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虎:让孤寡者不再孤独

柳虎在河北涞源创建了一个“爱心互助家园”,理由是“急难不能等!这里是国家级贫困县,确实太穷了!”

China Today - - People 人物 - 文|一申

柳虎,人如其名,很有些虎头虎脑 的劲头。早年他收留了几个流浪儿,教 他们维修电脑,为的是让这些孩子将来 有一技之长养活自己。而柳虎本人,并不 是富裕之后从事慈善的老板,他只是北 京昌平一个普普通通的村里人,而且还 患有强直性脊柱炎。自己尚处在痛苦之 中,却想方设法帮助流浪孩子。 后来,柳虎在河北涞源创建了一 个“爱心互助家园”,理由是“急难不 能等!这里是国家级贫困县,确实太穷 了!”家园里既有孤寡老人又有失去亲 人的孩子,之所以名字叫“互助”,是鼓 励老人和孩子互相帮助,为别人付出, 而不是等着志愿者对他们的单向救助。 在彼此互助中,老人和孩子的心灵都在 不断成长、人格也在不断健全。

老人的日子按天过

2007年,柳虎为几个流浪孩子开办 了“北京苦孩子电脑培训部”,有几个孩 子家在河北省涞源县,他们总是会说起 家乡的种种贫困,柳虎便留了心。2010 年春天,柳虎专程到涞源山区一探究 竟,这一去,他震惊了:“没想到离北京 这么近,居然还有这么穷的地方!”街 道是碎石头铺就,非常难走;房子和墙 全是石头垒的,把很少的一点土“和”上 点秸杆糊巴糊巴就是外墙;农户们家徒 四壁,唯一吸引人的,就是孩子们那阳 光般的眼神儿……这一次涞源之行,彻 底改变了柳虎的人生轨迹—他在这里 留了下来。 涞源当地的志愿者向柳虎提出一 个建议—帮帮涞源的孤寡老人,柳虎 答应再过一两周就去看看老人们。而这 个“再过一两周就去”的决定却让他后 悔不已,“没想到我去的那天正好赶上 一位老人下葬。这是个孤寡老人,没有 人知道他是什么时间离世的,等村里人 发现的时候,他的尸体已经臭了……通 过这件事我感觉到,其实老人更需要关 注。孩子的日子是按年过的,可老人的日 子却是按天过的!” 这个经历让柳虎不敢再耽搁。很 快,他便成立起“爱心互助家园”,将一 群有爱心的志愿者汇聚到一起,大家齐 心助学、助老。 随后,柳虎又把目光投向了“爱心互 助家园”之外更广阔的空间,因为,在这 个贫困地区,有更多的老人需要帮助。 起初,柳虎他们是筹集米、面、油 等生活用品,给村里的老人们挨家挨户

发放。但是,他们很快便发现,这样做 并不能真正地帮到所有老人。“孤寡老 人能动的时候可以照顾自己,粮食不是 他们最发愁的,他们最怕的是有了病没 人照顾。” 柳虎说“:这边的村民一般睡火炕, 孤寡老人生病卧床的时候,家里没人给 他们点火烧炕,也很少有人能及时照料 他们的饮食……”这种情况时有发生, 柳虎便盘算着,最好的方法是直接把午 饭送到老人家里。

