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保护在中国

2017年1月1日,新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在中国正式实施,标志着中国的动物保护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近年来,动物保护越来越受到中国社会的关注,国家出台了相关法律法规进行约束,一些动物保护组织也奔忙于各类公益活动,呼吁善待动物,珍爱生命。动物保护已成为社会共识。

China Today - - People 人物 - 文|施迅

张丹家里有38只猫,它们要么是流 浪猫,要么是受虐待的前家猫。社会新 闻里,这样的人往往有一丝悲情:性格孤 僻、家中凌乱、亲朋无法理解纷纷疏远, 他们本人看起来比动物更需要救助。 但张丹颠覆了这种印象。她外表优 雅纤弱,谈吐谦逊。因为救助流浪猫,她 踏上了动物保护之路:联合发起动保网、 中国动物保护记者沙龙;抗议活熊取胆, 取缔养熊业;呼吁拒吃猫狗肉,斩断猫狗 肉消费黑色链条;倡议演艺界善待影视娱 乐业中的动物;呼吁拒绝皮草,做关怀生 命的消费者;倡议导盲犬畅行;提倡正确 放生和广义放生…… 作为世界动物日中国大使,在张丹看 来,虽然动物保护公益事业在中国起步不 久,但爱护动物、保护动物绝非西方舶来 品,护生戒杀是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的优良 传统,只是不幸被现在很多人淡忘了。 “20多年前,很多中国人并不觉得环 保有多重要,但如今从官员到老百姓,几 乎言必谈环保。今天的‘动保’,就像20多 年前刚起步时的环保,同样也被边缘化 和污名化。无论如何,善待动物,尊重生 命,是21世纪的普世价值观。”张丹说。

保护动物就是保护人

去过位于北京木樨地的张丹家的 人,都诧异于这个家的整洁。每只猫都干 净爽利,神采奕奕,每只都有自己的名字 和档案。 张灵灵是2003年10月张丹收养的第 一只猫,当时好不容易才从虐待她的邻 居老太太家抱了回来。14年来,先后有几 十只猫咪因为各种机缘走进这个她称之 为“张家猫窝”的家,灵灵早已从独生女 “沦为”几十分之一了。 “各种‘没办法’、各种‘不得 已’ ……只好抱回家,估计这是大部分像 我一样的流浪动物救助者的真实写照。没 有谁会两眼瞪得溜圆满世界寻觅流浪动 物,一旦发现便高呼‘乌拉’兴高采烈往家 带猫带狗的。”张丹笑着说。 “每一只最终被带回家的流浪动物, 最初可能都并不是‘被希望’‘被需要’ 的,千言万语只能归结为缘分,或者毋宁 说,这些动物都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这些猫中最有名的莫过于LUCKY99, 这是一只出生40天便遭遇严重车祸的乡 下流浪猫,经过两次大手术成了一只“三 脚飞猫”。它跟着张丹走进清华大学、日 坛中学、中关村小学的多个讲座,深受年 轻人和小朋友的喜爱,堪称“网红喵”。 作为首席“铲屎官”,张丹忙累并快 乐着,她熟知每一只猫的个性特征与健康 状况,甚至饶有兴趣地记录和解读猫咪们 脚踩键盘打出的“大作”。 张丹说做“动保”看似一味地付出, 实则收获远大于付出:一是收获了动物朋 友们毫无保留的信赖与依恋;二是认识了 许多可敬可爱、可叹可赞的志愿者朋友。 动物保护涵盖六个领域:农场动物、 伴侣动物、实验动物、表演动物、试验动 物、野生动物。在中国,发展最迅速的是 对与人类关系最密切的伴侣动物的保护。 志愿者们并非出于一时的怜悯之心,而是 了解国际最先进的理念和实践,例如TNR (诱捕-绝育-放归)。 当小区里出现了耳朵上没有记号的 新的流浪猫,志愿者们就会架设诱捕笼, 放上妙鲜包,将猫咪捉住后带到合作的 动物医院实施绝育;出院康复后再放归原 来的小区,前提是这个小区有人负责“群 护”—每天投放干净的食物和水。

