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东南亚:基建领域前景广阔而风险不可忽视

China's Foreign Trade (Chinese) - - CONTENTS -

同发布的《“一带一路”国家产业竞争力分析》指出,南亚地理位置优越特殊,是“一带”与“一路”的交汇点和重要枢纽。南亚诸国除印度外,产业竞争力相对较弱,与中国产业互补性较强,景广阔。

当前,南亚地区有大量人口不能享受稳定的电力供应、安全的饮用水和完善的污水处理系统。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报告显示,到2020年,南亚地区需要投入2.5万亿美元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以满足该地区日益增长的人口需要。

联合国亚太经社会工商咨询理事会执行主任易卜拉欣表示,发展次区域和跨区域的走廊,与进一步连接和融合它们的经济体,是南亚各国发展的重要议题。基础设施是其中的重点,包括建立现代的通讯和交通网络,通过铁路空联通次区域,扩大区域内贸易往来。“中国的基建投资和技术转移可以让我们大大受益。”他指出。

卢鹏起表示,双边贸易是中国与南亚国家友好合作的传统领域,中国贸促会未来会与南亚各国对口机构共同举办贸易促进活动,扩大市场信息交流,鼓励双方企业利用贸易博览会和跨境电子商务平台加强对接,推动中国企业进口更多南亚国家的优质农产品、矿产品和工业品,促进中国与南亚国家贸易平衡增长。“目前中国企业对赴南亚国家投资兴趣很高,我们会通过举办项目对接会、推介会等活动以及共建产业园区等形式,帮助双方企业加强港口、公路、铁路、机场、电力等基础设施领域的项目合作。”

尼泊尔:

打造中尼经济走廊互联互通行业有投资空间

2017年5月12日,尼泊尔正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参与国,作为内陆国,尼泊尔近年来致力于成为一个交通便利、互联互通的国家。尼泊尔工商会联合会主席巴瓦妮·拉娜介绍,互联互通也是目前尼泊尔的优先投资领域,包括人与人之间的互通、信息高速公路、水、电、跨境输电线和旅游业的发展,以及旅游目的地和智慧城市的打造。

在今年5月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中,尼泊尔倡议扩展中尼之间的铁路连接,中方也确认会考虑并提供跨境铁路建设支持,连接吉隆和加德满都;

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报告显示,到2020年,南亚地区需要投入2.5万亿美元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以满足该地区日益增长的人口需要。

通过互联互通,打造中尼经济走廊,并带动尼泊尔北部山区的发展。

此外,巴瓦妮·拉娜表示,尼泊尔当前面临着新的挑战,由于缺乏竞争力和投资能力,新能源、服务业、旅游业、ICT、环保,以及金融中心的打造是尼泊尔迫切需要发展的行业。同时,尼泊尔提出的十四五计划旨在每年创造40万新增就业。达到这个目标,需要吸引非农行业的投资,包括城市开发、基建、可再生能源、农产品加工以及大众创业,并且开发新创新领域如IT软件、电子商务、电子政务、智慧城市、贸易学校和其他贸易便利化行业。在投资方式上,巴瓦妮·拉娜表示,今后可以更好地利用PPP和其他创新融资方式进行投资。

印度:

打造109个智慧城市

“虽然很多印度企业都在全球运营,但部分新nd

兴公司非常依赖于本地经济环境。拥有高人口密度及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所在的区域经济增长势头更好,部分城市已经被视作国家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到2030年,70%的新增就业就会出现在城市,我们也在印度打造109个智慧城市。”印度出口组织联盟主席加内什·古普塔表示。

印度是一个年轻的国家,50%的人口都在25岁以下,到 2020年印度的平均年龄将为29岁。为了配合智慧城市的发展,充分利用人口红利,印度未来5年将在基建领域,包括路桥、港、电、通讯等方面投入6500亿美元。加内什·古普塔表示,随着国防、养老、铁路、基建和食品加工等领域政策的放宽,外商投资将不断增加。在企业利润水平方面,印度也位居前列,印度正在打造友好的营商环境支持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投资。

此外,税务一直是外资在印度投资的巨大负担,加内什·古普塔表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印度会对提供高质量就业的投标方给予税收优惠。外商可以在当地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特别是通过发展劳动密集型的行业,提升劳动的回报率。

斯里兰卡:用智慧革命打开新市场

当前,南亚正在拥抱新科技,移动技术也在改变其做生意的方式。斯里兰卡工商会联合会主席萨拉斯·卡哈帕拉齐介绍,斯里兰卡最近生产了一种新的手机移动应用软件,相当于全新的出租车打车系统,能够与世界知名的打车品牌uber媲美,同时也为斯里兰卡创造了成千上万的就业岗位。“目前,斯里兰卡正面临着劳动力短缺的问题,移动应用为我们解决了这个难题,许多年轻人有意愿当出租车司机,而不是投入到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当中,因为它是一个回报率高,也是非常智慧的就业方式。”

