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峰与太极拳

Chinese Wushu - - CONTENTS - ◎ 路迪民

1983年的某一天,杨式太极拳泰斗傅钟文先生在上海鲁关路的寓所门前,来了一辆高级小轿车,一位老人要找傅钟文。当时,太极少帅傅清泉还是个小孩,说:“我爷爷不在家。”来人说:“我明天再来,你叫他等着。”

当傅钟文听到孙子讲述了来人情况后,仰头自言自语地说:“啊,首长解放了!”

这个“首长”,就是当年跟傅钟文学习杨式太极拳的中央领导李雪峰。

说到李雪峰,在“文革”时期也是个风云人物。他原任中共华北局第一书记,1966年5月,原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彭真被打倒后,李雪峰被任命为“新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当时传说,李雪峰的名字是为了纪念《红岩》里的江雪琴和许云峰(其实不是)。然而到8月下旬,他又因“执行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被撤销北京市委第一书记职务,但未被打倒,被调到天津,一边接受批判一边工作。1968年2月他任河北省革命委员会主任、河北省军区第一政委。1969年的中共九大上,他再次当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但在1970年的庐山会议上,又因签发了一个“简报”被划入陈伯达反党集团,解除职务,后来还被扣上林彪黑干将的帽子,开除党籍,1971年被遣送安徽隔离审查达八年之久。

打倒四人帮后,李雪峰没有官复原职,这在六个中央局第一书记中是唯一的。1979年,经胡耀邦、王任重关注,他解除监护,回到北京。他四年不会客,不出门,1983年才做了平反结论,任全国政协常委。

李雪峰刚刚获得自由,就立即想 到看望自己的太极拳老师傅钟文。这是因为,太极拳与他身体的、政治的生命都紧密联系到一起了。

那是在1957年,李雪峰51岁时生了一场重病,休养期间,请傅钟文老师向他传授了杨式太极拳、太极剑。通过锻炼,他的身体很快得到康复。此后,他每天坚持练拳、练剑。在长期的禁闭生活中,是太极拳伴随着他,驱赶了孤独与苦闷,保证了健康。

两位老人欣喜会晤,共同沉浸在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之中。李雪峰最终活到了97岁(1907~2003)。笔者听傅清泉说,他曾看到一个回忆文章,说李雪峰在临终前不久,还让孩子把他扶起来,在病榻前打了一遍太极拳。

李雪峰不但通过太极拳锻炼而自身获益,且在杨式太极拳发展史上有一个鲜为人知的重大贡献,就是为杨氏家族成员的授拳生涯发挥了关键作用。

众所周知,杨式太极拳素有“杨禄禅创天下,杨班侯打天下,杨澄甫传天下”之美誉。而杨澄甫的四个儿子,除长子杨振铭在香港授拳之外,其他三个儿子在解放后都没有教拳。上世纪60年代,国家体委以杨氏亲族传人傅钟文为杨式太极拳代表人物,由傅钟文编著了新中国第一部《杨式太极拳》专著。而傅钟文不忘杨澄甫先师的传授和杨夫人照顾之恩,在一次教拳之余,对李雪峰说:“太极拳是杨禄禅首先推向社会的。杨家第三代已无人,第四代有杨澄甫的四个儿子,他们都得真传。大儿子在香港教拳,老二杨振基和老四杨振国在邯郸,老三杨振铎在太原,都不教拳,能不能调换一下他们的工作,让他们继承祖业,为太极拳的推广 作出贡献。”

李雪峰一听杨家还有后人,立即说:“这事好办。”不久,他到河北邯郸视察工作时,把杨振基叫到宾馆,嘱咐他准备教拳,等候通知。两个月后,杨振基即被调到河北省体工大队,被任命为太极拳教练。杨振铎老师也在李雪峰关照下,调至山西省委党校,以授拳为主。杨振铎老师还被聘为中国武术协会教练委员会委员,最后晋升为中国武术九段。

时至今日,杨振基、杨振铎、杨振国,杨式亲族传人傅钟文、赵斌,以及他们的子孙杨志芳、傅声远、赵幼斌、傅清泉、杨军、杨斌、赵亮等,在弘扬太极拳方面都做出了突出贡献,桃李满天下。这当然也蕴含着傅钟文先生的高风亮节以及李雪峰先生的拳拳之心和殷殷之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