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狼3:殊死一战》的拍摄故事

Cine China - - Contents - 文/马开春

在想象力丰富的编剧兼导演詹姆斯·曼高德的手下,漫画史上最伟大的英雄之一的电影史诗决定篇章诞生了。在《金刚狼3》中学院奖提名演员休·杰克曼最后一次饰演他的标志性角色金刚狼,讲述了一个有关于牺牲与救赎、撼动人心的独立故事。

《金刚狼3:殊死一战》的时间是2029年。变种人已经灭绝了——或者是说濒临灭绝。孤僻失志的罗根在墨西哥边境的一个偏僻之地饮酒度日,靠当雇佣司机赚点小钱。他流放中的同伴有被驱逐的卡利班和病中的泽维尔教授,而教授一个人的心灵正遭到日渐严重的癫痫病折磨。然而罗根躲避世界以及自身遗留问题的企图突然失败了,一个神秘女子带着迫切的要求出现——她要罗根保护一名不同寻常的年轻女孩到安全之处。很快,随着罗根为了生死任务不得不对抗黑暗势力和一名来自自己过去的反派,他伸出了爪子。这个生死任务将会把这位年老的战士送上实现自己命运的道路。

《金刚狼3》主要是在新奥尔良及新墨

西哥州于2016年的酷暑之下进行拍摄的。曾担任领导《金刚狼2》设计团队的资深艺术指导弗兰索瓦·奥图肩负了创造令人叹服、质感真实的布景并最终捕捉到了公路电影的感觉。

早在2000年布莱恩·辛格执导的漫改电影票房大作《X战警》第一部中,休·杰克曼第一次把他惊人的能量带给名为金刚狼的变种人。从那时起,饱受赞誉的澳洲演员在大银幕上创纪录饰演了十次这个全世界最著名的变种人。但这一次,在《金刚狼3》中,杰克曼得到了机会打造出一部十分特殊的电影为自己这长久以来的银幕身份谢幕。

“我们想要一些感觉非常不同、非常新鲜和最终非常人性的东西,”杰克曼说道,“因为在我看来,X战警和金刚狼的力量更多是在于人性而不是超能力。在最后一次探索这个角色的时候,我更想要触及的是他到底是什么人,而不是他的爪子能做什么。”

从一开始,杰克曼就拥有天赋能够找出罗根在那副暴躁粗鲁、伤痕累累的外表下所潜藏的人性。然而透过这次细致入微、动人至极的表演,演员让角色回到了最初的原点——咬着雪茄、心志坚定的独行侠现在是个忠诚的战友,愿意为他的信仰牺牲一切。

当然,杰克曼和《金刚狼3》的导演兼编剧之一詹姆斯·曼高德已经在2013年的角色独立电影《金刚狼2》中把角色带到了一个全新层面。前一部电影由克里斯·克雷蒙和弗兰克·米勒对1980年的里程碑漫画迷你系列进行改编,故事充满了日本和美国黑白武士电影的精神。在其中我们看到罗根被拖出自我流放却卷进了在日本的阴谋诡计和暴力中。电影获得了影评人称赞其中对罗根内在挣扎的谨慎解剖,而不仅仅是关注紧张刺激且夸张的动作场景。

曼高德说他们在《金刚狼2》后,双人组并没有明确计划要继续合作另一个围绕罗根的项目。“休和我两个人 都在不停聊再做一部电影,”导演说道,他和杰克曼首次在2001年的《隔世情缘》中合作,“如果我们要这么干,我就想要把电影带到一个能让我感兴趣的层面上,一个很私密很原始的层面——一个以角色为主的故事,探索那些传奇英雄的恐惧和弱点,一个能让他们更加人性的电影。”

甚至是在着手这个项目之前,杰克曼和曼高德已经明白这个故事需要脱离庞大的X战警系列。“我们想要一部独立于其外的电影,”杰克曼说道,“这比我们以前在X战警系列中拍摄的故事,甚至也许比任何一部漫改电影更加真实。它更加人性。”

具体来说,与《金刚狼2》联合编剧斯科特·弗兰克(《行过死荫之地》、《金刚狼2》)及迈克尔·格林(《异形:契约》)一起完成《金刚狼3》剧本的曼高德目标是创作一部以角色为中心并专注于罗根、泽维尔以及劳拉的作品,伴随他们一起穿越荒原。“我曾经在脑海里有一个有些奇怪的场景,我想以一种几乎会让我作为电影制作人陷入困境的方式,采用这些角色拍一部公路片,”曼高德说道,“把他们放进一辆车里然后把他们困在车里会给我很多限制。我们不能搞一些世界毁灭或者外星人入侵的事情——电影自身就会迫使故事在一个更加私密的层面上进行。”