“为生活在社区和公众场所的流浪 猫做绝育,怎么强调它的重要性都不为 过。国外几十年的实践证明,这是从根本 上控制流浪猫数量的最科学、最人道的 方法,也是中国各地流浪动物救助者、救 助机构的工作重点。”张丹说。 张丹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为什么要 选择保护动物而不是保护人?有这些精力 关心动物,为什么不去帮助失学儿童、下岗 工人?一开始,张丹总是耐心地解释两者 不仅不矛盾而且相辅相成,多年来她还帮 助着一些热心“动保”的残障人士。但后 来她发现,许多人只是想“审判”,被问疲 了,温和的她也会反问,那您一定帮助过 很多失学儿童和下岗工人吧?对方几乎都 会语焉不详:那倒也没有…… “实际上他们既不帮助动物,也不帮 助人。照此逻辑,中国少数边穷地区,还 有一些孩子吃不上饭,北上广深的高消费 餐饮娱乐场所是否应该被禁止?” 张丹说,问这些问题的人,潜在的逻 辑是将人和动物完全对立,但世界上并无 任何一个孤立存在的动物问题。“仔细想 想,任何一个动物问题,根源都是人类的 问题。不文明养狗导致他人反感是宠物主 人的素质问题,碳排放量大的农场动物因 为人类食用而存在。” 对“动保”人被某种程度地污名化, 张丹感到痛心和可悲。 “如果一个人能够爱非同类,爱动 物,那他更不可能伤害同类,更不可能制 假、造毒、支持战争。保护环境、保护动 物,就是保护人。不虐待动物、在不得已 利用动物的过程中尽量避免给它们带来 不必要的痛苦,保障它们的基本权利,正 在成为全球的共识,因为说到底,我们这 些人类动物与它们这些非人类动物同为 一个生命共同体。我觉得,以关怀动物为 关怀生命的起点,是一个向上向善的选 择,对孩子们来说尤其如此。” 在多年的“动保”实践里,张丹也在 不断地学习和成长。最初看到现实的残 忍、动物的惨状常常夜不能寐,现在,她 只考虑自己能做什么并付诸行动。

呼唤《动物保护法》

张丹20世纪60年代生于四川成都, 80年代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曾供职 于多家媒体,现供职于美国《财富》杂 志。作为动保网、中国动物保护记者沙龙 联合发起人、世界动物日中国大使,张丹 编有《动物记》,著有《那些刻在我们心 上的爪印》,译有《小狐狸救衣记》,并曾 获得番石榴零皮草影响力特殊贡献奖、 首届亚洲动物福利奖安德鲁奖之杰出媒 体贡献奖、中国动物保护与管理法制促 进奖之媒体奖等。 张丹说,自己和其他志愿者都得了 “动物保护法饥渴症”,他们非常期待 《动物保护法》的早日出台。这既是动物 朋友的福祉,也是社会进步的象征。 这几年,中国在拒绝食用鱼翅等方面 进步明显,导盲犬开始可以进入交通领域, 但没有立法的“动保”领域任重道远。 “平心而论,我们这个社会中真正恶 意伤害动物的人并不多,更多的普通人对 待动物的态度是冷漠而不关心。迫害动 物的罪恶,其实是一种平庸的罪恶,是一 种思考能力的缺乏,一种关注重视的缺 乏。”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副 教授蒋劲松说。 动物保护意识的淡漠也可能出于不知 情。每年六一儿童节之前,张丹等“动保”人 都会呼吁家长不要带孩子们观看马戏。许 多人不了解,马戏表演在国际上已经日薄西 山,著名的太阳马戏团其实已经一只动物 都没有了,这是与时俱进的必然结果。 “马戏团的训练是非常残忍的,所 有的动物表演,无论是老虎钻火圈、黑熊 拳击、猴子骑单车还是大象倒立,其本 质都是严重违背动物的意愿和天性的, 都是将人类的快乐建立在动物的极度痛 苦与恐惧基础上。同时,现代的动物园 都在向科研科普和宣传保护教育的方向 发展,而非单纯的展示和简单的娱乐功 能。”张丹说。 一支女士睫毛膏的出品,背后可能是 试验用兔子眼睛的中毒、溃烂直至失明。 在试验动物领域,3R原则正在被全球认 可,即减少、替代和改善。 2014年6月起,中国取消了要求国产 化妆品进行动物试验的规定,制造商有史 以来第一次可选用现成的原材料安全性 数据或经欧盟认证的非动物试验数据来 证明产品的安全性,而不必再向主管部门

