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国家框架内俄中合作将不断深化

China's Foreign Trade (Chinese) - - CONTENTS - (作者系国家治理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层面,对国际投资体系的影响力有限,跟不上TPP、TTIP 还是TISA 或 2012年美国双边投资协定范本等发达经济体主导的更具有代表性的贸易投资规则。

经贸机制创新方向

面对金砖机制的脆弱性、稀松行、片面性和滞后性,以及国际金融危机的持续影响,金砖国家应该加强团结,做好经贸机制创新,推动金砖国家内外的经济发展。

(一)建立“贸易+”或“贸易++”体系。1.贸易投资+工程。良好的基础设施条件同时也可以吸引国际投资,增长国际贸易,提高健康和教育水平,降低收入不平等程度。金砖国家每年基础设施投资资金大约是 GDP 的 4%-5%,需求缺口很大。金砖国家可以考虑通过完善和提升基础设施等工程建设,带动相互之间的产品和服务贸易。2.贸易投资+金融。继续完善深化金砖国家之间金融服务体系。目前,金砖国家之间已经签署了《金砖国家银行合作机制金融合作框架协议》,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金砖国家贸易企业支付能力有限的问题。金砖国家应抓住金融市场发展机遇,完善并用好现有金融合作机制,推动金融市场参与者、基础设施提供者和监管机构的良性互动。整合支付系统、证券结算和结算系统的设施,使其符合国际最佳实践,采用交付与支付( DVP)原则以及各种其他流动性节约机制,使结算更有效率。具体而言,应充分发挥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的作用,降低融资成本,提升融资效率;创新适合金砖国家融资需求的金融产品,建立专项基金的方式为金砖国家贸易融资提供担保、进出口信贷、打包贷款等服务,建立更加强大、灵活的贸易结算和融资服务平台;积极推动金融 市场设施大联通和规则制度一致性建设,提供安全高效的金融交易平台,推动跨境贸易、投资和金融深度合作;强化政策协调和工作层面沟通,密切关注创新发展动向,为贸易和投资合作提供稳定的宏观金融环境。3.贸易投资+财政。金砖国家可以协调出口补贴政策,提升财政促进贸易投资发展的成效;进一步简化税制、增强国家的税制竞争力,特别是在营改增、税收减免、打击逃税避税漏税等方面进行合作,促进贸易投资发展;建立税收优惠协调政策,避免税收恶性竞争,整体增强对外商投资的吸引力;改革对外投资中的所得税属人原则,采用OECD国家的所得税属地原则,避免双重征税,提高个人和企业对外投资积极性;研究金砖五国所签的

税收协定中各条款n的相d似性和差异性,然后再寻找五国能在税收协定政策方面进行协调的共性问题,甚至可以考虑能否制定一个金砖国家的税收协定范本。4.贸易投资+安全。金砖国家合作从经济领域拓展到安全领域,并极力倡导提高合作的制度化、组织化水平。在反对恐怖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反对战争等方面充分合作,建立规范、有效、权威的投资贸易保护协定,保障投资贸易的稳定可持续发展。

(二)建立“金砖+”或“金砖++”合作体系。“金砖+”或“金砖++”是传统金砖合作的拓展模式,即通过金砖国家同其他发展中大国和发展中国家组织进行对话,建立更广泛的伙伴关系,扩大金砖的朋友圈,把金砖合作打造成为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南南合作平台。1.金砖+“一带一路”。“一带一路”并不限地域、机构、组织、民族,任何地区、任何国家、国际组织、企业、民族都可以随时参与自由退出。因此,金砖国家合作完全可以纳入“一 带一路”框架中。例如,俄罗斯和印度是金砖国家中的核心力量,同时也是“一带一路”沿线中国的重要贸易伙伴,应通过加强中印、中俄贸易优势互补,来提升对全球公共物品的供给能力,为金砖国家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提供有力支持。2.金砖+RCEP。金砖机制是跨越大洲大洋的国际组织,可以与东盟、非盟等区域性国际组织进行合作,也可以在与RCEP等进行制度性合作。RCEP 是中国回应 TTIP等谈判的区域经济一体化选择,并以“包容性竞争”倡导全球经济治理,这也将成为金砖国家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基本理念。3.金砖+联合国。金砖国家都是联合国成员,因此可以在联合国有关贸易投资的机构、会议与项目中进行合作,特别是加强同联合国贸发组织、工发组织、粮农组织等、粮食计划署等多边经济机构的合作。同时,在联合国框架下,推动建立联合国投资发展组织。联合国有专门的贸易发展组织,应该成立专门投资促进组织。4.金砖+WTO。WTO 是世界上重要的经济组织,在WTO的重要谈判中,金砖国家注意加强协商沟通,维护金砖国家利益;注重联合提案,保证提案的广泛代表性和深刻影响力。5.金砖+G20。金砖国家也都是二十国集团成员,因此可以考虑在金砖框架下进行全面合作,然后推广复制到G20。例如,可以推动G20全球指导原则提升为国际投资协议范本。指导原则具有前瞻性和引领性,但是真正要落实还是得有标准合同,可以考虑在G20框架下早日推动建立规范协议样本。也就是说,在提出《全球投资指导原则》的基础上,主导推出《全球投资协议范本》,然后推动建立类似世贸组织的世界投资组织(World Investment Organization,