曼高德长久以来视罗根为众多伟大西部英雄——如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不法之徒迈·韦尔斯和艾伦·拉德的肖恩——的精神继承者,对他来说同样重要的是剥夺金刚狼的无坚不摧使得角色更加脆弱、更加外露。“这部电影的点子就是发现他处于一种自愈能力几乎消失的状态,”曼高德说道,“他的力量削弱了。他自己的身体健康和心里状态十分灰暗。”

尽管《金刚狼3》发生在《X战警:逆转未来》(2014年)事件后五十年,这部电影讲述了自身的独立故事,更像是一部亲密的家庭旅程——即使包含了高危动作场景——而不是由爆炸特效带动的传统科幻冒险片。“我们想要一个震撼的开场,”曼高德说道,“但问题是——一旦经历过城市和星球毁灭——你就不能只是炸得更大声,而是必须搏得属于自己的震撼。”

在电影开始时,罗根的状态既脆弱又破碎。他永生

的诅咒让他十分疲惫,而他在一个弃置油田边缘的废旧冶炼厂中照顾体弱的查尔斯·泽维尔(帕特里克·斯图尔特)。第三个变种人卡利班(《办公室》的联合创作人斯戴芬·莫昌特)在那里加入了他们,在这个相信变种人已经消失进历史的世界中默默地隐居在此。

但是罗根在相对孤独中饮酒度日的日子遭到打断,不情不愿地成为了一个年轻女孩劳拉(新人达芙妮·基恩)的监护人。她有和他极为相似的能力:她的手和脚都能伸出和金刚狼一样的艾德曼合金爪。他并不是特别想接受这份新的责任——他已经太过疲惫,无法再一次扮演英雄。

“他不想帮忙。完全不想。”杰克曼说道,“他不想扯上任何关系。他早就已经过了人生中会对别人的哭喊求救产生反应的阶段。基本上他已经得出了结论,一般来说他如果帮忙事情就会变得更糟。他所爱的人最后都会受伤,如果他靠得太近或是太过努力,最后结局会是痛苦、失去和毁灭。”

肩负起从嗜血的生化机械臂罪犯唐纳德·皮尔斯(波伊德·霍布鲁克)手上保护她的任务,罗根和泽维尔教授出发横跨敌对领域带劳拉前往一个称之为伊甸的地方,据说是所有年轻变种人的安全天堂。然而,皮尔斯和他骇人的生化人军队决心要把女孩还给赞德·赖斯博士(理查德·格兰特)处置。就是他这位阿卡莱传基研究所幕后的邪恶基因学家为了创造一名少年超级士兵,通过一系列的非人实验触发了她的变异。

“他是个不理解情感或者对他创造的变种人没有感情的反社会人格,”格兰特说道,“他把人类看作是能够克隆的东西,他用科学和智商对待任何东西。他同时也没有任何真正的情感联系。”

金刚狼的身体条件因为年龄和时光逝去极度削弱,他们对三名旅人的无情追击付出了巨大的血腥代价。

常言道,一部电影的精彩程度等同于其反派的精彩程度,杰克曼很快称赞饰演狂人皮尔斯的霍布鲁克。“波伊德是一个特别有才华的演员,是一个真的很有天赋的艺术家,”他说道,“我看剧本的时候,我告诉他我认为皮尔斯是最难演的。厉害的反派似乎比电影里的任何人都更有趣,而他化身为这个角色并且演得十分出色,因为他能够阴晴不定,十分吓人的同时也非常有意思。”

不过休·杰克曼同样特别赞赏他的年轻共演明星达芙妮·基恩,她在《金刚狼3》中初次登上大银幕,献上了艺术级的表演。“她是位现象级的演员,能够和她一起拍摄这部电影是我的荣幸,”杰克曼说道,“劳拉从遗传学上来讲,拥有金刚狼的基因,所以她的性格和身体中有他的影子,而那不是容易演的。我三十岁的时候已经觉得很难,更别提是对一个十一岁女孩来说了,而她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她非常活泼、快活、精力十足。她要演的是和她本人完全不同,经常怒气冲冲而且别人用不对的眼神看她一眼她就要砍掉别人的脑袋的变种人,而她完美地做到了。”