提交通过在兔子或小白鼠身上做试验而 获取的样品,这是一个零的突破。这也是 张丹参与的其中一个“动保”项目—呼 吁停止化妆品动物实验,美丽无伤害,做 一个零残忍的人道消费者。 中国“动保”人群体里越来越多地出 现知名的兽医、演艺圈名人以及大学生。 海外的志愿者也做了很多贡献,例如远在 新西兰的金椒妈和金椒爸。 金椒妈联合华侨成立了“海外侨胞 关爱动物联盟”,新西兰皇家科学院院 士、国务院侨办海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金椒爸—高唯教授,在夫人的影响下,无 论在新西兰还是中国发表演讲,最后10分 钟一定会讲动物保护的话题,呼吁大家善 待动物、尊重生命。 不久前,张丹应邀前往美国明德大学 演讲,结束后很多听众表示自己很感动, 因为此前他们并不知道中国也有人在做 这些事。 张丹还把动物保护的讲座带到华 信能源、万科、正威、腾讯、碧桂园、阳 光金控、太平洋建设等中国的全球500强 企业。华信能源等中国著名企业已经开 始以实际行动支持动物保护公益事业, 创新地履行社会责任。在这些名企讲课 后,由于张丹是素食者,企业的相关负责 人于是也尝试了自己平生的第一顿纯素 食,为此开始第一次搜索自己所在城市的 素食餐厅名单。 从北大中文系毕业后,张丹有过10年 的电影记者的从业经历,与高仓健、陈逸 飞等人熟识。曾有人提议她写一些关于名 人的书,但都被她婉拒了:这世界上的书 已经太多了,自己写的书还没有好到值得 砍伐森林造纸印刷。 直到《动物记》的出版—这本由作 家出版社出版的“动保”文集,收录了她 精心挑选的古今中外知名作家描写动物 的篇章。为此,她一个个地与作者联系签 名授权,每个作家也都欣然同意,许多作 家还向她推荐自己更多的作品,并鼓励她 继续出第二册。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国际 爱护动物基金会等六大国际动保组织做 了联名推荐。 最令张丹感动的是台湾佛光山的星 云大师,由于前后更换了三次出版社,不 得不烦请星云大师签了三次授权书。最后 一次,大师的视力已十分微弱,却无丝毫 怨言。侍者将这份沉甸甸的授权书带到了 北京,看到那笔触明显颤抖的签名时,张 丹感动得热泪盈眶,也越发觉得用大师 的《鸟兽虫鱼皆有佛心》一文作为书的代 序,实在是天作之合。

