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视窗

随着“泛娱乐产业”一词被广泛提及,围绕IP进行的文学、影视、游戏、动漫等深度开发成为业内从业人员共同追求的发展方向。

China's Foreign Trade (Chinese) - - ·目录 - 文/本刊记者刘馨蔚

《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鬼吹灯》《盗墓笔记》……你可能没看过这些电视剧,但你一定听过这些名字。不知从何时起,网络小说成为了电视剧选材的重要来源之一,而随着这些电视剧的热播,IP一词也成为了时下“热词”。

随着“泛娱乐产业”一词被广泛提及,围绕IP进行的文学、影视、游戏、动漫等深度开发成为业内从业人员共同追求的发展方向。在近期举行的网络视听产业分论坛上,阅文集团CEO吴文辉提出, IP产业成为泛娱乐产业集群的引爆点,串联起多元化的文化产业,其商业价值也将持续井喷。

IP是文娱产业爆发的前奏

“近两年是文化产业结构发生重大变化之年,也是互联网文化产业市场价值全面超过传统文化产业市场价值的转折之年。”重庆工商大学艺术学院影视动画分院院长杨开富表示。

伴随着IP产业n的d火爆,国家政策也在陆续出台。文化部近日印发《文化部“十三五”时期文化产业发展规划》,《规划》明确了“十三五”时期文化产业发展的主要目标:到2020年,文化产业整体实力和竞争力明显增强,培育形成一批新的增长点、增长极和增长带,全面提升文化产业发展的质量和效益,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

“掘金文化娱乐产业万亿市场已经成为投资者的共识。从消费升级到互联网飞速发展,对文化消费的重度需求将文化娱乐行业推向了风口。”杨开富介绍, 2015年文化娱乐产业总体规模超过4500亿元,2020年有望突破1万亿元。

谈到文娱产业,人们立刻会想到一个耳熟能详的词—— IP,这或许是近两年人们口中提到的最热词之一,整个文化产业都充斥着它的身影。十几年沉淀的网络小说行业,以众多大神级作者为代表的一批新生代网络写手的作品被一一改 编成漫画、动漫、游戏、电影等;游戏行业,那些月流水过千万手游产品,披上优质IP的外衣,利用手机增长红利、流量红利获得丰厚价值。

“这些说明了用户的使用习惯、对新事物的认知正在发生变化。”杨开富介绍,早在2004年,互联网就开始了对文娱行业的渗透与改变。从网络电视概念提出、网络视听牌照发放、到IPTV、网络轮播、VOD点播、自制节目内容、到网络直播,互联网视频平台成了继电视台与院线外,第三大内容发行平台。

“整个产业链多次技术变革发展逐步成熟后,将视频内容,原创内容推向了风口浪尖。”杨开富指出。

杨开富分析,近年来,该产业正在经历从粗制滥造到精品呈现、从小而全到精细化分工、从内容生产到造星孵化的转变。

“当下IP产业进入内容即入口的时代,技术变革推动行业基础发展,观演关系的革新与体验将成为新的机会点。”杨开富称。

井喷背后有风险

近日,一部关于影视产业的报告——《影视风控蓝皮书:中国影视舆情与风控报告(2017)》出炉。报告对当下影视产业过度追逐IP、倚重明星等市场不良倾向所带来的影视投资风险做了分析和预警。

报告认为,当下IP及当红偶像面临降温风险,并有可能成为中国影视行业潜藏的巨大风险,需要学界、业界的高度关注。

“IP虽热,但也并非问题全无。”掌阅科技联合创始人王良从经验出发,谈到了IP产业存在的一些问题,如传统IP授权方没有平台和用户能力,授权分散,无法协同运营;利益无法合理分配,购买版权后风险过大;粉丝用户无法聚合,形成不了流量力量等等。

“目前掌阅的IP运营便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从之前围绕内容开发到围绕用户开发。为的是把普通读者变成深度粉丝用户,并围绕用户的感观进行多维的产品开发,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最终在用户一方产生价值。”王良举例道。

与王良的观点类似,乐视影视互联副总裁何凤云认为,IP一定要有用户。围绕用户,企业们通过多文本(电影、漫画、网剧)形式,通过多终端(电视、手机、电脑),在多场景(聚会、书房、地铁)中给用户提供生活陪伴。

“面对海量的内容,如果产品不独特,不独有吸引力,就会被直接淹没,因此让用户参与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何凤云称。

虽然影视产业存在诸多风险因素,且呈现出不断扩大的趋势,但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尹鸿认为,随着各方对影视风险管控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相关产业研究越来越透彻,很多影视风险可以认清并规避。

尹鸿指出,针对电影产业存在的风险,投资应更加专业化,扩大企业的产业链条等。

“电影产业集艺术、工业、产品、商业等于一身,要把握内容生产、中间制作、后期宣传等阶段,加强风险意识。”中国电影出版社社长宋岱称。

探索IP产业“共营”模式

近日,周大福珠宝集团与东方时代网络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举行签约仪式。据悉,双方将在 IP 内容投资、IP 实体化、品牌营销、衍生品开发等多维领域开展合作,通过持续发掘和提高 IP 的文化价值和商业价值,形成从线上到线下的 IP跨界开发模式,创建全新的 IP 开发产业

nd生态链。

“IP产业正在实现转型升级。”吴文辉表示,此前的IP产业以单向开发、版权简单售卖为主,作家、IP方、资本、粉丝各方间的联系都是割裂的。如今,产业间的协调效应越发明显,同时通过借鉴国外的成功经验,对IP的开发可以从文学源头开启多线条的产业闭环,形成全产业链协同的新生态。

“在一个IP世界观体系的支撑下,作家、平台、影视、游戏、资本将更容易、也更紧密地贯通价值链,进而通过打造平台联动、产业协同的泛娱乐生态链,实现 IP商业价值最大化。”吴文辉称。

在上述理念的推动下,阅文集团提出了“共营合伙人”的核心概念,推出“IP共营合伙人”模式。针对该模式,吴文辉透露,过去,或存在开发商对IP的重视程度不够高、未考虑IP本身的价值和意义等情况,导致同一个IP的版权归属于不同开发商,由于开发商之间存在独立性,导致IP最终并未形成联动效应;即使IP的开发属于同一公司,但受专业性所限,由于涉及影视、游戏、周边等多方面的开发, IP的价值难以完全最大化。共营合伙人制度,就是希望各个厂商都以同样的角度来看待IP,从IP的源头分发至其各自的作品,所有的产品都是为同一IP服务,把价值归纳到IP整体上,再进行分配。

“每个人都可以分享到其他合作伙伴所创造出来的收益,这样就形成了‘1+1大于2’的现象。”吴文辉说。

对于IP改编剧的产业前景,吴文辉表示看好。他认为,虽然当前市场上针对IP的价格等存在诸多质疑,但从整个文化产业看,网络文学仍是其中创意最为活跃、更新速度最快的一个群体,由此,IP产业将得以发展。就长远来看,IP的开发将更为专业化和有序化,针对IP延伸出来的各个产业间的结合也将更为紧密。

腾讯公司控股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也表示,内容产业上下游产业链很长,从上游IP到内容生产,再到渠道发行,最后到终端平台,都具有可盈利性,其中以上游IP最具控制权。

“影视公司需开拓多元化包装思路,通过网红模式、粉丝经济、内容运营、视频直播、主播、电商、社交网络等模式打造多元化商业模式获得更高的商业价值。”杨开富说。

当下IP及当红偶像面临降温风险,并有可能成为中国影视行业潜藏的巨大风险,需要学界、业界的高度关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