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统武术与争斗乱象

中华武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这一民族瑰宝历来被华夏子孙和世界人民所崇尚热爱。但是,一场突来的争斗使得中华武术的头上笼罩了乌云,在此情景下有些人迷茫了,有的人对传统武术怀疑了,本来世界公认的中华非物质文化遗产遭到了质疑。这令人深感遗憾。笔者是中华传统武术的传承者与研究者,面对这种乱象现状深感痛心。下面笔者将结合自己的习武经历和对这一现象的认识,坦诚地谈些个人的观点供同道们探讨。

Chinese Wushu - - CONTENTS - ◎魏博

一、争斗现象出现的背景

20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中华武术也迎来了春天的百花争艳、姹紫嫣红。一部电影《少林寺》的上映,使中华传统武术风靡大江南北,享誉海外。但是伴随着市场经济的到来,中华武术的繁荣也招来了商业化的气息。随着商业化运作越来越烈地渗透进武林,横空出世了各类武术名家、大家、大师,甚至宗师,同时,各类彰显大师们神功的视频也不断涌现,比如隔空打牛、千斤神坠,甚至连正常人做起来都不费劲的手拍西瓜也纳入其中。人们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这哪里是传统武术的内容,明明是雕虫小技,甚至是互动的游戏呀!?

乱象横出,愈演愈烈,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2017年,一个曾经从事竞技体育的愣头青年横空出现,短短几秒就将沉醉在太极宗师梦里的另一个青年打倒在地,一时间太极功夫开始受到人们的怀疑。2018年,同样又是这个愣头青年又将一个所谓咏春拳的练家在短短的一个回合内几次掀倒在地,于是中华传统武术更加受到人们的质疑。我想说的是,真正诋毁中华传统武术的不是愣头青年的拳打脚踢,也不是一些媒体质疑,更不是那些广大对武术全心关注充满热爱的人们的指责,毁誉中华武术的恰恰是那些根本 就没有将中华传统武术继承好,偏偏还要哗众取宠,标榜自己有神功的所谓大师、宗师们,是他们以自己的行为毁坏中华武术长城,摧残着中华传统武术。

二、争斗现象最终的起因

何为宗师?宗师乃是在某一领域或多个领域有着极高成就,能够推陈出新自立门户,甚至容纳百家,自己创建出一个全新的理论系统出来的大师,也就是有能力开宗立派的大师级人物。在中国非物质文化传承领域,有许多高德大师。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生前最不愿听到别人叫自己是“大师”,尽管他是名副其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又长期担任梅派艺术的掌门人,2009年被世界艺术家协会授予“艺术大师奖”和“终身成就奖”,是公认的世界级艺术大师。梅葆玖先生却说:请不要称我为“大师”,我更不要做什么“大师”,我父亲才是名副其实的大师,中国真正的大师并不多,我不是,我是干活儿的。季羡林先生学贯中西、享誉中外、德高望重,是名副其实的学术巨擘、国学大师,被誉为“国宝”。大师在自传中写道:“我这一生是翻译与创作并举,语言、历史与文艺理论齐抓,对比较文学、民间文学等等也有浓厚的兴趣,是 一个典型的地地道道的杂家。”他还多次公开表示拒绝“国学大师”“国宝”等称号。这是何等的境界!

再看我们那些标榜自己是中华传统武术宗师、大师们又是何等的表现?有的甚至连师兄弟之间的协调关系都没理顺就出来展示视频神功,结果给徒弟发功有效,给新闻记者发功却惘然,这不显然是自毁形象的互动表演吗。有的号称“太极宗师”的视频却是展示比拼蛮力的竞技,人们熟知的太极前辈王宗岳先生都说过“察四两拨千斤之句,显非力胜”,而那所谓的“太极宗师”却不明这个道理;更有的还拿拍西瓜这种连雕虫小技都算不上的玩意儿来展示神功。客观地说,幸亏有愣头青年的出现,否则那些梦中人仍不会醒来,还有越沉睡越狂野的可能,那样广大群众也会误认为那些神功是真的了,视频中的特技也是真的了。

三、中华传统武术的特点

中国传统武术,是修习一门制止侵袭的高度自保技术,是中国劳动人民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不断积累和丰富起来的一项宝贵的文化遗产。中国武术的来源多为战场杀人技,根据时代的演变逐渐转为防身技,发展到现代又逐渐演变为有规则的竞技和表演技。也就是说,武术最初运用于冷兵器时代

的军事战争,后来人们又凭借武术广泛运用于看家护院、走镖运货等,直至发展到和平时期,武术就成了竞技比赛和强体健身运动,可以说随着时代的变迁中华武术有着发展的鲜明印记。