她的专业也令斯图尔特感到佩服:“这个孩子的表演和资历丰富的世界级女演员一样具有分量、有严肃性、激烈性和多样性。”

“在一开始劳拉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孩子,”基恩说道,“她没办法以一个普通孩子的方式表达悲伤,所以她就变得特别愤怒并开始杀人。那样干的同时又喜欢粉红色T恤、独角兽和彩虹什么的,真的很有意思。”

因为分享同一种特质,只有罗根能够帮助劳拉与自己的感情达成妥协,引导那份势不可挡的怒气。“罗根的心里有好的一面,如果他根本没有,他就会成为完美的杀人机器,因为他会完全变成一个狂战士,”杰克曼说道, “他能打倒任何人,但他有一颗心。他有良知。他有自己的心智,不只是会盲目跟从他得到的任何指令。”

如果说罗根充当着劳拉的继父,那么他对查尔斯·泽维尔来说就是个不肖子,而泽维尔教授正在与削弱他也对其他人同样危险的疾病作战。“他老了,他病了,但最重要的是,他很危险,”斯图尔特谈及查尔斯时这么说道, “他的能力失控而他必须控制住他的能力。他身陷危险。而那个照顾他、服侍他、管理他、和他吵架、当他摔在地上时把他扶起来的人是罗根。”

斯图尔特继续说道:“和其他所有电影不同,超级英雄的一面和变种能力不是这部的关注点。我认为,在《金刚狼3》里,对人们、对个人、对人与人的关系的感觉比以往更重。詹姆斯创造了一个我们认识、熟悉而且日常的,以其独特的方式来说,平凡的世界,然而这个世界卷进了恐惧、刺激、危险、急需逃亡的大漩涡。”

就像杰克曼,这位饱受赞誉的英国戏剧演员在《金刚狼3》里的演出是多年银幕表演的巅峰。“他沉浸在这个角色之中,而那是看得到的,”杰克曼谈及斯特尔特, “他的表演让人心碎、美丽、层面丰富、非常复杂—— 有时候令人难以置信的清醒和明晰。你看得到他和罗根的关系非常像是父子,拥有所有要素:骄傲、失望、愤怒、沮丧。全都演绎出来了。”

就连卡利班也属于这个不同寻常的家庭,他和出了名不爱社交的罗根之间分享一定程度上的友情。“我感觉就像是对我来说不和罗根一直敌对是很重要的,”莫昌特这么说道,“在这么几刻时间里我们之间享有一些温情,只为点出替代家庭这个概念。”

“这是一部关于家庭的电影,”曼高德说道,“这是一部关于忠诚和爱,以及特别来说一位角色——罗根——的电影,他这一生都在顽固地回避与人亲近,然而终于在最后接受了。”

《金刚狼3》令消瘦的主角找到了出人意料的人情纽带,但电影同时也献上了对金刚狼最还原、最不加掩饰的呈现,杰克曼前所未有地释放其狂战士之怒。电影获得了R分级,是X战警系列中的第一部R级片。“金刚狼可能是漫画宇宙中最黑暗、最复杂的角色之一——吉姆和我担心的是解下安全带。”杰克曼说道。

从电影制作人的角度来讲,曼高德说这个分级让他能够自由地把《金刚狼3》带向一个更加成人化的方向,探索人类的弱点、死亡以及把家庭凝聚在一起的复杂纽带。“我不想要一部更加血腥、性感、更加露骨更加色情的电影,”曼高德说道,“我想要一部成人电影。这不是一部给九岁孩子看的电影。当你的电影分级是R,你突然就在制作一部主题更加成熟的电影了。你没有了制作一部阖家欢电影的压力。”

但是毫无疑问,电影绝对是面向金刚狼的铁杆粉,面向那些追随着杰克曼在过去十七年内对金刚狼的塑造的粉丝。实际上,对杰克曼来说这十分关键,他将要对他漫长的X战警历史告别,为了他最后一次的变种人历险把一切倾注在银幕之上。

“有那么一刻,我终于接受了这将会是我最后一次饰演,”杰克曼说道,“我爱这个角色,他在我眼里无与伦比。我要是说我觉得我没完全表演出来也可以,那我就是说谎。而我指的是完全。每一天,每一个场景都可谓是一场要把角色发挥到极致、把我发挥到极致的战斗,”杰克曼如此总结,“这里面有生与死的元素——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夸张,但感觉就是那样。”

