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产业“井喷”,“共营”险中求

特朗普的万亿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了市场机遇。

China's Foreign Trade (Chinese) - - ·目录 - 文/本刊记者王世钰

4月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会见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吸引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表示,“习特会”是少见的美国新总统在就任100天内就安排的两国元首双边会晤,在中美关系史上别具意义。面对国际环境新变化和国内发展新要求,如何在摩擦中的中美关系中找到合作共赢的新支点,是中国参与国际经贸领域的重要任务。

在新总统复兴美国蓝图中,通过修缮基础设施提振美国经济是其中关键一笔。特朗普在“执政百日计划”中提出了“1万亿美元”的数字,称此为今后10年内基础设 施投资的规模。在当前全球化遇阻、中美关系充满不确定性的国际形势下,特朗普的万亿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了市场机遇。

美国基础设施老化严重,基建投资经济效应强、政治阻力小

这个被称为“美版4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能否成为中美经贸合作的契机?在资本和技术方面拥有优势的中国企业在参与美国基础设施建设中将面临何种机遇和挑战?根据CCG近日发布的《中美基础设施合作报告》显示,中美两国在基建领域存在优势互补,中资参与美国基础设施建 设存在很大的共赢空间。同时,中美在基建领域的合作对于特朗普下充满不确定的中美关系具有积极意义。

据悉,美国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的需要颇为紧迫,白宫在2014年特别宣布了“建设美国投资计划”。而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美国基础设施质量位居全球第19位,排在西班牙、葡萄牙和阿曼之后。有关调查发现,美国的公路系统已严重透支。2008年,由于交通拥堵导致美国人均遭受延迟的时间为38小时,而1980年则为12小时,美国每年的直接经济损失达近1000亿美元。

CCG副秘书长唐蓓洁对记者表示,美

国的基础设施老化程度非常严重,急需修护更新,而中国可以为美国提供丰富的基建经验。“去年,中国在基础设施上投资是9.4万亿元,折合成美元超过1.4万亿美元,也就是说,中国在不到1年的时间里就完成了特朗普雄心勃勃要完成的1万亿美元投资。而且,中国经过30多年来经济上的积累,已经成为一个资本大国。10年间投入到基础设施的就有11万亿元,在基建的能力、技术、经验上面,也得到了国际公认。因此,最近中投发布的研究报告就指出,中美基础设施的合作是改善中美关系的一个新的重要抓手。”

唐蓓洁认为,中国企业参与美国基础设施投资,具有经济效应强和政治阻力小的优势。改善交通基础设施有利于减少拥堵和排放,促进人和货物的流动,提高运营效率,增强美国的全球竞争力。研究表明,投资在公共交通基础设施上的每1美元所产生的经济回报为4美元。另外,从罗斯福新政时代开始,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在美国历史上被认为是政府刺激经济的手段,在美国两党政治里引起的争议相对较小,比较容易得到各级政府的支持。

七大领域支持中企参与美国基建计划

“中国对美国投资在2015年就超过了美国对中国投资,累计对美投资超过1万亿美元。中美双边贸易和投资为美国创造了约260万个工作岗位。在特朗普最为看重的、饱受去工业化冲击地区的吸引绿地投资方面,福耀玻璃等中国企业,也为美国地方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唐蓓洁表示,目前有七大领域支持中国参与特朗普基建计划,分别是中美基建合作有助特朗普政府实现经济目标;对外承包工程 企业有望受益基建热潮;轨道交通企业深化全方位产能合作;工程机械设备企业积极布局美国市场;高新科技企业参与美国最前沿基建项目;中美基建合作符合金

融资本进入基础设n施d投资领域的趋势

;美国公私合 营(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PPP)模式发展前景看好。

王耀辉表示,庞大的基建计划,光靠美国的力量是不够的,中国企业可以带来资金,可以带来PPP的合作模式,以及先进的基建设备、技术和管理。另外,通过“一万亿基建计划”在美国的实施,还可以形成新的实力和新的合作,把这种新的合作带到第三国,带到“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

中美在轨道交通、工业机械设备等领域有望深化合作。唐蓓洁介绍,在美国轨道交通车辆和基建市场,中国中车已经成为“走出去”最快的中国企业。2014年底,中国中车赢得麻省州政府的波士顿地铁284辆车辆价值5.66亿美元的采购合同; 2016年3月获芝加哥846辆地铁车辆合同,价值高达13亿美元,创下中车招标史新高。在工程机械设备领域,“走出去”龙头企业三一重工、徐工集团也已进入美国市场。

PPP项目存在滞后,中企需提升政治生态认知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曾提出“Buy American Hire American”(用美国货,雇美国人)的说法,“美国优先”国策注定在基建计划的实施中,美国的本土企业将得到优先待遇。

对此,唐蓓洁表示,该原则在基础设施项目的落地方面,中企可能会面临本地竞争对手打压的挑战。本地金融机构、工程咨询和承包商等利益既得者将中资视为分蛋糕的竞争对手。中国机械能力虽然较为强大,但传统的资本、技术、劳动的整体输出等没能带动本地的就业和地方的经济发展的模式,就不太能被美国所接受。

美国部分基础设施领域的进入壁垒高,投资电力、能源、机场和港口等领域,特别是大工程大项目,很容易遭到地方利益相关方打压,从而成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从严审查的对象。唐蓓洁表示,CFIUS对中国投资审查收紧,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在2016年11月发布的报告中甚至建议国会立法禁止中国国有企业并购美国企业,需要中国企业注意。

此外,唐蓓洁表示,由于融资渠道少、人才储备少和政治生态复杂,或将导致美国地方PPP项目存在一定程度上的滞后。“中国企业对美国地方政治认识不足。在中国对美投资领域里,对中美关系,包括两国的战略互动是非常敏感的。中企疏于与当地工会、社区、媒体、行业协会以及各种非营利组织建立关系,或在谈判中过于利己,忽视了地方利益。这些行为非常容易在当地舆论引起对中国企业的反感。因此,中国企业还需深入地方,提升本地化水平。”

中国机械能力虽然较为强大,但传统的资本、技术、劳动的整体输出等没能带动本地的就业和地方的经济发展的模式,就不太能被美国所接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