WIO),最终推动签订世界投资协定。

(三)完善和健全金砖经贸合作机制。1.建立金砖国家贸易定价机制。金砖五国间的贸易产品大多是农产品或矿产品等大宗资源型产品,但由于全球定价机制不合理等问题,这些产品的价格易有大幅波动。例如俄罗斯和巴西经济就受制于石油和农产品等大宗商品的价格波动。因此,可以考虑就大宗商品的定价机制方面进行合作。2.建立金砖国家共同反对逆全球化机制。参与新一轮国际经贸规则制定。尽快启动起草金砖国家对新一轮国际经贸规则制定的原则立场和行动计划的研究,并开展在 G20 和金砖国家之间各层次上的相关外交磋商。与此同时,参与新一轮国际经贸规则制定还将为推动金砖国家通过相互之间的务实合作、建设一体化大市场提供可靠抓手。3.建立金砖国家贸易救济机制。建议成立“金砖国家贸易救济共同基金”,资金由各国按各自贸易份额出资,主要用于金砖五国内部贸易争端和纠纷的防治和解决;用于在贸易争端裁决中被判为受损国的产业救济。以此来缓解金砖国家对华贸易不平衡的疑虑,为金砖合作增 添新的内在动力。

(四)加快扩版为新兴国家合作平台。金砖机制要想发挥更大作用,提升代表

性、广泛性和权威n性d,应考虑吸纳印尼、墨西哥、土耳其、尼日利亚等重要新兴大国,扩充为新兴国家合作平台。当然,要早日明确成员国加入和退出程序并形成纲领性文件,推动金砖国家经贸获得更广泛的支撑。

(五)推动谈判签署金砖国家投资协定。借鉴杭州G20峰会出台的《G20全球投资指导原则》,加快推动签署金砖国家投资协定,弥补金砖国家合作的制度性不足,并为商签金砖国家自由贸易协定打下基础。

(六)开启金砖国家自由贸易区谈判。作为发展中经济体的代表,金砖国家在全球经济治理中,即要提高经济治理话语权,获得自身整体利益的提升,实现较高的合作剩余,又要充分平衡各国之间的利益诉求,因此必须建立行之有效的合作机制。尽管金砖国家之间目前还存在较多的贸易摩擦,但金砖国家之间贸易联系较为紧密,具有建立自贸区的贸 易基础。其中,俄罗斯与中国、中国与巴西、中国与南非、巴西与印度、巴西与南非、印度与南非互为重要贸易伙伴。中国对巴西出口贸易强度强,同时巴西对中国出口贸易强度也较强,说明中巴间产业内贸易水平较髙,同理,中国与南非、印度与南非之间也存在较高的产业内贸易水平。金砖国家可以在实现贸易便利化、形成贸易优势互补机制的情况下,开展建立贸易自由区的谈判。因为,构建金砖国家自由贸易区是扩大贸易合作规模、促进贸易便利化、加强贸易优势互补的有效途径。通过自由贸易区的构建可以最大程度遏制金砖国家贸易保护势利抬头,有利于金砖国家间分享彼此发展红利,提升金砖国家整体经济实力。

总之,金砖国家拥有丰富自然和人力资源、广阔国内市场、巨大发展潜力、充裕政策空间,经贸合作上升趋势不会改变。虽然金砖国家之间存在一些竞争性的经济领域,但是金砖国家在经济领域的很多方面可以实现优势互补。印度软件业和服务业比较发达,有“世界办公室”之称;中国的工业和制造业比较发达,有“世界工厂”之称;中国拥有13亿人口,是巨大的“全球市场”;巴西的森林、矿产、农产品等资源丰富,有“世界原料基地”之称;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等资源储量巨大,有“世界加油站”之称,南非的黄金、钻石、铂金等产量丰富,有“金钻之国”之称。“世界办公室”“世界工厂”“世界市场”“世界原料基地”“世界加油站”“金钻之国”,完全可以优势互补互通有无,建立金砖国家利益、责任和命运共同体,成为探索全球治理与国家治理新模式的典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