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谈起

Chinese Wushu - - CONTENTS - ◎友唐

“办

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这句话,是2月27日北京冬奥会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张高丽副总理会见载誉归来的平昌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时传达的习近平总书记指示。“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中国人民已经走向新时代。因此“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不仅是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要求,也是今后一个时期我国从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的金标准。

近年来,随着我国改革开放进程的加速,国际地位的巨变,体育竞技水平的提升,在我国举办的各类国际体育赛事接踵而至:既有夏冬季奥运会、夏季青奥会、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又有国际单项体育组织的世锦赛、世界杯;既有亚运会等洲际比赛,又有跨区域的国际赛事及名目繁多的国际邀请赛。面对当下丰富多彩的赛事,不能再像过往那样,一个赛事结束后就轻描淡写地用皆大欢喜的套话作为了结,而应肯定成绩,找出不足,以利再办,并将提高东道主选手获奖的含金量作为办赛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志。要想达到这个目的,就需要用“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这两把尺子衡量:看看参赛运动员满意度,东道主选手的成绩实现预期没有?观众叫好不叫好?等等。理清了这些方面的反馈,方知办赛是否精彩,参赛是否出彩。

通过主办赛事,我国积累了不少经验,获得各方好评,比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评价为“一次无与伦比的奥运会”。2014年南京承办夏季青年奥林匹克远动会时,现任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评价说“中国人以其友善、好客、高效而闻名 世界”。

“办赛精彩”和“参赛也要出彩”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办赛是为参赛服务的。“办赛精彩”利于“参赛也出彩”。其实,无论谁当东道主都会考虑自身的“利益”,都很重视本国运动员能拿几枚金牌。2016年我采访国际攀岩联合会副主席皮埃尔·亨利时,他说:“我们法国人评价一项赛事的标准是:一看本土选手摘取了金牌没有?二是看原有的世界纪录是否被打破了。”奥林匹克运动提倡“重在参与”,但参与的过程中比的是看谁“更快、更高、更强”,只有“更快、更强、更高”者才会升国旗、奏国歌。名次的前后,涉及国家的荣誉和民族的自豪感。

我国体育实行的是举国体制。办赛事,培养运动员花的是纳税人的银子,投入的人力、物力和时间成本,也全算在国家的账本上。因此,要求办赛和参赛都应精益求精,为民争气,为国争光,让全世界看到进入新时代的中国不仅拥有超一流的办赛能力,而且还有精神风貌良好和竞技水平高超的体育健儿。

竞技场上摘金夺银,是每位运动员的追求与向往。无论是办赛精彩还是参赛出彩都是以运动员为中心的。体育赛事如果缺了运动员,尤其是高水平的运动员就失去了吸引力,尤其是东道主付出那么多的财力、人力、物力、时间成本,希望得到本土运动员用佳绩来回报,给父老乡亲争光属人之常情。体育与政治有区别,但竞技体育中蕴含着浓厚的爱国主义情怀和国际主义精神,尤其是像奥运会这类的综合性大型体育赛事,每逢升国旗、奏国歌之时,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流出激动的 泪水,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从某种程度上看,“参赛也要出彩”比“办赛精彩”难度更大。竞技体育是门科学,要想“参赛也出彩”就得下大功夫钻研,掌握所练项目的规律和训练周期。众所周知,培养运动员要遵循“从娃娃抓起”的原则,以前训练结合我国国情,学习日本教练大松博文的“三从一大”,即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而今更多强调的是以人为本,科学训练。每个运动项目对选材、训练方法各自不同,因此要因项目而异,因人而异,对号入座。

比如,有“金牌教练”美称的武术教练吴彬老师,从选材到训练再到比赛都有一套通过多年实践总结出来的经验,经过几年的训练和比赛,就能出成绩。这套训练法培养出李连杰、吴京等一批优秀运动员,北京武术队也成为扬名国内外的冠军队。其他项目亦是如此,有乒乓球摇篮之称的鞍山培养出马龙、李晓霞等一批顶级乒乓球运动员。丁承亮老师将江西应用技术职业学校变成了我国攀岩运动的孵化器,培养出钟齐鑫、曹荣武等一大批攀岩高手。这些名师之所以能培养出优秀的运动员,归根结底是悟出了所从事项目的训练规律,所以才会结出一串串硕果。

跨界是选材的途径之一。平昌冬奥会出现了一些跨界选手,有的原来是练体操的,也有练轮滑的,均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在夏季奥运会中一些项目也有兼项和跨界选手,如十项全能、短跑兼跳远等等。我国也有跨界的项目,比如1987年在怀柔大水峪自然岩壁举行的攀岩邀请赛上摘取女子第一名的就是新疆退役的艺术体操运动员。后

来著名登山家于良璞在多个场合都提过跨界选拔攀岩运动员的建议。如今北京2022年冬奥会在即,任务重,跨界无疑是条捷径。因为跨界是在临近的项目群中跨,比如,雪上运动的空中技巧与体操、杂技有某些结合点;滑冰与轮滑也有异曲同工之处,同为竞技项目,身体素质、体能、转体等方面均有保证,可以借力。跨界从理论和实践中均可以得到证实,不失为竞技体育选材的另辟蹊径。

但跨界毕竟属于两个不同类别项目的转行:一个陆地,一个冰雪,彼此 间的磨合需要有名师指导、科学训练手段,绝非1+1等于2那么简单,时间的长短也因人而异,跨界的周期还是个未知数。飞人张培萌已经加盟钢架雪车项目,成为我国既参加过夏季奥运会又参加过冬季奥运会的第一人,他的探索不管成功与否都为后人留下一笔宝贵的财富。在探索中求成功;在失败中总结经验。

“办赛精彩”,武术做得很出色,比如,在登封举行的世界传统武术节开幕式美轮美奂,几百名小沙弥展示十八般武艺,个个练一手绝活儿令人目 不暇接,来自五大洲的代表队赞不绝口。武术的参赛是否出彩,不在于获得了几块金牌,而在于比赛是否能吸引观众。武术的理念推广和动作设计与奥林匹克运动的“更快、更高、更强”有没有差距?如何改进?将这道难题破解了,也许“参赛也要出彩”就指日可待了。

在冬奥会进入“北京时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的“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提得及时、精准,为我国体育运动,特别是竞技体育指出了明确的发展方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