中国不是道德洼地

中国“动保”除了要解决自身的问题, 也面临着来自全球化的挑战。正当中国各 界“动保”人士为改善动物的处境而努力 时,自诩为“动保先锋”的某些西方发达国 家却纷纷将一些以残害动物为特色、在本 国和其他国家和地区都难以为继的所谓传 统项目或产品向中国倾销,这令张丹和中国 “动保”人感到愤慨并奋起反击。 “有些西方国家非但不雪中送炭,反 倒给起步阶段的中国‘动保’事业带来沉 重的负担和严峻的挑战,严重影响中国的 国际形象。”张丹说。 加拿大海豹制品与美国西部牛仔竞 技展演就是其中的典型案例。 2012年12月9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 新闻直播间栏目在“保护野生动物,我们 在行动”的系列节目中,以“加拿大海豹制 品欲开拓中国市场,志愿者强烈抵制加拿 大海豹制品”为题,播出了中国民众近年 来反对引进加拿大海豹制品的自发行动, 指出企业在追求利润的同时,应担负社会 责任,维护消费者的安全与国家形象。 节目着重报道了志愿者在大连渔博 会上的抗议诉求。这是张丹参与倡议发起 的,当时她就在抗议的现场,加拿大海洋 渔业部的一位女官员怒气冲冲地冲上来 试图扯下她和志愿者手里的抗议横幅,她 们用英语激烈论战。 加拿大海豹制品80%来自于12天至 1岁的幼年海豹,它们在接近清醒状态下 被活活剥皮,在巨大的痛苦中慢慢死去。 2005年的调查中,有69%的加拿大人对此 持反对态度。2009年欧盟以压倒性的决 议,通过全面禁止进口海豹制品的法案。 中国本无消费海豹制品的传统,也 不需要培育这样的传统。另外,有人担 心,一旦海豹制品进入中国市场,中国唯 一的海豹品种—斑海豹的命运也愈发 岌岌可危。 “有些国家的某些政客和业界不甘 心退出历史舞台,一边把中国视为最后一 根稻草,一边又对本国民众大谈‘中国没 有动物保护法,中国人根本不在乎动物的 死活,中国人无所不吃、无所不消费’的 污蔑性言论。中国民间动保组织、广大志 愿者和社会各界有识之士想正告这些国 家的政客与业界:中国不是你们这些血腥 垃圾的倾销地,中国不会自取其辱对这些 制品和项目打开大门。”张丹说。 值得注意的是,加拿大海豹制品并非 个案,这类所谓“传统”产品和项目还包括 西班牙斗牛、美式西部牛仔竞技、法国肥 鹅肝、爱尔兰灰狗赛、日本鲸鱼肉等等。 “中国的‘动保’事业固然任重而道 远,但认真总结反对加拿大海豹贸易与美 国西部牛仔经济展演等案例,对于唤醒国 人沉睡的良善之心与护生传统,对于争取 早日以我们的道德进步与文明光辉而获得 世人真心的尊敬,对于树立一个正在崛起 的、负责任的大国形象,都具有深远而积 极的意义。”张丹说。

“有些西方国家非但不雪中送炭,反倒给起步阶段的中国‘动保’事业带来沉重的负担和严峻的挑战,严重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张丹说。

蒋劲松是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 研究所副教授,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青 年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动保网联合创始人。 多年来,他先后在清华大学举办了41期的 动物伦理学与护生文化系列讲座,并举办 了多次大学生“动保”夏令营。关于动物保 护,蒋劲松有着积淀多年的思考。 施迅:中国“动保”的现状如何? 蒋劲松:这些年,中国在动物保护方 面发展很快,民众的“动保”意识有了很大 的提高,但是基础比较弱,民众的认知还不 够,“动保”组织实力很弱,运作也还很不 规范,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与发达国家 相比,共同点是无论历史、文化、现状有多 少差异,但广大民众本质上都很善良,呵护 生命,关爱动物都是可以引发共鸣的。施迅:近年来,中国官方与民间在动物 保护上做了哪些重要的事?观念上有哪些 变化? 蒋劲松:国家住建部在反对动物表演 方面出台的政策值得表扬,但是,具体落 实情况仍然需要完善。政府在反腐败上力 度之大,客观上对于一些歪风有所遏制。 中国动物保护的工作在民间非常活跃。民 间组织重视彼此联络交流,开始总结过去 动保策略的不足,提倡规范动保组织的运 作。观念上,从过去主要是从事直接救助, 发展到越来越重视推动立法,重视宣传和 教育。这些进步长远看非常重要。 施迅:中国哪个动物保护领域发展较 快,为什么? 蒋劲松:我认为主要还是伴侣动物保 护和素食推广。这两者都是由于关注的人 多,推动的力量大,国内外交流较多,国内 发展空间巨大。 施迅:您曾阐述过“动物保护的三种 思路”(把动物作为资源来保护、把动物作 为可以感知痛苦的生命来保护、动物权利 论),是否社会越发达,动物权利越高?为 什么? 蒋劲松:当然,社会越发达,人们越能 够尊重其他物种,越能够关注其他生命, 权利的意识也就越发敏感。这是因为人们 在自己的基本生活目标满足之后,更容易 关注其他生命存在的状态。 施迅:如何理解“动物权利”? 蒋劲松: “动物权利”其实就是人权的 一种扩展。在接受了人权理念之后,只需突 破人类中心论,“动物权利”不难理解。向中 国老百姓解释“动物权利”并不像想象得那 么难。因为中国文化向来是强调人与其他生 命形式之间存在连续性和共同性。只是中 国文化不是很强调权利观念,不是很突出原 子化的个体,但是,现在中国人的“权利” 意识也在大幅度提升,尤其是在年轻人中, 宣传“动物权利”其实是并不难的。

