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经贸机制的六大创新方向

China's Foreign Trade (Chinese) - - 特别报道 - 文 | 杨枝煌

金砖机制过去10年探寻了新途径,摸索了新办法,形成了新格局。金砖机制在新的10年,不仅应该为构筑经贸新秩序贡献洪荒之力,更应该贡献洪荒巨作。

当前金砖经贸机制绩效表现

金砖国家在未成立五国峰会等机制之前,一直保持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2006年形成国际组织后,虽然遭受国际金融危机的重创,但是经贸往来仍然取得了不错成就。(一)贸易投资快速增长。从总量上看,金砖国家经济总量高速增长。过去10年,金砖国家经济总量占世界经济的比重从12%上升到23%,贸易总额占世界的比重从11%上升到16%,外汇储备已占到全球 40%,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 50%。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数据,2000-2016 年基于购买力平价计算的金砖国家GDP总量占世界经济的份额从18.8%持续上升至31.6%,金砖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从26.7%攀升至51.0%,金砖国家作为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可谓实至名归。2016 年,金砖国家的加权 GDP 增长率为5.0%,不仅高于世界经济的3.1%,而且远高于七国集团的1.4%和欧盟的 1.9%。换言之,金砖国家引领世界经济增长的势头没有发生变化,金砖的

“成色”依然很足。n金d砖国家不仅是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当之无愧的“领头羊”,更是世界经济持续增长和稳定复苏的压舱石。

(二)合作机制长足进展。金砖机制的形成具有强大的经济基础,有内生的本能需求,也有外部的力量推动。从2011年金砖国家建立经贸部长会晤机制,到2013年审议通过《金砖国家贸易投资合作框架》,再到2014年《金砖国家贸易投资便利化行动计划》以及2015年的《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金砖国家经贸合作框架不断充实与提升。2011 年 4 月,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发布的《三亚宣言》确立了全新的经济合作模式,即以包容性发展为方向、经贸领域为重点的全方位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包容性发展的关键是利益共享,这种共享不仅体现于金砖国家之间,而且也体现在金砖国家与其他国家/地区之间,这是金砖国家经贸安全合作机制的创新之处。此外, 本次峰会还建立了金砖国家经贸部长年度会议机制。2013 年金砖国家通过了《金砖国家贸易投资合作框架》,2014 年又通过了《贸易投资便利化行动计划》。2015 年 7 月,金砖国家在乌法峰会期间制定了以贸易投资为核心内容的《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明确了贸易投资、制造业、能源、金融等八大重点合作领域及合作举措;通过了《金砖国家电子商务合作框架》,全面启动金砖国家电子商务合作,促进实现金砖国家一体化大市场;承诺加强多边协调,坚定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反对保护主义;支持中小微企业,增强贸易促进合作。会上各国还支持通过金砖国家出口信用机构加强对话,建立金砖国家共同讨论贸易合作的平台。该平台包括巴西担保机构、印度出口信用担保公司、南非出口信用担保公司、俄罗斯出口信用与投 资保险署、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特别是同意召开出口信用机构年度会议,探讨合作机会和未来可能采取的共同行动,以扩大金砖国家间以及对其他国家的出口。以贸易投资为核心的《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全面规划经贸合作蓝图,明确了贸易投资、制造业、能源、金融、互联互通和信息技术合作等八大优先合作领域。各国承诺加强

多边协调,坚定地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反对保护主义。2016年9月,金砖国家对制定《2020年前金砖国家贸易、经济、投资合作路线图》达成广泛共识,并加强在电子商务、“单一窗口”、知识产权、贸易促进、中小微企业等方面的合作。2017年8月1-2日,金砖国家第七次经贸部长会议在上海召开,会议通过了《金砖国家第七次经贸部长会议声明》,就促进贸易发展、加强投资便利化合作、深化经济技术合作及支持多边贸易体制等达成了一系列共识,并达成了八项重要经贸合作成果,其中包括批准建立金砖国家示范电子口岸网络、批准《金砖国家服务贸易合作路线图》、批准《金砖国家电子商务合作倡议》、批准《金砖国家知识产权合作指导原则》、批准《金砖国家投资便利化合作纲要》、批准《金砖国家经济技术合作框架》,同时各方达成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反对保护主义的行动共识。历次峰会发布的有关经贸合作的成果既是对国际金融组织和国际秩序调整所做的准备工作,也是对未来推行国际经贸民主化的有益尝试。在这些合作机制和长远规划的推动下,金砖国家之间开展的双边和多边务实安全合作为金砖国家的共同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