萨拉斯·卡哈帕拉齐表示,南亚一直是引领经济创新的区域,政府也应当用新的体系和新的立法来支持企业,保护企业的知识产权,并出台新的税收政策,让到南亚投资创新领域的企业更加便利,并且让企业能够抓住更多的福利和收益。“我们会进一步投资到教育、科技、研究和基础设施当中,让斯里兰卡经济能够从创新中获益。”

孟加拉:最快减贫的国家之一,多领域存在投资潜力

2016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孟加拉进行国事访问,开启了中孟全新的合作领域。双方签署了27个谅解备忘录,合同价值达到244亿美元。孟加拉工商会联合会第一副主席谢科·法西姆表示,目前,孟加拉国在P2P和B2B的基础上,重点关注电力、能源和互联互通等领域的基建项目。

据悉,孟加拉已经成为世界最快减贫的国家之一,并设立了在2021年成为中等收入国家的目标。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作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一部分,成为促进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

谢科·法西姆介绍,目前孟加拉已经有100个正在规划的经济特区,67个已经开放,土地、天然气、电力、通讯基础设施都存在大量投资空间。

同时,谢科·法西姆表示,外包是一个不断增长的行业,达到了每年5000亿美元的需求。印度、斯里兰卡和菲律宾是世界外包产业的大头,市场规模达到800亿美元。而孟加拉每年有220万的年轻人在市场上求职,可以充分参与到当地的外包市场中,外包行业具有投资潜力。此外,孟加拉在各区广泛建立了IT村,让年轻人通过互联网和电子商务进行学习。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作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一部分,成为促进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谢科·法西姆表示:“我们非常认同‘一带一路’倡议,不仅可以加强商界往来、减少成本、获取更丰富的货物,也能够促进服务业、旅游、电信、教育、医疗等行业的发展,带来健康的竞争环境,从而减少南亚地区基础设施的壁垒。”

不丹:关注生态旅游的发展潜力

近年来,不丹政府重视与私营公司、民间机构和国际机构的密切合作,促进不丹的贸易和产业发展。不丹工商会主席帕博·扎姆表示,在这样一个转折点上,不丹将重点发展旅游业,进一步探索生态旅游的发展潜力。同时,农业、IT和教育业也存在一定投资空间。

帕博·扎姆介绍,不丹拥有低廉的能源,且近年来一直致力于能源产出最大化,能源密集型的投资将会在不丹获得良好的收益。“我们有着可靠的、有竞争力的能源,希望可以进一步吸引投资者来到不丹。不丹的工商会是不丹最好的私营部门组织,旨在促进私营行业的发展,打造有力的营商环境。”

据帕博·扎姆介绍,不丹的发展政策是由国民幸福指数的原则来指导,用GNH(国民幸福指数)而非GDP去衡量经济社会发展。其中,国民幸福指数的四个支架,包括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文化传统保护、环境保护和良好的国家治理。

近年来,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经贸合作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合作遍及贸易、金融、基础设施等多个领域。东南亚作为海上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以其低廉的劳动力和广阔的市场前景,吸引众多中国企业前来投资。

目前,东南亚多国提出了经济发展计划,例如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越南“两廊一圈”计划、柬埔寨“四角战略”以及印尼“全球海洋支点”倡议,与“一带一路”倡议实现有效对接,成为中国与东南亚经贸合作的新支点。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投资研究部主任刘英奎介绍,在“一带一路”倡议与东南亚各国经济发展计划实现对接的背景下,中国与东南亚诸国合作了许多重关丹产业园等。

东南亚诸国经济基础迥异,“经济一体化”成诉求

据中债资信国家风险部资深分析师李昕介绍,“一带一路”倡议的两个重要目标是建立从中国海岸到地中海的的可靠航道,以及未雨绸缪,建立其他陆上补给通道。“东南亚作为传统海上交通要道,可以很好地满足上述需求。”

李昕表示,东南亚国家的诉求之一就是“经济一体化”。当前,东南亚各国处于地理相互割裂、经济基础迥异的现状中,经济发展不平衡,2016年新加坡人均GDP达到52961美元,而柬埔寨的人均GDP仅为1230美元。

价格低廉是东南亚最大的优势之一,凭借劳动力成本优势获得许多中国投资者的青睐。同时,东南亚各国普遍出现基础设施落后、基建速度赶不上投资速度的情况。“在印尼,人均用电量远低于区域平均水平,只有4个电力储备充足,其他均为‘赤字’或‘警戒’状态。印尼煤炭储量大,价格低廉,易于开采,现阶段仍以燃煤发电为主。东南亚在2030年之前有2.76万亿美元的基建投资需求,而基础设施建设可以成为东南亚与中国合作的支点。”李昕表示。