施迅:如何看待文化、传统民俗对动 物保护的影响? 蒋劲松:文化多元性的确是非常重要 的价值,但是它并不能构成对动物保护这 样原则的否定。文化传统也好,民俗也好, 自身也在接受价值原则的批判与审核,也 在不断的改变和调整。另一方面,“动保” 要想在某个地区深入落实,也必须要与文 化传统和民俗很好地融合。 施迅:在中国推动“动保”的是怎样的 一个群体? 蒋劲松:目前尚没有系统研究,应该 说各种背景的人都有,有白领、知识分子、 草根、社会名流等。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对生 命的关爱。目前,在中国社会上存在对“动 保”人士的刻板印象,也存在严重的污名化 现象,但是,这一现象正在发生改变。 施迅:有一些中国民众认为动物保护 志愿者偏执、过分推崇动物权利,您怎么看 待这个现象?为什么会有这种印象和隔阂? 蒋劲松:大多数中国民众对“动保” 志愿者这个群体了解不多,仅凭少数不正 确的资讯来判断,因此形成了严重错误的 刻板印象。当然,一个人数众多的群体中, 有可能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但总体说来, 中国“动保”人是有爱心,长期奉献值得钦 佩。事实上,中国“动保”人是中国善于研 究法律,具有法律意识的群体。 客观说来,这种错误刻板印象的形 成,中国“动保”人自己也有责任。那就 是一味将资源全用于救助动物,向社会 的宣传做得太少,现在很少有中国知名 的“动保”作家,这与环保的情况完全 不同。但是,情况也在改变中,新一代的 “动保”人开始熟练应用新媒体,善于开 展动保宣传。 施迅: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 素食的队伍,您认为吸引他们的是什么?与 “动保”有无关联? 蒋劲松:素食在个人层面是最彻底的 “动保”,也是推动其它动物保护议题的重 要同盟军。素食者有多种动机,但是,保护 动物,让动物免于杀害和痛苦,总归是核心 的动机之一。从这种意义上说,中国素食潮 流就是中国“动保”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 除了动物保护之外,健康养生、关注环保也 是素食发展的重要动机。我认为,这个群 体是中国“动保”领域中做得比较成功的, 善于将素食宣传与时尚链接,有许多经验 值得借鉴。 施迅:有文章提到您在推动动物保护 夏令营和冬令营,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活动? 蒋劲松:这是面向全国大学生的动保 教育活动。内容涉及到伴侣动物、野生动 物保护、中国传统文化与动物保护,西方 动物伦理学等内容。我们今年已经举办了 第五届动保夏令营,还举办了三届禅茶素 食夏令营。内容虽然各有侧重,但是,“动 保”、素食都是共同的内容。这样的活动 对于向大学生传播动保理念和知识很有 意义,可惜现在举办的还是太少,希望能 有更多的机构组织举办更多类似的夏令 营、冬令营。 施迅:新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里 提到,不当放生要负法律责任。您对放生 有何建议? 蒋劲松:我曾经写过一篇“如实理性 看放生”,比较系统地表达过对放生的看 法。不当放生的确很严重。放生本是中国 大乘佛教保护动物非常有创意的慈悲举 动,但是,现在由于因缘改变,再加上许多 人教条机械,贪恋功德,把好事办出了问 题,非常可惜。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与专业人 士合作,在专家指导下,如法如理地开展放 生。但是,这样的确门槛很高,普通人难以 做到。所以,我认为最近兴起的采取请客 吃素的方式来进行的“奉斋放生”,应该是 在当前的条件下,适合普通人放生值得推 荐的新模式。 施迅:中国传统文化怎么看待护生? 蒋劲松:要想在中国推广动物保护, 必须要充分发掘中国传统文化资源中动物 保护的相关内容。幸运的是,从本质上说, 以儒释道三家为主要内容的中国传统文 化,是对动物友好的文化。现在要做的是 深入研究,阐发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护生内 容。目前做的人还太少,空间很大。 施迅:动物保护对一个社会的意义是 什么?客观上是否对中国走向世界、参与国 际事务也有影响? 蒋劲松:动物保护的核心价值是尊重 生命。它是一个社会文明稳定的标志和最 大力量。所以,无论如何评估其意义都不为 过。因为动物保护是人类共同的情感和价 值,因此,它本身是超越国籍、民族、政治 观念、宗教信仰的。我们中国今天走向世 界,参与国际事务,要想获得更多的理解和 支持,做好动物保护是我们必须做好的规 定动作。 施迅:您认为中国动物保护当下最亟 待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蒋劲松:千头万绪,最关键的还是,抓 紧推动“动保”立法和放宽“动保”组织成 立注册的限制。

