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中国介绍给世界

—专访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彭龙 今天,我们还将承担“把中国介绍给世界”的新时代的任务。我们要借助外语教育为解决人类问题进一步贡献中国智慧,提供中国方案。

China Today - - Scene - 文|本刊记者张辉

说起 2017年最火的热词之一,人们 一定不会忘了“新四大发明”。这是来自 “一带一路”沿线20个国家的年轻人选 出来的最想带回祖国的生活方式—高 铁、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而开展这 一调查的正是北京外国语大学(以下简 称“北外”)丝绸之路研究院。这一伴随 着中国革命成长起来的中国第一所专门 的外国语大学,近几年正“以外为本”进 行多学科辐射,新近设立了北外丝绸之 路研究院、全球史研究院、区域与全球 治理高等研究院、国际组织学院等一批 新的研究机构和院系。2017年9月开学 伊始,又新开设了格鲁吉亚语、阿非利 卡语、柏柏尔语、科摩罗语、旁遮普语、 俾路支语六门亚非语种课程,均为中国 首次开设的课程。这些语种辐射包括中 亚、南亚、非洲等“一带一路”沿线重要 国家和地区的数亿人口。同时,北外还 在世界各地运营22个孔子学院,学生人 数最近几年也在突飞猛进。对于这些新 举措、新情况,北外校长彭龙有话说。

增加语种尊重世界文明多样性

《今日中国》:北外最近开设了很多新的非通用语种课程,您能否谈一下这 一新举措的动因?目前北外一共有多少 个语种课程?在全国和世界范围处于什 么水平?

彭龙:北外一直有一个很好的传统,那就是服务国家战略。实际上,从习近平 主席最初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我们就 想围绕着“一带一路”建设,发挥北外的 作用。我们这些新语种课程的设置,会为 沿线国家的人文交流构建桥梁,对培养 相关领域人才、深化相关地区研究、促进 交流都有重要意义。 另外,我们也确实看到随着中国文化 “走出去”,中国企业“走出去”,中国民 间和其他国家的交往也越来越多,于是我 们就主动思考,打算覆盖所有与中国建 交国家的语言教学课程。北外很早就开 设了欧盟所有国家、东盟十国语言课程, 而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语言教学 课程也在逐步开设中。 北外肩负着“推进世界文明的多样 性发展”的重要使命。这个过程虽然压 力很大,但也是时代发展所需,将会对整 个人类社会的发展有所贡献。目前北外 开设了84 个语种课程,是中国开设语种 最多的大学。其中有33 个语种全国只有 北外开设。目前,世界上一些主要发达国 家的外语语种数量已有相当规模、覆盖 面非常广泛。比如美国哈佛大学有 90 多 个语种,俄罗斯莫斯科大学有 120 多个 语种。到 2020 年我们要覆盖所有与中国 建交国家的官方语言,那个时候跟发达 国家的同类大学水平相当。 我认为,非通用语人才的培养顺应 了全球化的趋势,是对人类文明多样性 的尊重。目前,世界各民族的发展呈现全 球一体化的趋势,面对不同的人类文明 样态,不能用经济、政治、人数等几个简 单的指标将那些过去认为“边缘”的文 化置之不理,使之失声。因此,有必要打 破那些主流语言国家对当代人认知的垄 断地位,将非通用语国家的文化、历史、 政治、经济等方面纳入我们的关注视野, 从而促进世界文明的多样性和多元化。

《今日中国》: 2015年1月,北外丝绸之路研究院成立,作为中国“一带一 路”倡议的重要智库,该研究院都做了哪 些工作?在促进中国与丝绸之路沿线国 家的人文交流方面发挥了什么作用?

