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圈的数字游戏

梭梭

China Today - - Column -专栏·梭来说去- - 文|

最近,导演郭靖宇以一篇长文《起来,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势 力决一死战》震动影视圈内外,让我们看到光鲜亮丽的影视圈背 后,令人咋舌的数字游戏。 郭靖宇导演在文中表示,他的新作《娘道》完成多时,却因 为不懂得潜规则而未获播出,经过一番指点后,得知了购买收视 率的“潜规则”。收视率造假的高昂收费,造假者的无耻嘴脸让 郭靖宇决定振臂一呼,捅破这个圈内人人心知肚明,甚至默默 奉行的“规矩”。 通过郭靖宇的文字我们可以看到,在某些卫视,不花钱买 收视率,你的作品就不会播出,无论好坏。不知道这是否就意 味着,只要你购买了收视率,多烂的剧都有播出的机会。忽然 明白为什么我们能看到这么多烂剧,以及那些让人想不通的 高收视。而想要一个看得过去的收视率,必须付出几千万的代 价,这都赶上一部电视剧或是一部电影的制作费了。在郭靖宇 的《娘道》这部电视剧里,他需要花费7200万元人民币去制造 “好的收视率”,这相当于这部作品制作费的百分之七十。 说到收视率,这原本是为广告商向电视台投放广告服务的, 并非电视节目优劣的评价标准。但这样一个国际通行的规则, 在国内已经渐渐变味。为了争取广告资源,某些机构开始对收视 率动手脚,以至于竟然催生出专业购买收视率的机构。长此以 往,播出机构便强行要求在购剧合同中将收视率与购片价格挂 钩,引导制作机构去购买收视率。当这样的操作行为渐渐熟练 以后,你会发现一个怪象:收视率这种和观众密切相关的数据, 在国内某些区域,居然可以变得和观众完全没有关系。 在这样畸形的生态中,由播出机构引导制作机构购买收视 率,播出机构又用假的收视数据去忽悠广告商的投放,舍得花 钱的制作机构也借此收回成本。虽然赚得少,但比起没有机会 播出,多少还是能赚一点。这样看来,似乎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 环,也似乎谁都没有吃亏,顶多是财大气粗的广告商为这些荒唐 的数字买单。 但是我们再多想几步,广告商的钱从哪里来?还不是最终加 在产品上,由消费者买单。也就是说大家都赚到钱了,但也许根 本没看过这部电视剧的消费者要为并不存在的数据买单。这个 道理放到外星球都觉得荒诞吧? 在这个荒诞的完美闭环中,电视台、制作方、广告商似乎都 是受益者,你赚了,我没有亏,他的业绩也很光鲜。可是,影视行 业不是一锤子买卖,无论一个总监还是一个电视台都是长期处 在这个环境中的,更何况这个潜规则大家心知肚明。作品的优劣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的收视率再好看,大家都知道那是皇帝 的新装,长此以往谁会相信你的收视率,口碑还能继续买买买 吗?也正是因此,郭靖宇的《娘道》没有购买收视率,最终的收 视率也并不低,实力打脸造假者。 除了电视台,视频网站也是重灾区,正因为如此,爱奇艺最终 决定关闭前台播放量。因为太多水数据的冲击,让这看似科学的 数字丧失了可信度。所以看似完美的闭环,又何尝不是一种完美的 自杀行为?当你毁了收视率的真实性,你同样也会因此被反噬。 如果郭靖宇没有被逼入绝境,大概这个行业内人人都懂的 “潜规则”也不会被暴露在阳光下。这和从业者面对自己行业 的心态有关,因为许多从业者,对于这个行业没有敬畏心,没有 责任感,大家都是抱着捞钱的心态去从事工作,这样的行业怎么 可能做好? 更让人感慨的是,这种完美自杀行为对行业的破坏。郭靖宇 已经算是圈内著名导演,有不少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尚要面对这 样不堪的境地,尚要这样决绝地搭上名声和未来“决一死战”。 可以想象,年轻的、不知名的导演,在行业内成长的机会多么渺 茫,可是如果一个行业没有新鲜力量助其成长,那这个行业的前 途何在呢? 今天,在网络播放对传统播放冲击如此之大的电视台,如 果还让这种潜规则大行其道,用句时髦的话来说,那就是“不作 死就不会死”。

在中国获得最好机会

塔玛拉·冈萨雷斯·艾斯特 维兹 2 013 年来到中国开始从事 科研工作,得益于其在生物科技 制药公司的工作经历。该公司是 一家中古合资的高科技企业,主 要生产单克隆抗体、治疗癌症和 自动免疫疾病的疫苗。 来中国前,塔玛拉在古巴一 家分子免疫研究中心工作。这是 一所集研发、生产、商业化于一 体的封闭循环式生物技术研究 机构。塔玛拉在该机构指导高 级细胞的培育、治疗癌症和其他 自动免疫疾病相关产品的开发 和生产。生物科技制药公司位于 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作为古巴 行业工程师,塔玛拉向《今日中 国》记者表示:“刚来工作时, 便发现这个经济技术开发区内 入驻了很多大公司,如赛诺菲、 诺华、拜耳。因此,这些行业内 世界主流公司能在此与中国本 土制造相结合。” 自 2 013 年 4 月起,塔玛拉 开始在中国生物科技制药公司 工作,担任质量管控专家一职, 以期在两年内提升部门的专业 水平。“在这段时间中,我主要 负责制定草案,以生效和优化单 克隆抗体分析技术;采用新的试 验方法,来生产终端产品并投放 市场(产品在中国通过检验得以

