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柏之志,太极之魂 ——记我的恩师吴文翰先生

——记我的恩师吴文翰先生

Chinese Wushu - - CONTENTS - ◎ 徐秀芹

我的太极拳授业恩师吴文翰先生,今年已经九十二岁。虽然已是九秩高龄,但腰背挺直,耳不聋、眼不花,更兼童颜鹤发、银须冉冉,望之和蔼可亲,如同从世外走来的一位高人隐者。

很多拜访师父的人,往往禁不住好奇,询问师父如此长寿的秘诀。师父总是笑眯眯地答道:“心静体松,自然能长寿。”这可绝不是一般人就能做到的。作为老一辈知识分子,师父在他漫长多舛的人生中,经历过多少惊涛骇浪,历尽多少坎坷挫折,其痛苦磨难,甚至非笔墨所能形容。但无论遭受何等困厄,师父总能逆来顺受、泰然处之,过后也不怨天尤人,照样乐观豁达,笑面人生。这,或许就是师父能怡然长寿的原因吧。更何况,古圣先贤早就说过:仁者寿。

师父是河北邢台南和县吴屯人。小时候,他跟一位饱学宿儒仝酌泉老夫子读书,先由四书启蒙,而后《诗经》《左传》,兼读《秋水轩尺牍》《千家诗》,学作八行书、律诗、绝句等。因为身体弱,母亲又让

他拜当时著名的武术家邢台国术研究社社长李圣端先生为师,学习郝架太极拳。从此以后,他白天学文,晚上习武,朝夕不辍,到了青年时代,不但练就一身健好的体格,而且满腹诗书,才华过人。1957年,师父还不到三十岁,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到山区农村改造,自知昔年所学多无用途,他就想学一门技术,便在自己父亲的指导下学习中医。师父曾博览群书,更兼师爷指导有方,很快就能看病疗疾,效果显著。

“文革”开始后的黑暗年月,师父靠着给人治病,分文不收,乐善好施,竟能多次化险为夷,安然度过,得以保全,不能不说是天幸。1970年,师父被遣回原籍吴屯,生活异常艰苦,于农忙之余,他常常给乡亲邻里看病,也从不要人一文钱。即使有人执意要给,师父也都婉言谢绝。右派“摘帽”后,师父被落实到公安系统工作,自此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报效国家,到了60岁离休后,先后被《武术健身》《武魂》两家杂志社聘请,自此在编辑岗位上兢兢业业,又工作二十年,期间完成了三部巨著《武派太极拳体用全书》《太极拳书目考》《吴文翰武术文存》。

老树春深,桃李芬芳。师父又开始收徒教学,将武派太极拳开枝散叶,传播开去。如今,师父的徒弟天南地北,甚至远隔大洋彼岸,海外也有虔诚的太极拳弟子。

我有幸拜到师父门下,至今已有十多年了。多年来,师父不仅教我武派太极拳、太极刀和太极剑,也教我为人处世的道理。师父经常说的一句:“德在艺先。”师父自己深受儒家思想的浸染,不论时代风云如何变幻,始终奉行“仁义礼智信”,为人敦厚平和,待人春风化雨。这么多年来,师父的言传身教,令我耳濡目染,受益很深。

师父教拳,总是结合每个徒弟自身的特点,因材施教,各有不同。对于 有一定文化修养,文笔还不错的,师父一方面鼓励他们练好拳,一方面又鼓励他们做好太极拳理论的研究,多写些学术文章。对于这方面的人才,师父可说是慧眼识珠,是当之无愧的伯乐。

在师父的徒弟们当中,我的年龄算是偏长的一个。师父除了鼓励我自己把拳练好练精以外,也鼓励我多去外面教拳。在教的过程中,教学相长,能充分提高自己的水平。师父还常常告诫我,一定要注意循序渐进,须知欲速则不达。对学员要以鼓励为主,尤其是初学者,纠正他的错误时,如果发现了十处,也别十处都指出来,一个是太多不容易记得住;另一个,也会让他心理上产生畏难情绪,从而打消学习的兴趣。当这个时候,十处错,只可先纠正他五处,下回再练他若改正了三处,也算是很不错了。这是师父多年来教人习拳的经验之谈啊。

想想自己当初刚开始教拳的时候,示范了几遍,学员仍然不会,或者纠正了好几遍,仍然错在老地方,我就难免着急,说话的语气也会激动起来,比之于师父永远的不愠不火、春风和煦,真是差得何止千里啊!由此也知道,太极拳是真正的修行,人练拳,拳何尝不也在磨练人?从此以后,我用师 父教给我的方法,再去教拳,果然收效显著。在近乎“掰开来、揉稀碎”,反反复复教学讲解的过程中,教会了别人,夯实了自家的功夫,也磨练了自己的性情。

师父也经常提醒我,太极拳不仅是一门技艺,更是博大精深的文化,所以要多学知识,勤于钻研。“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还要善于发现别人的长处,取人之长,补己之短,这样才会有进步。师父有一句口头禅:“跟什么人,学什么样。跟着茉莉花在一起,自然就会香喷喷。”师父说完之后,总是会用手捻须,颔首而笑。那神情超然物外,又一派天真,洒脱极了。

我有一个小师妹,当年入门的时候,我是引荐人,她有一段评论师父的话,真是妙极。

“苍松翠柏不足以喻其志,空谷幽兰不足以喻其魂。性淡泊,不慕荣利;志高远,忘怀得失。陶陶然,乃世间一太极仙翁也。”

我的师娘陈莹女士如今也已八秩高龄。师父和师娘,相携相依数十年,风雨同舟,太极相伴,宛如一对神仙眷侣。衷心祝愿师父师娘身体健康、寿登期颐,常乐开怀!

吴文翰先生挥毫

本文作者(左一)与师父吴文翰、师娘合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