彭龙:北外丝绸之路研究院主要致力于人才培养、学术研究、社会服务、人 文交流等方面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其 最大的特色是语种的多样性,可以用第 一手资料来研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 历史、文化和国情问题。 研究院一方面紧紧围绕“一带一路” 倡议中“民心相通”的主题,承办了多项 重大智库交流和高端研修项目。其中包 括 2015 年 12 月“一带一路:中国与斯 里兰卡—斯里兰卡高级政经研修班”,

2016 年受中国和平发展基金会委托, 承办了“2016 泰国可持续发展高级研 修团”,“2016 柬埔寨社会治理高级研 修团”,“2016 蒙古新媒体发展高级研 修团”等“一带一路”人文交流项目。 另一方面,研究院组织团队开展了相 关社会调研,了解“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人民对中国发展的认知和对促进自身发 展的需求,在突出“民心相通”的基础上, 为今后开展“一带一路”人文交流的具体 内容提供了方向性。

将外语学科与其他人文学科深度融合

《今日中国》: 2014年12月,北外全球史研究院成立,为什么要设置这样一 个学院?目前有哪些突出的研究成果?

彭龙:北外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就开设了世界史、中国史、国别史方面的课 程,但不是很系统和完善。大学一直提倡 要提高通识教育水平。从世界范围来看, 通识教育最根本、最具深远意义的就是 文史哲方面的课程。我们也越来越发现, 如果学生在未来要担当大任,历史学基 础非常重要,所以决定设立这个研究院。 除了举办系列学术讲座、大型国际 学术会议和出版中、英、德文学术刊物和 丛书外,学院正筹备“全球知识迁移与中 国留学史数据库”,将在 2020 年初步建 成拥有 10000 人左右的中国留学生的基 本情况库,并正式投入使用,从而揭示出 19-20 世纪真实的知识迁移状况。

《今日中国》: 2016年10月,北外区域与全球治理高等研究院成立,目前该 研究院主要做了哪方面的工作?特别是 在对外交流中,围绕中国在治国理政方 面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以及为全球 治理贡献中国智慧等方面开展了哪些 活动?

彭龙:目前北外的一大特色就是将语种建设同国别与区域研究相结合,探 索语种增设与科学研究、人才储备相互 促进的发展方式,使人才不仅拥有较高 水平的语言能力,同时具备开展对象国历 史文化和国情研究的学术能力。研究院 集教学、科研、智库等功能为一体,致力 于服务国家“走出去”战略,培养高端人 才,推动区域与全球治理相关研究。北外 目前已有41个国别研究中心。 同时,研究院为中国一些企业“走出 去”提供服务。例如,与9 家国企,包括中 国机械进出口总公司、中国建设银行,还 有一些地方企业,如柳工集团等签署了战 略合作协议。他们在很多国家的发展中 遇到了一些困难,需要我们国别研究院进 行支持。 另外,在国家的对外交流机制中,如 中德、中法和中俄交流机制,我们也都提 供了很多支持。 《今日中国》: 2017年4月,北外成 立了国际组织学院。请问为什么要成立 这样一个学院?主要培养什么类型的 人才?

彭龙:近些年,随着中国在国际舞台的迅速崛起,中国需要更多地参与全 球治理,而在比较重要的国际组织中, 担任高级别职务的中国人并不多,这跟 中国的大国地位不相称,所以我们要培 养一批人。在我们这个学院,学生至少 要精通两门联合国语言,英语和法语, 同时还要有专业的背景,可以选择政治 学、经济学和法学、对外传播或者历史 学等。我们希望学生兼具国际视野与中 国情怀、通晓国际规则,具有出色的专 业能力和跨文化沟通能力的复合型、复 语型国际组织人才。北大也在探索同欧 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总部等 国际组织建立实质的合作关系,引导学 生到国际组织实习就业。

《今日中国》:随着这些新学院的设立,现在北外在学科设置方面具有怎 样的格局和特色?

彭龙:北外一直突出“外”字特色,集中力量围绕外国语言学、外国文学、翻 译学、国别和区域研究、比较文明与跨文 化研究等领域,重点建设好外国语言文 学学科。在此基础上,加强外语学科与其 他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学科的深度融合, 保持良好的学科生态,形成独特的核心 竞争力。我想一个好的大学应该在一个 国家发展的历史上、在世界文明史的进程 中,发挥一些作用,北外应该有这样一种

抱负。所以北外想在国家发展的关键时 期,做出一些历史性的贡献,使学生具备 更好地服务人类进步和国家发展的素质 和本领,让他们有更好的知识结构。过去 几十年,北外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在 学科上逐步拓展空间,比如刚提到的历 史学,还有教育学、艺术等。当然北外也 不是随便增加学科,主要是外语特色很 明显的一些学科,将来还会进一步拓宽, 增加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等。

办受外国学生欢迎的学校

《今日中国》:对于那些想通过北外学习中文、了解中国文化的外国人,您建 议他们上北外的什么课程?北外在这方 面的教学情况如何?