暂且不说冷兵器时代,即使是火器时代的到来,中华武术在战场上威风犹在。1933年3月,抗击日本关东军的喜峰口战斗打响了,中国军人挥舞着大刀创造了抗日的奇迹,二十九路军大刀队为中华民族所感动和骄傲。勇士威风凛凛举起大刀的形象已经固化为人们心目中抗日战争英雄的印象,大刀也成为捍卫和平、抗击邪恶的民族精神的象征。赵登禹亲率大刀队消灭日寇三千,令日本鬼子闻风丧胆,以致使日寇在一个时期戴上了铁脖套。当时日寇的单兵素质很高,个个都是拼刺刀的能手,为什么在近战中被杀的血肉横飞呢,那是因为二十九军练就了李尧臣先生的“无极刀法”。李尧臣幼年就曾拜师习练太极拳,1931年,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特聘他教授部下大刀。他一上任,就根据二十九军将士的本身特点,结合中国传统武术刀法,创编了一套二十九军独有的“无极刀”刀法。刀法简单实用,易于掌握,其后人总结出破 锋八刀曰:“迎面大劈破锋刀,掉手横扫使拦腰,顺风势成扫秋叶,横扫千钧敌难逃。跨步横撩似雷奔,连环提柳下斜削,左右防护凭快取,移步换形突刺刀。”二十九军威风抗日大刀队的英雄事迹传遍祖国各地,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日热情。当时年仅23岁的麦新被大刀队挥舞大刀与日本鬼子拼杀的壮烈场面所震颤。这位年轻作曲家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突发灵感,产生创作冲动,一首《大刀进行曲》就此诞生了,这首歌曲伴随着中国人民八年抗战,直到日本军国彻底灭亡。

可以说,武术最初诞生的功能非常突出,其鲜明的特点就是杀人技,在封建王朝历史发展中的动乱年代,无论是战争还是防身,均存在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的对立关系,为求生存,没有花拳绣腿,有的就是在复杂多变的恶劣环境下,快速准确地出击,达到毙敌制胜的最终目的。因此,真正的武术一点也不好看,但是非常实用,这就是传统武术最初诞生的鲜明特点。

四、传统武术与竞技体育的差别

新中国成立以后,人民迎来了幸福和平的美好时代,中华传统武术功能也随之发生了质的转变,中华传统武术的毙敌残敌功能也不可能再去展现,只是作为继承和研究的项目,而最能展示中华武术精彩的就是套路表演或是影视艺术,弘扬民族精神和强体健身成了武术的核心倡导功能。

竞技体育则是一种制度化、体系化的竞争性体育活动,首先是具有竞 争性,激烈竞争是竞技体育显著的本质特征。竞技体育也因竞争激烈必须要有规范性,现代竞技运动为保障运动员发挥技战术水平,制订了大量规则以维护比赛的正常进行。同时为了保障竞技者的权益,还要突出公平性,也就是说竞技运动不偏袒任何参赛者,对比赛项目、时间、地点、场地器材、运动员参赛资格都进行了明确规定,并要求比赛相关主体遵守共同的行为规范。这就是竞技体育的特点。所以说真正的中华传统武术跟竞技体育虽有交集但却根本就不属于同一个类型:一个是蓬勃的原生态,一个是规范成长于园林,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也就是说传统武术想要参加竞技体育比赛,你就要把你归类到哪一个项目中,遵守各种规则和比赛要求。通俗的进行一个比喻,真正的传统武术者如同狮虎,你想参赛就将锋齿和利爪裹存,否则就会伤害对方,狮虎离开齿爪,那不完全就是力量和技巧的比拼了吗?!

竞技体育的武术类冠军就是绝对的第一吗?不一定,即使是奥运会冠军也是一样,冠军也是在遵守规则下的产物。以击剑项目为例,击剑是竞技体育运动项目的一种。运动员穿戴击剑服装和护具,在击剑场上以一手持剑互相刺击,被先击中身体有效部位的一方,为被击中一方。试想,如果在武术原始本色状态下的击剑决斗比拼,或许第一剑冠军就毙命于对方的剑下,哪里还有后面击中对方有效部位凭点数获胜的机会?你就是之后全击中对方有效部位,那完全是竞技体育科学的保护设备和比赛竞技规则赋予你的机会。

笔者在研究太极拳凶猛招势的文化过程中,总是心怀忐忑、诚惶诚恐,由于时代的制约,一方面需要将前辈的宝贵文化遗产加以梳理,告知今人,一方面又是担心会有不计后果者盲目运

