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孩家庭需要更多的社会关怀

China Today - - -社会- Society -

2018 年,恰逢改革开放 40 周年。当初,在改革开放的 春风刚刚在中华大地吹起的时候,面对着贫穷落后、百废待 兴的局面,领导人想到了著名人口学家马寅初的忠告,只有 实行计划生育政策,让人口增长与经济社会现实相适应,才 能看到民族振兴和蓬勃发展的希望。为此,中国普遍推行了 “一个家庭一个孩子”的计划生育政策。少生了几亿人的同 时,也伴随着经济社会的飞快发展,从 20 世纪 80 年代以来 成长起来的一代代青少年,具有了显著的“独生子女”时代 的特征。 几十年弹指一挥间,中国的城乡面貌和社会景象发生了 天翻地覆的变化,整个国家生机勃勃、充满活力“。独生子女” 的父母们用自己的辛勤汗水推动了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 进程。而今,当经济学家们把“人口红利”挂在嘴边的时候, 人们意识到,让更多家庭生育第二个孩子的时代已经到来。 政策的变化犹如一夜春风,让亿万中国家庭有了更多的机会 和选择。“还生吗?”“生了吗?”成为很多人关心的生活课题。 在这种情况下,女性生育第二个孩子的生活成本、现实 困难等问题,就逐渐浮出了水面,成为人们日益关切的社会 问题。其实,即便在“只生一个孩子”的年代里,职业女性 的劳动权利与生育保障之间,就已经形成了重要的社会共 识。曾经有一个职场白领女性在怀孕后,单位分配给她的新 工作就是“打扫厕所”,这位女性还是高薪人士,她向媒体 投诉说:“有挣这么高工资的清洁工吗?” 这种“清洁工孕妇”的存在,说明了有的用人单位漠视 女职工的权益,把辛苦生孩子的女同事看成是“额外负担”, 并千方百计地进行刁难,已经违反了相关劳动法规。以前,在 “一个家庭一个孩子”的社会环境里,女职工在怀孕、哺乳 等特殊时期的权益保护,早已列入立法机关的议事议程,并 在详尽的法律规定中得到了具体体现。劳动仲裁、民事审判 等行政、司法力量,也都会积极介入这种纠纷,为的就是重点 保护孕期女职工的权利。可以这样说,不管是国家机关、事 业单位,不管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对怀孕女职工进行 照顾已经成为广泛的共识。 因此,有的单位在招聘新员工的时候,就表明“只要男 性”“不要女性”,其中就包含着“头疼”于女职工的怀孕、生产、 哺乳等因素。但白纸黑字,明文规定,在劳动法规面前,这些 心里的“小九九”和“就业歧视”往往拿不上台面,只能是心 照不宣的潜规则。一旦真发生不善待怀孕女职工的事情,只 要当事人申请劳动仲裁,或者将用人单位告上法庭,当事单 位往往会败诉,落个“千夫所指”的下场。歧视怀孕女职工的 做法,已经成为劳动关系法律和实践中的“高压线”。 在经济和生活压力不大的条件下,下决心生育二孩的家 庭越来越多,而这些,正是计划生育政策调整的初衷,人口 数量的增加,为经济社会发展继续享受“人口红利”埋下了 伏笔,为未来中国的发展增添着新的希望和活力。 因此,二孩政策是今天的中国带给明天的发展馈赠,考 虑到抚育孩子过程中的现实付出,应该动员社会调动更多资 源向二孩家庭倾斜,切实解决二孩家庭所面临的各种难题。 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多生一个孩子带来的 经济压力,让很多家庭望而却步,反而在中小城市,因为生活 成本较低,现实压力不大,很多年轻人愿意生育二孩。 对于很多家庭来说,二孩的诞生,不仅带来了新的生活 乐趣,也伴随着现实的烦恼。家里两个孩子,增加了抚养难 度,除了雇保姆,孩子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深度帮 助,成为很多家庭的现实选择。照看隔代人,已经成为很多 老人晚年生活中的重要任务和日常安排。但是,养育孩子不 仅仅是家庭的责任,更是国家和社会需要给予支持的重要方 面。在女职工怀孕、生产、哺乳期间给予照顾,是最基本的社 会要求。在幼儿保健、教育、医疗、住房和生活补贴方面,需 要给予二孩家庭更多的政策保障和经济支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