彭龙:以前,外国学生到北外主要是学习中文,学习中国历史和文化。这几年 有了很大的变化,比如北外的国际商学 院,就有三四百位来自60 多个国家的留 学生。他们来学习中国的经济管理。另外, 我们还有近 100 位留学生在北外国际关 系学院学习中国对外交往的好做法。尤 其值得一提的是,很多“一带一路”沿线 国家的学生喜欢选择北外,虽然有些课 程是全英文授课,有的用汉语,但是北外 有很多小语种专业,所以这些留学生到 北外来感觉很亲切。北外也会选择优秀 的老师用他们国家的语言介绍中国的发 展情况,这些很受学生欢迎。 我想留学生的这一变化,也是跟中国 的发展越来越接近于世界舞台的中央这 个大背景相关的。而且很多“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的留学生认为,将来他们国家与 中国的交往非常重要,从个人发展角度来 讲,这成了吸引他们来中国留学的重要原 因。我相信,他们都是有使命感的,回去 之后肯定会为自己的国家和中国的交往 做出很多贡献。

《今日中国》:我们了解到北外在世界各地也承办了很多孔子学院,目前整体 情况如何?

彭龙:北外作为承办孔子学院数量最多的中方合作院校,目前在欧洲、亚 洲、美洲的 17 个国家开办了22 所孔子 学院。北外基本上都是和世界上最优秀 的大学合作,尤其是中东欧地区和“一 带一路”沿线国家。孔子学院的开设对 于我们同很多大学的交往也起到了促 进作用,对于北外的语言和国别研究等 领域很重要。 整体来讲,孔子学院的学员人数越 来越多,从 2007 年的不足 2000人,发展 到 2016 年的 27672人。这与中国的整体 发展,中国对世界的贡献紧密相关。学员 主要还是想了解中国文化和中国的基本 情况,其中有的学员会专注于某一领域, 比如中国的艺术、法律制度、经济管理等。 但最初基本上都是出于对中国历史文化 的兴趣。

中共十九大带来的新发展

《今日中国》:中共十九大在2017年10月18日召开,北外作为国际传播、沟通 国内外的重要学术和教学机构拥有大量 的外籍员工和留学生,您认为他们对中 共十九大关注程度如何?关注点在哪些 方面?他们怎么看中国过去五年的发展 成就?

彭龙:这些外籍员工和留学生的学历层次和来中国的时间不同,关注程度也 不同。越是学历较高的学生和专家对这 次大会越是关注。很多留学生用“不可思 议”来形容中国最近五年的发展变化,它 体现在大城市的市容、四通八达的交通 还有各种便捷的生活方式,比如共享单 车、微信、支付宝等。 他们对“一带一路”倡议、反腐,还 有中国在世界气候变化和发展可再生能 源方面的积极政策和决心也很关注。有 些人也很感慨,觉得中国正是有了中国共 产党的领导,才能解决这么多的大问题。 同时,感慨他们自己的国家和政治制度 在一定时期不能达到中国这样的程度, 产生羡慕的情绪。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下,中国的美好发展前景在外国人心中也 越来越清晰。

《今日中国》:您觉得十九大的召开对于北外的教学和研究工作有什么意 义?

彭龙:当前,中国的发展已经站到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也必然面临重新构建。围绕世界和中国 的发展大势,十九大提出一系列新思想、 新战略、新部署和新任务,这对中国的外 语教育事业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近代 以来,外语教育充当的是中国“睁眼看世 界”的先行军;新中国成立后,承担的是“把 世界介绍给中国”的历史使命;而今天, 我们还将承担“把中国介绍给世界”的新 时代的任务。我们要借助外语教育为解 决人类问题进一步贡献中国智慧,提供 中国方案。

2016年10月22日,彭龙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区域与全球治理高等研究院成立大会上致辞

2016年12月10日,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向北京外国语大学颁发“孔子学院先进中方合作机构”奖

中外学生在交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