用那些凶狠的抓拿节闭攻击方法。笔者总是不忘在那些太极拳研究文章结尾叮嘱,在一般的切磋和体现竞技精神的比赛中,严禁使用,否则承担严重的法律责任。所以当代的习练者们,特别是那些标榜自己是大师和宗师的人,一定要将武术的时代功能与时代合拍的客观讲清楚,别盲目地夸大自己的搏杀功能,中华武术的那个功能现在已是研究内容,而不是实践内容,你如果盲目张扬,招来非议和攻击也是必然。无论是谁,也绝对不能代表哪一拳术的中华传统武术,因为传统武术中最大的利器就是杀人技,你承传了吗?即使学会了,那么你敢使吗?你知道后果吗?所以,你只能说你代表的是中华传统武术表演展示的那一部分,既然是表演和展示套路的武术,自然会被在擂台上摸爬滚打且具有丰富实战经验的竞技体育派抽下台去,这是理所当然的必然结果,符合客观的科学道理,且丝毫也不奇怪。如果你要上擂台,就按照国家有关体育项目比赛的要求去做,那么你的项目就去归类为别的竞技项目,诸如拳击、散打、跆拳道,甚至MMA等等。其实从本质上说,那种乱象争斗就是不伦不类的约架,幸亏国家及时出了严禁约架的相关规定,对约架行为进行了及时制止,否则一旦出了伤残等恶性事件,后果不堪设想。

太极泰斗吴图南大师曾经说过:研究武术要摒弃私欲,不能冤枉古人,不能欺骗今人,不能贻害后人。当代习武者面对纷杂市场,不能编造历史,更不能编造所谓神功,做诋毁他人吹嘘自己的猥琐行为。以弘扬民族国粹为己任,树立正确的中华武术观是每个习武者应必备的素质。

五、树立正确的中华武术观

中华武术是华夏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它融防身、 健身、修身于一体,长期以来,武术不仅以一种技能的形式存在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更以一种精神文化的方式影响着人们的品格和行为。这种精神文化的表现形式正是武德,就是指从事武术活动的人在社会活动中应遵循的道德规范和应具有的道德品质。春秋《左传》讲武德有七:“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众、丰财者也。”用当代的话解读就是抑恶扬善,团结拼搏,传艺育人,尊师爱徒,公平竞争,遵守信义,立身正直,谦和仁爱。

在捍卫中华武术尊严和武德修养方面,许多前辈大师就是今人的榜样。1937年“八一三”后,日本武装占领了上海,吴图南大师就以一把宝剑消灭了日本人的威风,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这段历史在《太极英雄传奇》一书中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当时一位日本武术九段浪人在上海大世界十分狂傲地摆擂藐视中华武术。那时担任上海中法学院教授的吴图南先生在爱国激情的驱使下提剑前往。日本浪人使用的是削铁如泥、吹毛断发的东洋刀。比赛开始之前,刀入鞘剑在匣,随着裁判开始比赛的话音一落,日本浪人侧身将战刀刚抽出三分之二,吴图南那冰冷的剑锋已横在他的喉头,日本浪人的刀若出鞘则喉颈必断,轻灵神速的剑法更不会给浪人笨拙的挥刀的时间。日本浪人插回战刀,然后从腰上摘下他那把五百年历史的战刀,虔诚并充满敬意的送给吴图南大师。

据吴图南大师太极功传人李琏先生回忆,他第一次听吴图南大师有关武德的教诲还是在他十七八岁的时候。当时因为吴图南大师教拳固守定势、连势的套路教法,也许是有些人想学快架的愿望没有达到,授拳的拳场变得冷落了,甚至仅剩两三个人了。当时吴图南大师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个月收入仅仅十六块钱,每天教拳连公共 汽车都舍不得坐。李琏先生看到这种情况心里很着急,当时他父亲下干校,生活上同样非常困难,恰巧他那时刚学得快架,又很想和人切磋比试,就悄悄地背着吴图南大师去别人的场子里找人推手,获胜后告诉他们吴图南的厉害和在什么地方教拳。一段时间吴图南大师的拳场突然热闹了起来,来了十几位求学者,每人两三块钱,这在当时也算是一笔收入了,看到这些李琏自己不免沾沾自喜了起来。可是后来吴图南大师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于是十分严肃地把他狠狠地训了一顿:“我教你功夫不是让你干这个的!你这是踢别人场子,这是缺乏武德的事!别人开场子授拳,也是为了填补生活,你这样公开踢了人家的场子把别人的学生带过来,人家的收入没有了,这和强盗抢劫有什么两样啊!”听了这番话,李琏顿然醒悟感到万分羞愧。吴图南大师看着他的样子,也有些不忍,于是又语重心长地对他讲:“过去武林比武时要有武德的,除了擂台,高手切磋的时候,一般都在没人的地方,私下过招,之后很少和旁人论及胜负。更没有辱没别人炫耀自己的事情,所以有关少侯、鉴泉先生和人比武胜出的故事很少就是这个原因。”这就是中华武术前辈们的修为,前辈们以自己的言行捍卫着中华武术的尊严,弘扬着中华传统武术的美德,他们就是今人崇尚的榜样。

弘扬中华武术精神,传承中华宝贵的文化遗产,应当是当代习武者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当代武术传承者们应将武德精神同弘扬祖国传统文化联系起来,维护中华民族的尊严,培养强烈的民族荣誉感和自豪感,建立起新型的社会主义道德观和荣辱观,肩负起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的责任,扶掖后学,造福世人,为中华武术发扬光大做出应有的贡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