在享受东南亚成本低廉、劳动力丰富、市场广阔等福利的同

时,中国企业同样面临挑战。李昕表示,由于民族融合程度低、政治体制不稳固,亚洲和非洲是海外投资失败频发地区;从行业来看,能源矿产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更是风险频发。

“中国企业投资东南亚,将面临四重挑战:东南亚国家的猜忌与不信任;东南亚国家各自发展经济的目标各异;来自其他大国的竞争;东南亚地区国家风险显著。”李昕认为。

整体稳定、局部存虞:重视当地政治风险与政权更迭

东南亚各国国情与发展程度各异,政治风险水平分化显著,政治风险成为中国企业赴东南亚投资面临的重要风险。李昕介绍,目前东南亚政局处于整体稳定、局部存虞的状态,多国已经完成选举,整体形势较为稳定。多数执政党地位稳固,柬埔寨、新加坡、越南、马来西亚、泰国等国部分领导人施政面临阻力,政局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在东南亚各国中,新加坡建立了行之有效的政治体制;马来西亚、泰国因民族宗教问题情况复杂,政治体制有待完善;缅甸“菲律宾、缅甸、印尼的一些敏感问题仍可引发政治动荡;柬埔寨工人工作环境问题、越南反腐和环保问题以及泰国高压统治问题仍给中国企业带来一定程度的政治风险。”

此外,由于政权的更迭为项目带来一定程度影响的事情时有发生。“例如,印尼前总统苏西洛‘扩大印尼经济发展总体规划’中最大的工程‘巽他海峡大桥项目’就因与佐科政府基础设施规划不相符而被搁置。”李昕提醒,目前,爪哇7号燃煤电站是佐科政府的政绩工程之一,若佐科不能连任,项目将一定程度上面临重审或中断的风险。

汇兑、违约、环保和恐袭带来不确定因素

李昕表示,中企在海外投资,汇兑风险可导致收益缩水。目前东南亚汇兑风险水平整体居中。“新加坡汇兑制度良好,但外债较高。菲律宾、泰国汇兑制度规范且国际收支平衡。缅甸投资支付需要审批,老挝则使用进口许可证进行用汇限制。以劳动力出口加工为主的国家,外债比例高,汇兑风险高。”因此,他建议,企业关注当地货币走势,善于利用金融衍生品工具,必要时可购买海外投资保险。

在中企参与东南亚当地的项目过程中,环保抗议可能会增加企业在当地运营的难度,影响项目进度。李昕举例,在印尼中 爪哇省巴唐电站项目中,周围民众出于对健康和环境的担忧,拒绝出让土地,先后举行了20余次抗议,导致开工延期4年。李昕提醒中国企业,为最大程度避免环境因素给项目带来的障碍,可采用技术手段将环境影响降至最低,做好征地补偿,回馈当地社会,并做好媒体宣传工作。

同时,中企需警惕交易对手违约的风险,政府担保可减少违约风险,但近年来,一些东南亚国家如印尼政府提供担保的意愿急剧下降。

此外,李昕表示,2016年之后,东南亚地区恐怖主义有所抬头,恐怖活动进入高发期,且多与民族问题挂钩。“其规模、破坏力尚不可与中东地区相比,但企业也需警惕新型恐袭手段,如海盗活动和恐怖袭击中的‘二次袭击’。”

营商环境欠佳增加隐形成本

东南亚是世界上发展最快、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但营商环境的改善还很难匹敌经济发展的速度。李昕介绍,在东南亚,除新加坡、马来西亚外,其他国家普遍法治水平较低、腐败问题严重。例如,世界经济论坛将腐败问题列为在印尼经商的最大障碍,具体而言,企业可能会遇到签证办理环节要求支付“方便费”或海关以文件不合规名义扣留货物,导致货物长时间滞留港口等问题。

同时,东南亚国家基础设施短缺,且质量堪忧,而独特气候现象和自然灾害更是放大了基础设施的短板。因此,中企需考虑到由于设施简陋所造成的隐形成本增加。

李昕表示,近年来,由于人力成本的提升,轻工业已经逐步向南亚和东南亚地区转移。东南亚劳动力价格低廉,但劳动力素质有待提高,劳工风险也不可忽视。另外,东南亚宗教问题复杂,企业需考虑到当地劳动力的宗教习俗与正常工作之间的冲突。

中国企业投资东南亚,将面临四重挑战:东南亚国家的猜忌与不信任;东南亚国家各自发展经济的目标各异;来自其他大国的竞争;东南亚地区国家风险显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