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岳《太极拳论》解读

◎ 孟凡春

Chinese Wushu - - CONTENTS - 文/邓一琳 ■责任编辑 龚建新

虽然与康伟老师结识、并接触他对太极理论的解读已有四年多时间,但真正跟随康老师系统学习太极之理也只有两年多时间。这两年多来,我在不断地按照当时对太极之理的理解,修正过去的许多概念,并把当时的理解逐渐渗入自己的拳架习练中。两年多来,没有一天停止过习练太极六式基本功,但做到太极规律与拳架的完美融合却是很难的。

在我自认为太极六式的基本规律已经掌握得差不多的情况下,在已经能让手臂与脊柱连起来,行拳中能让身体有动静,即知道了用脊柱来行拳,用身体来打拳,并且尽量使得腿部不用力的时候,我拍了几分钟杨式85式太极拳的视频,再一次请康老师看一看。

康老师指出三个问题。而这三个问题在其他人看来可能不是问题,甚至会认为是优点。康老师的点评又一次让我的心灵产生了震动,甚至深层次颠覆我的一些固有概念。本着对我身边拳友负责的态度,也希望能对其他太极爱好者有所启迪,现整理出来,仅供参考。

问题一 :腰的速度不匀

虽然手臂的运行,重心的移动等太极的基本规律都挺好了,而且腰也一直在动,但腰的速度不匀。往往开头有些快,后边慢,和手臂的运行没有完全对上。比如白鹤亮翅接搂膝拗步,右手一开始下落时,腰右转得快了。我现在的拳架关注了三个方面:腰、手臂和腿(即重心的移动),但其中对手臂的意识重了。

这里涉及到腰与手臂的关系问题。康老师举了一个皮带和皮带轮的关系的例子。只要轮子转,皮带就会动,但轮子是主动,是轮子在带动皮带动。要注意,轮子和皮带是同时动的,可不是轮子动起来了,皮带才开始动,是同时的。

我们把腰比作轮子,四肢比作皮带。意识要放在腰上,但又不能先动了腰再动四肢。康老师对此强调:腰与四 肢同时动,没有先后,但有主次。

腰一动,重心就动,四肢就都在动,就要分主次了。也即要把自己的意识先关注腰,腰是主动,四肢是从动。

所以,我的问题是,有些时候是手臂在拎着腰走,手臂是主动的。虽然手臂的速度均匀了,但腰的速度不匀,也就像那个皮带和轮子没有完全咬上茬。所以要“刻刻留意在腰隙”。

问题二 :两手之回收不够透

康老师说,两手要打开,要伸足,要收透。双手回收时要基本上摸着身体了,好像从自己身体上能进去。

我提出“腋下虚空”的问题,有一说法:腋下似夹着一个热馒头,或者鸡蛋。

康老师解释:腋下虚空,是说腋下没劲儿,而不是撑着劲儿!当你手往回 收,腋下似乎夹住了,但并没有夹住劲儿,还要能把来手之力漏进去,这才叫腋下虚空。

如果我收到这里进不去了,这叫实了,不是虚。应该是我的整条手臂收到我的身体了,腋下还不能支着劲儿,应该还是能往里吸,这叫“虚者,中间空也”。这是说里边不产生力,腋下不支劲儿,还能往里漏。要把劲儿收足,这才叫腋下空了。

而我们现在腋下有意识地架着,好像留出了空间。其实这个空间是我们架空的,这是一股撑劲儿,可不是虚力。一股收劲儿,而且要收透。我身上空了,没东西了。一摸,什么都没有。这叫“周身透空”。

不是说掤劲儿是太极的基本劲儿么?

