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根散记 ——2014年八卦掌北京寻根之旅 ◎张杰

——2014年八卦掌北京寻根之旅

Chinese Wushu - - CONTENTS - 文/张杰

2014年春末夏初时节,我从异国他乡回到北京。五月的一天,天气十分晴爽,我一早来到城南的天坛公园。此行的目的,一是重访当年我追随北京南城八卦掌四代名宿刘兴汉老师习武的故地;二是久慕这里的牡丹繁盛,想一睹究竟。

一、饮水思源

走进天坛公园西门,左手前方是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松柏树林。上世纪70年代“文革”结束后,直到世纪之交刘老师驾鹤西归前,老人家在这片树林里教授八卦掌达二十余年。记得是1980年的春天,我回到北京读研的第二年,带着不满三岁的幼子在树林里捉迷藏,只见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围着一棵大松树走圈,身法轻灵,神态慈善安详,风采不俗。我自幼喜武,于是驻足静观。稍顷,老者收势还原,主动和我攀谈起来。他就是刘兴汉老前辈。

刘老师世居北京南城,自少年时代起,就跟随父亲学习经商兼习八卦掌。其父刘振宗老前辈经商有成,家境宽裕。经商之余,他结识了北京南城八卦掌第三代传人、人称“南城八卦刘”的刘斌老前辈,习练八卦掌。刘斌年轻时师从一代八卦掌大师程廷华,程大师是近代八卦掌创始人董海川的再传弟子,德艺双馨,是北京武林响当当的人物。后来,刘斌又引荐刘振宗结识了自己的同门师兄弟姬凤翔等人。姬老也非等闲之辈,他在北京前门外经营着一家马具店,闲暇时以深研易理、习练八卦掌为乐。老人家身材高大,腮下一部美髯,风神潇洒,且天分极高,对“八卦七星杆”这个传统八卦器械套路情有独钟,研究得十分精深。据说,每天傍晚店铺关 门之后,他顺手从店里抄起一根马杆,徒步走到天坛,在大树下走转演练。久之,那马杆在他手里似乎有了生命和灵气,随心所欲,出神入化,非同凡响。于是,武林送他一个美称:“马杆姬。”

此后多年,北京南城八卦掌门内逐渐形成了以刘斌为首的“南城五老”,包括姬凤翔、李鹤亭、郭凤德、刘振宗等三代名家。20世纪初至30年代初,“南城五老”是南城八卦门的核心,在传承传统武功、武德以及培养人才、推动八卦掌普及等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同时,它又是北京武林的一支重要力量,影响不可小觑。

那时,天坛公园就是南城八卦掌的中心,三代、四代的众多传人分散在公园的各个角落练功。同时,四面钟、前门、崇文门等地也都有练功点分布。众多普通的劳动者在劳作之余聚集在一起,切磋武艺,强身健体,互通有无,胜似亲人。

刘兴汉老师幼承家学,更兼天资聪慧,因此,武学造诣非浅。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以传承八卦掌为己任,为弘扬八卦掌奉献了毕生的精力。尤其是在“文革”刚刚结束的时候,传统文化的园地里一片废墟,百废待兴,老人家在天坛公园公开教授八卦掌,旗帜鲜明地恢复传统,显示了难得的胆识和勇气。

从此以后,我得列刘老师门墙,成

为他的入室弟子。我自幼喜武,素有根基,在刘老师的精心指引下,登堂入室,逐步得窥八卦掌堂奥。80年代初,我们一众弟子协助刘老师出版了他的专著《游身八卦连环掌-健身篇》。这是十年浩劫之后中国大陆出版的第一批武术著作之一,在全国引起强烈的反响。许多人慕名而来,加入到习武强身的行列,这一片松柏树林曾经是无数八卦掌爱好者的精神圣地。90年代的第一个春天,我远赴美国游学,也把刘老师的尚武精神和武学精华带到海外。二十多年过去了,北京南城八卦掌和它所蕴含的中国文化的精神气韵,已经在我定居的美国西北西雅图地区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其影响遍及美国的许多地区。我今天是怀着一种感恩的心情,故地重游,缅怀早已作古的刘兴汉老师的。

树林里很安静,鲜有游人光顾。这些树龄至少在三百年以上的苍松寿柏,依然铁干虬枝,大气沉稳,生机盎然。草坪上原来有许多或大或小的圆圈,那是当年我们习武留下的痕迹。八卦掌强调“百练走为先”,讲究的就是绕树行桩走转。三十多年前,这一带草木很茂盛,唯独大树四周的草坪,经过习武人的长年践踏,留下了一个个“八卦圈”。圈内寸草不生,圈外四望一碧,对比十分鲜明。树林深处这些看上去多少有些诡异的圆圈成为南城八卦掌的一个醒目标记,刘老师常常指着这些“八卦圈”笑呵呵地对慕名前来的人说:“这都是我的学生长年累月练功留下的印记。”

寒冬,这里银装素裹,分外宁静。几个六代、七代的年轻后生坚持“冬练三九”,踏雪而行,雪地上同样会留下一个个的“八卦圈”,与苍松翠柏、蓝天白云交相辉映。小伙子们练得性起,索性甩掉上衣,赤膊上阵,头上汗水蒸腾,脚下白雪皑皑,真是“风景这边独好”!