经贸机制现存问题

金砖国家合作机制自2009年启动以来迅速发展,不仅实现了成员扩容,还完成了由侧重经济、金融领域向政治与经济并重的转变。金砖国家在务实合作层面步步推进,目前取得丰硕成果。但是,由于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仍处于初级发展阶段,而且面临各种挑战,呈现不同程度的困难。

(一)脆弱性。全球经济发展不确定 性和风险不断累积,挑战和冲击着金砖国家贸易投资合作机制。例如,经济全球化的步伐放缓,全球贸易增速缓慢;主要大国经济动能和产业结构处于调整或再平衡的敏感期,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和汇率波动加剧;美国货币政策的外溢冲击,导致国际资本流动异常,这些外部因素不断影响着合作机制,而且给金砖国家贸易投资增长造成了负面影响,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金砖国家贸易和投资合作进程,削弱了支持维护全面务实合作的功能。

(二)稀松性。金砖合作机制迄今还只是一种对话、磋商层面的松散软机制,尚未形成协商一致的指导性规范,缺乏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合作协议,缺乏日常事物处理沟通协调机构以及信息交换机制。由于缺乏权威的争端仲裁机构,合作过程

中不可避免产生n的摩d擦和争端难以得到及时有效的解决。缺乏具有制度约束力的实质性投资合作规范,使金砖国内部的巨大投资潜力无法充分发挥。缺乏规范合同、法律条约等制度化、专业化、规范化水准,必然导致合作机制权威性、严肃性和约束性不高。政策协调与互动不足,缺乏明确的产业合作方向和行动方案,困扰经贸投资合作的产业选择。在交通运输、能源产业等方面仍然缺乏协调一致的行业标准,产业合作效果并不理想。另外, 金砖国家均在积极参与国际投资规则的调整,却忽视了金砖内部投资规则的重建。中国与巴西虽在 1994 年签署的投资保护协定,但一直未生效,中国与南非在1997 年签署的双边投资协定的处理方式还处于未知状态,中国与印度和俄罗斯分别在 2006 年签署的双边投资协定也是基于上一代的协定模板且并未发挥显著作用。

(三)片面性。合作机制尚不够完整和健全,局限于经贸、金融、全球治理协调等领域,没有设立各类专门委员会和秘书处等专门的常设机构用以统一协调各成员国合作事务,也没有签订统一的对违约方所设定的约束性规范文件。此外,成员国对合作机制的投入分担与激励规制缺乏。治理结构也还不够合理,基本政府主导,企业、团体、民间及智库等主体参与不足,不利于高水平合作机制建设。另外,合作机制的代表性、广泛性不够。经过 2011 年扩员,目前金砖国家成员也只有 5 个,其成员数量与欧盟、东盟、南美国家共同体及环印度洋联盟等相比偏少;在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中的代表性不强,印尼、墨西哥、土耳其、尼日利亚等重要新兴大国没有被纳入其中。与其他一些多边组织相比,综合实力也不够,在全球治理中的地位和影响力自然受到限制。

(四)滞后性。贸易投资合作机制化进程缓慢,不符合经济发展的实际需要。政府主导和推动的力度虽较大,但企业、社团等民间力量参与渠道不多,国家层面的贸易投资合作框架并没有变为实实在在的企业红利和个人利益,因此,时过多年相关合作机制推进依然缓慢,无法满足金砖国家经济发展的实际需要。另外,金砖国家的投资规则调整大多局限在单边或双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