康老师解释:掤劲儿可不是做出来的!千万别把撑着说成是掤劲儿。李

雅轩说:要大松大软。第一要练松,要松透。先别提柔之事。先把自己软透了,才谈得上下一步的柔。

我想起康老师让学员把手按在他身上,按得死死的,而康老师还是能把按他的手,连同他自己被按着的手全部漏进去。这才叫真松透,可不是拿胳膊支着。

所以,一出一入都要透。要把手往自己身上走透、走空,身体里的力量才能往回走,这叫吸,要吸透;然后再从里面出来。出,也要出足。千万别在半路上支着、架着。这样,动作就大了、舒展了,整条手臂的运动路程就远了。这就是太极拳的要求: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往外放,没边际;往回卷,小得都找不着。

所以我的拳,虽说出去还可以,但回来还差一节呢!要练到能把人容进来,容到放空,人都不敢往前伸了。为什么?因为我前边还有一大截呢!人够都够不着,就入进去了。这叫“入透”。

我自认为那么标准的拳架,看来要放下了!

康老师说,就因为你过去太刻苦,太下功夫,脑子里固有的意识要想彻底打掉,这非常不容易。一旦你换了脑子,跳过这个坎儿,进步会特别快。

我知道,康老师本人当年就经历过换脑子这个痛苦的过程。而且他那时候的硬功已经十分厉害了。

问题三:我的最大的问题,是身体里有一股“咕咕蛹蛹”的劲儿

什么叫“咕蛹”劲儿?康老师解释:当你手收回来时,本能地好像里面 有一股水要涌出来似的,一股一股的,好像水浪一样,虽然速度也是那么慢,这就叫“咕蛹”劲儿。这在你的意识里就有。

我不得不从心眼里佩服康老师,这的确在我的意识里就有。过去也听到别人说,看我打拳,好像里面有劲儿;还有人说好像里面有东西;还有不打拳的人说,里面有内涵,不像其他人打得平平淡淡,只是在摆动作。

我原来认为这是正常现象,是对的。康老师彻底颠覆了我的观念。

康老师讲:千万不要这个!打拳走架要像行云流水,平平静静的,匀匀的,就那么流着,没那个一股一股的水好像要冒出来一样。这是因为你的意识里没有把里面的劲儿放平。记住:有动作,没力量。不带任何力量、平稳地把拳打下来,这叫流出来的拳。虽然你的拳的外形速度是一样的,但你的内里的劲儿是不均衡的。

你看那小河的流水,一直在平稳地流。遇到拐弯处,也还是那样就弯过去了,哪儿都没憋住劲儿。打拳就像移桩,不管往前后左右哪个位置移动,都是一个状态在走。动作上有收,就收透;有放,就放足,但里面的所有东西都一样的。既不使劲儿,也不松懈。千万不要想什么掤捋挤按。要扔得身上干干净净,不用力的最大位置在走,所有的地方都一样。慢慢地真把身上的东西扔干净了,真东西就会出来了。那个感觉是不一样的。记住:真正的内动是不令人知的,外边根本看不出来。真能让人看出来了,还不好打你啊!所以叫“大相无形”,“无形无相”。

看来,我原来辛辛苦苦在脑子里 积累起来的许多固有的概念要扔掉了。

康老师说:你要真学太极,那真得扔!比如你所问的什么“肩圈儿,胯圈儿”,什么“进圈儿,退圈儿”,什么“腋下虚空”,什么“骨感”等等。记住:太极拳要“柔弱无骨,要复归于婴儿”。那么软。一定要把架子拆了。有形状,但没架子。要软透了,收透了。否则,谈不到引进落空。

现代科学已经证明,人有两个体系。一是解剖学的体系,另一个是我们中医的经络穴位,它实则是一个能量体系。太极拳说的“力”,是那个解剖体系产生的力量。而“太极劲儿”,则是那个经络穴位能量体系产生的力量。一个是外力,一个是内劲儿。一个是外家拳,一个是内家拳,完全是两个系统。

所以,用现代解剖学为基础的现代运动学理论来研究、解释和指导太极拳运动,结果就可想而知了!对真正太极理论的曲解甚至否定也就不言而喻了。

所以,我们在训练这个能量体系,目标是逐渐达到能指挥这个体系。

结语

总而言之,现阶段我的习练要分清主次,要以腰为主宰,不是手管腰,而是腰管手,管四肢;要收放透彻;要放松了去练,首先要放掉身体里那股要冒出来的劲儿,平平地、静静地流动拳架,慢慢地会感觉到身体里有东西在蠕动,慢慢地再抽回来、再放出去,那时就真会走劲儿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