如今,碧草如茵,松柏依旧,当年热闹火爆的练功景象已一去不返,那些 “八卦圈”也已无迹可寻。听说现在每逢周末还有人来此练功,但无复当年繁华。过去的三十多年,中国的变化很大,南城八卦掌的老前辈也陆续作古,对眼前的景象,我早有思想准备,但是内心深处仍不免一丝淡淡的悲哀。凡事都有终始,万物皆必消长。世界上本没有永恒。每经一事,临一物,只要努力付出了,享受了那个过程,于愿足矣。更何况南城八卦掌的香火并没有绝尽,我下面要讲的这个真实的故事,就说明了它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品格。

二、丹园巧遇

天坛公园的牡丹果然名不虚传。牡丹苑里游人如织。

我在牡丹苑里漫步,移步换形中,对面走来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道长,只见他一袭皂袍,一顶道冠,一副洒鞋,一部黑髯,十分引人注目。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身边跟着一位道姑,身材颀长,容貌姣好,与一身道装形成强烈的对比,引来众人好奇的目光。于是我主动上前和他们攀谈起来。这位道长俗姓闻,来自浙江天一道观,是应中科院的邀请,前来出席一个有关人类健康长寿的科学研讨会,向与会人员传授道家养生气功的。这位“道姑”是大会的工作人员,今天专门陪同闻道长游览天坛公园,身上的道装是她的工作服。谈话中间,我发现这位道长似曾相识,有些面熟。我努力思索着,想起多年前曾经在电视新闻里偶然看到他在武警某部队教授八卦散打自卫术。那时他年轻得多,英武的国字脸上还可见一丝稚气。一身俗家打扮,显然还没有出家。眼前的他,除了那一身与众不同的道家打扮,脸上明显多了几分深沉和沧桑。我说出了心中的疑问,闻道长略显惊讶,微笑着,算是默认了我的猜想,说道:“您的记忆真好。您也是练‘八卦’的?”我做了自我介绍,并说明此行的目的。他 又问道:“您的师父是哪一位前辈?”我报出了刘老师的名字。闻道长闻听神色大变,跨前一步紧紧握着我的手说: “真是无巧不成书!我当年也经常来天坛公园向刘老前辈请教。老人家对我的帮助很大。”说着,掏出一张名片恭恭敬敬地递给我。我也深感意外,大喜过望地说:“看来咱们真不是外人。可以说是师出同门了。以后咱们要多多联系,共同发扬南城八卦掌。”闻道长说:“一言为定。以后您有机会,请务必光临鄙观。南城八卦掌是无价之宝,我还有许多地方要向您请教呢。”我们相约以后在浙江再见,挥手而别。

看着闻道长飘然而去的身影,我内心不由地深深喟叹。这次巧遇倒使我看到了南城八卦掌是多么深入人心。它作为具有北京特色的传统武术文化的一部分,已经深深地植根在老百姓日常生活的沃土里,寻常看不见,处处见其神。只要神在,它是不会湮灭的。

我盼望着和闻道长重逢论道的那一天早些到来。

三、林荫话武

离开牡丹苑,我信步向东南方向走去。游人渐少,草木渐浓。林木深处,一位五十开外的中年人正在练功。只见他手持一根丈把长的皮鞭,左右往来,前后吞吐,身形十分矫健,手、眼、身法、步中规中矩,显然是经过高人传授的。皮鞭上下翻飞,指东打西,每隔三五秒钟,他则气运丹田,将手中的皮鞭猛然一抖,发出清脆的爆响,划破四周的宁静。我驻足静观,良久,中年人一声长啸,收势还原,结束了他的演练。

我拱一拱手,说:“您的功夫不错。我很开眼。”中年人擦着脸上的汗水,还了一礼,说:“不敢当,不敢当。”我又说:“您练过‘八卦’?”中年人一脸惊讶,不等他回答我接着说道:“您刚才走的是‘八卦’的‘摆扣步’。不过,在我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