不能让老人断了念想

从2015年12月开始,柳虎组织了一 批志愿者,每天到村里给老人定点送 饭,每个点都有专人负责,对打饭的老 人造册记录。志愿者们每天都要查看 老人打饭的情况,如果哪位老人没来打 饭,志愿者就会去他的家里看看到底发 生了什么情况,是生病了,下地了,还是 出门了。如此这般,志愿者每天都能掌 握这些孤寡老人的最新状况。这样做 的重点,其实是让老人们觉得这些志愿 者每天都在惦记着自己,心里会觉得踏 实、温暖、有依靠,因此而不再感到孤 独和恐惧。 两年来,“爱心互助家园”的志愿者 早已和这些孤寡老人成了彼此牵挂的一 家人。现在的涞源县,每天中午都有165 位老人翘首盼望着志愿者送来一餐热 腾腾的饭菜,柳虎和同伴们感觉到了肩 上沉甸甸的责任。 有一次,负责给老人们送饭的蔺艳 萍大姐实在太累了,就问柳虎可不可以 休息几天?柳虎说:“行,那这几天就 先不给你负责的那些老人送饭了吧。” 蔺大姐一听急了:“那不行!那不行!那 我还是别休息了吧!”于是主动放弃了 自己的休假,照旧把热饭菜送到老人手 中。志愿者都知道,老人每天都在盼着 他们的到来,每次看到他们,老人的眼 睛都会亮亮的,闪烁着欣喜。“我们彼 此真的是牵肠挂肚!”柳虎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老人 加入了需要被送饭、被关怀的行列。柳 虎说:“不管增加多少户,我都不能停下 来。说实话,真不敢停啊,能帮一个就 帮一个,能送一顿就送一顿,就算是天 上下刀子也要去,咱们不能让老人断了 念想!”

大爱的境界超越表象

从2015年12月到现在,柳虎的“爱 心互助家园”的做饭点从1个变成了3 个,送饭的区域也从一个村扩大到了周 边20多个村落,接受饭菜帮助的老人从 当初的十几个到今天的165个。“爱心互 助家园”共有12位常年志愿者,他们每 天分为4组,风雨无阻地去给老人送饭, 带去关怀、温暖和希望。 有人问柳虎,做饭、送饭的开销用 什么来支撑?柳虎老老实实算了一笔账: “三个爱心做饭点加上送饭,每月各种 花销总共需要6 -7万元人民币。这些款 项,一多半是爱心人士的捐赠,不够的 部分,我就把我家房子的拆迁补偿款用 上,再加上父母的房租,每个月大概填补 2- 3万元,差不多刚刚够。”提起缺钱的 时候,柳虎也会说这是一件愁事,但他 似乎并不把钱的事放在心上,而是一门 心思琢磨着如何才能帮助更多的孤寡老 人。“我知道山里还有老人需要照顾, 可我不敢随便增加,必须保证只要开始 送,就不能停,才敢应承。如果每月能 再固定有3-5万元人民币支持,就可以再 开一个送饭点!” 自从每天给老人送饭以来,柳虎和 他的伙伴们已经目睹了好几位老人的离 世。在山里的小西庄,曾经有一位名叫 徐有的老人,天天盼着志愿者来送饭。 可是有一天,徐有老人却没有来打饭点 儿取饭,志愿者一直等他,却始终不见 他的身影。于是志愿者带着饭菜去他 家里探望。原来,老人已经病得卧床不 起,看到志愿者到来,神情很是欣慰, 但由于病得过重,只勉强吃了几口,就 在志愿者眼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当 时,在场的志愿者均泣不成声,只有柳 虎没有落泪。他说:“在我看来,老人这 么离开是好事儿,不用难过,起码他没 有饿着肚子走,临走前还有这么多人关 心他,他走得不孤单,相信他肯定瞑目 了。”对孤寡老人心系情牵的柳虎,说起 这些生死大事十分淡定理性。 每次看到柳虎,人们都感觉他比以 前更忙了,但他却总是乐呵呵的,整个人 正能量满满。他说:“一想到这些孤寡 老人盼望的眼神,我就信心倍增,它远 远胜过了一顿饭菜的分量!” 随着送饭范围的扩大、受助老人数 量的增加,柳虎的志愿者团队得到了当 地政府和各界爱心人士持续而大力的支 持,这使他们的目光可以投向更远的地 方。山区里的那些老人们,始终是柳虎 心头的牵挂,想方设法把饭菜和温暖送 到他们面前是柳虎的“中国梦”,让大爱 温暖人心,让孤寡老人不再孤独!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老人加入了需要被送饭、被关怀的行列。柳虎说:“不管增加多少户,我都不能停下来。说实话,真不敢停啊,能帮一个就帮一个,能送一顿就送一顿,就算是天上下刀子也要去,咱们不能让老人断了念想!”

柳虎(左)在河北省涞源县走访贫困学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