行援助最贫困国家的国际开发 协会的捐资与合作,并在《2030年可持续 发展议程》的制定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在 过去3年,世界银行支持中国与其他发展 中国家的40多次学习交流活动,涉及医疗 卫生服务提供、社会安全网、职业教育、 水资源综合管理、公共交通、基础设施与 城市发展、提高能效、适应气候变化等领 域。世界银行最近还和中国财政部签署 了建立一个“交付科学”知识中心的谅解 备忘录,与中国合作为新成立的全球扶 贫案例库提供案例。 《今日中国》:世界银行与中国在扶 贫方面有哪些合作,取得了哪些成绩,未 来继续合作的方向是什么? 翟思曼: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世界 银行为中国的扶贫项目引进了全球先进 的理念、良好的实践和创新。世界银行通 过开展农村贫困重大课题研究,协助中 国政府制定国家扶贫战略,例如1992年的 《中国:90年代的减贫战略》建议采取多 部门综合性农村扶贫模式;2002年的《中 国:战胜农村贫困》建议加大对参与式扶 贫的重视;2008年完成的《从贫困地区到 贫困人群:中国扶贫议程的演进》是一个 全面的贫困评估。自1995年以来,世界银 行还与中国国务院扶贫办合作在中国实 施了6个直接扶贫项目,以分析研究、项目 实施、持续对话、政策反哺为一个综合循 环周期。 世界银行2013-2016年《中国国别伙 伴战略》的主要支柱之一是通过扩大优 质医疗卫生服务和社会保护,强化技能 培训,扩大农村乡镇的机会,改善交通推 动更平衡的区域发展,促进包容性发展。 2016年完成的《绩效与学习评估》收进了 一些世界银行引进和运用全球知识并与 其他国家分享中国的宝贵经验的实例。此 外,即将完成的《中国系统国别诊断》阐 述了中国在致力于消除极端贫困和促进 共享繁荣时面临的主要挑战和机遇,为 世界银行制定新的《国别伙伴战略》提供 依据。

世界银行亚太区贫困与公平局副局长翟思曼

安徽省滁州市滁菊研究所采用“农户+企业+生产基地+专业合作社+互联网”的“订单农业”扶贫助农模式,免费为贫困农户提供种苗和技术指导,吸引广大农户种植滁菊1.5万余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