进行商业化运营)。”其间,能与 中国的专家一起工作,她激动万 分。同时,她也认识到了中国在 生物科技方面和科学领域取得 的快速发展和进步。“在中国工 作的 5 年,我已掌握并能使用 新的分析技术,运用基因工程和 分子生物学方面的新知识。而 这些领域也一直是中国大力支 持的。” 塔玛拉曾在科学类杂志上 发表文章,其工作的团队也为 生物科技制药公司成功获得一 项新的专利。“作为中国最高学 府之一的研究员,与世界级的 高水平中国专家一起,对大型项 目进行研发,这是我在中国获得 的最好机会。” “2 015 年 7 月,我开始在 清华大学化学工程学院的应用 化学研究所工作,担任研究员一 职。刘德华教授领导研究所共 同致力于研究可再生能源的生 物精炼,应用于生物能源和生物 降解化学品的生产。”工作伊始, 塔玛拉被中国科技部选定,参与 外国青年人才研究项目。 “该项目的内容在当时还 是一个未开发领域—微生物酶 的生产和生物柴油提取过程中 的应用;而研究所对我在项目中 的工作给予了极大的信任。”塔 玛拉埋头苦干,孜孜不倦。“这 项工作要求在实际操作中保持 高度严谨的态度并运用逻辑分 析思维。” “坚持就是胜利”,这句 耳熟能详的谚语很好地诠释了 塔玛拉这位古巴青年科学家对 工作的付出。“我们的项目已 获得进展。这是一次独特而难 忘的经历,为中国科学事业的 国际化发展提供新的思路。可 以说,现在清华大学就是我的 家。” 清华大学化学工程学院与 2 0 多所世界领先水平的大学有 学术交流、人才培养和研究合 作项目;同时,与重要的跨国公 司、国企、中央和地方政府都有 稳固的合作关系。近 5 年来,该 学院发表了 2200 余项同行评 议的研究工作,取得了 2 2 个国 家级和省级科研奖励,3 5 8 项 专利、12 个软件著作权登记和 两项国际专利。 据清华大学官网介绍,该 学院不断增加研究资金,目前 包括 74 项竞争性项目的补贴, 用于国家基础研究(9 7 3)和国 家高新技术(8 6 3);11 9 项补 贴用于自然科学基金。同时, 也确保了 88 个部长级和省级 奖学金,持有 3 3 5 份国内行业 合同和 12 6 项国际公司赞助的 补贴。 塔玛拉与中国同事所做的 研究也是中国政府大力支持的 项目。她坚信,这份研究工作能 造福全人类。中国科技部的这一 项目旨在生产并定性一种微生 物产生的特定酶,以证明其在生 物柴油生产过程中可被用作催 化剂。 “在第十次世界生物能 源专题研论会上,我简单介绍 了这项研究。该研论会是一项 国际主流科技活动,关注生物 能源和生物技术,探讨生产技 术、原材料、生命周期、新能源 汽车、结构运转以及物流相关 的问题。”此次研讨会于 2 016 年 1 2 月 9 日至 11 日在中国广 东省东莞市举行。会上,塔玛拉 分享了他们的科研经验,也了解 了来自中国和世界上其他科学 家的工作。“我很高兴看到很多 拉丁美洲专家也来参加此次研 讨会。同时,我也在此次科学盛 会上感受到各国科学家与中国

合作的意愿”。 路漫漫其修远兮。塔玛拉的 研究领域,尤其是可再生能源和 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是相对较新 的。“近期,我们正在深入研究。 必须强调的是,中国在这两个领 域取得进展的速度非常快。” 塔玛拉说。 塔玛拉工作认真细致,生活 中也总是很平易近人。来中国以 后,她游览了许多名胜,“如各 大寺庙、长城、世界公园、奥林 匹克公园、科技馆、故宫、艺术 胜地、动物园、胡同以及像三里 屯和王府井这样的著名景点。我 还有幸到过天津和深圳。” 在中国工作期间,塔玛拉自 然也会思念远在古巴的亲朋好 友,但她说,“我爱中国!在古巴 时我就一直收看有关中国文化、 烹饪艺术类的节目。现在,我对 其中一个节目记忆犹新:《这就 是中国》,该节目还在古巴教育 频道播出。尽管我一直梦想去中 国,但我从未想象过有近距离了 解中国的机会。” 在中国,塔玛拉也结交了不 少好朋友。“安妮、杨、肖、何振 华、丽娜等中国同事和朋友,尤 其是石倩,在过去 5 年中都给予 我很大的帮助。我们的友谊始于 生物制药公司,时至今日我们依 然亲密无间。石倩是我的中国妹 妹,当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她总 在我身边,能让我第一时间联系 到她。我提到的一些名胜便是她 带我游览的。即使我已经离开生 物制药公司,也即将迎来新的朋 友,我希望我们的友谊能继续开 花结果。” 拉美国家的年轻人同样非 常渴望来到中国,取得科研进 展,而塔玛拉的中国经历已成为 他们的榜样。“应该要做好充分 的准备,因为中国并不是一个让 人随意选择的目的地。目前,从 诺贝尔奖获得者到来自科研发 达国家的青年人才,你都能在中 国的实验室中看到他们工作的 身影。”可以说,中国科研资源 丰富、国家创新意愿强烈,未来 前景可期、振奋人心。“中国是 21 世纪世界瞩目的中心之一,也 要求在华的外国科学家能有更 出色的表现。” 塔玛拉谈到,中国对外国人 持欢迎和开放的态度。“我们国 际科学家用科学实力、自律意 识和耐心工作,在中国的实验 室中占有一席之地。”中国给每 一位科学家提供机会,让其能 调用所有必需的资源开展研究 工作。“当一个人的梦想,就像 中国梦一样如此强烈的时候, 不可能就变得有可能了。把不可 能变为可能是每位科学家的梦 想,更是中国的梦想。在中国, 一切皆有可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