超薄太阳能电池

把充电器做成像纸片那样薄,是韩国公司YOLK一直尝试的事。这款据 称是迄今为止全世界最轻薄的太阳能充电板,长19cm、宽9cm、厚1.1cm,大小 和 iphone 6 差不多,可以装在钱包、口袋或者夹在笔记本里面随身携带。目前 有5瓦特、7.5瓦特和10瓦特的版本,一片5瓦特的Solar Paper在大晴天充满一部 iphone 6只需2.5小时。

交互式云团灯

之所以得名“cl oud”,是因为 这个系列的灯看起来就是一朵朵 云团。通过椭圆形基底,这朵云 可以悬浮在底座上方7厘米的地 方。云朵本身由低变应原性聚酯 纤维制成,并拥有隐藏的嵌入式 6600mah锂离子电池。云朵还包 含了一个嵌入式的麦克风,可用以 感测周围环境中的声音,以响应 生成四种不同照明风格的颜色, 甚至可以模拟电闪雷鸣的效果。

纹身打印机

纹身虽酷,想想好疼;如果想换图案,又 是另一个疼法。不过现在你可以试试纹身打印 机,只需3秒时间就能完成。用户可以选择白、 红、蓝、黑、黄5种颜色,使用APP选好图案或自 己设计一个图案,用打印机就能印在皮肤上。 打印纹身所用的是含有化妆品成分的墨水,对 人体无害,且可以用香皂洗掉。用户可以根据需 要随时换纹身,再也不用怕切肤之痛了。

AR控制器模型

这款名为Scroll的ar控制器模型,外形就 是一款设计时尚的戒指,内设滚动组件、感应 器、陀螺仪,用以识别手指方向。它兼容VR/AR 头显,一旦AR影像叠加在视场中,用户就可以 通过弹指、滑动戒指边缘、轻按等动作完成交 互过程。虽然Scroll目前尚未最终完成,但适用 场景已经尽在想象。

张丹与小Ku君

海南省小动物保护协会首次集中开展“我把宝宝接回家”免费领养猫狗活动

江西省德兴市海口镇海口村村民董文才(中)把自己从市场买来的野生鸳鸯放回大自然

蒋劲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