“我们真的很希望能够创造一种我们要在电影中横跨一段漫长旅途的感觉,”奥图这样解释道,“从一开始,

吉姆就想要把很多不同的场景收进电影里——从埃尔帕索和墨西哥的沙漠到新墨西哥州、德克萨斯州、俄克拉荷马州转堪萨斯州,再上至南达科塔州的荒原。真正的挑战是努力搞清楚如何在仅仅几个地点里创造出两个州的地理多样性。”

奥图和他的团队利用美国宇航局米休德装配厂场地中的四个简易大舞台建造巨大的布景,其中包括冶炼厂躲藏处和一座俄克拉荷马州的赌场饭店。在一些案例中,演员的投入也能帮忙打造特别的场景——例如,斯戴芬·莫昌特一些关于卡利班的居家生活的点子就融入了冶炼厂的设计之中。

“大部分时间负责煮饭的人是卡利班,同时他也是三个人里唯一住在冶炼厂里的,因此斯戴芬要求我们在黑暗、单调又劣化的布景里加入一些色彩,”奥图说道, “我们认识一个住在华雷斯城的人,于是他们就到城里买了一些陶壶和色彩丰富的墨西哥风格器具加入到厨房里。”

摄影师约翰·马西森说:“弗兰索瓦建造的布景实际上感觉非常真实、多沙又肮脏。冶炼厂原本就是要老旧和荒废,而由于我们一整天都要在里面工作,我们晚上回家的时候竟真的感觉很脏。那个布景感觉就是那么真实。他的设计不只是对称或是漂亮。”

当然,拍摄一部公路电影的时候,车子十分关键,在这个案例中就是罗根驾驶的豪车,它仿造自克莱斯勒300。车子是罗根唯一的收入来源,是他到达查尔斯身边照顾他的手段,同时也是变种人逃亡的关键。“它本身已经变成了一个角色。”奥图解释道。

罗根车子的技师尼克·普补充道:“要设计一辆仅仅是十年后的车子很复杂。我们有三辆豪车,两辆已经完 成的,接着一辆是有同样外形的特效表演车,但其实它是一辆Baja赛车,有16英寸悬挂行程因为它必须能够跳跃,以五十英里每小时的速度经过沙漠的沟壑和裂缝。”

除了特效驾驶外,电影也塞满了血腥原始的打斗场景,这为饰演劳拉的基恩带来了一些独特的机会,来美国进行拍摄前她在西班牙的自宅附近接受训练。“当她到这里的时候,我们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训练她。”替身教练加特勒·沃伦说道,“我们提供爪子让她抓在手里,让她可以感受一下到底是什么感觉。我会让她用纸训练,对纸挥爪切成碎片。那样她就能真正知道用爪子的手感,而不是仅仅在空中挥舞。”

基恩的体操和空中运动背景帮助她掌握武打设计,而杰克曼对他年轻的共演演员大为钦佩。“电影里达芙妮的打斗基本上都是她自己演的,”他说道,“她工作很刻苦。我说是工作,她却是爱好。她都不想离开替身培训。我有一天去看她,她当时拿着我的爪子笑得特别灿烂。”

“其他演员和电影制作人对我来说就像是家人,”基恩说道,“我觉得很安全。我一直更多着重于我的角色还有她对于正常家庭的渴望,而那正是她不顾一切搏斗的原因。”

尽管劳拉可能是个杀手,她同时也是个小女孩,她的戏服最能证实这个事实。“对于劳拉,她一开始穿得非常简单单调,”艾美奖得主服装设计丹尼尔·奥兰迪解释道,“她看起来像是个逃犯。接着当她有机会挑选自己的衣服时,我们就会看到这个喜欢暴力的无情杀手挑了一套独角兽T恤还有粉红色配饰。这真的为她的角色带来一丝甜蜜的讽刺。”

为了和电影的整体气氛相符合,服设也要维持黑暗低沉的基调。“这部电影里很少色彩,所以主要角色身上我们很少运用任何颜色,”奥兰迪解释道, “在这部电影里唯一见到色彩的机会就是在不属于他们世界的角色身上——像是罗根的乘客——我们在他们身上运用了更温暖更丰富的色调。”

但奥兰迪非常注意使用服装来强调罗根和劳拉之间的联结,他们的关系是电影的基石。“我们想要劳拉最后穿上一个小女孩会喜欢的东西,所以有了独角兽T恤,但我们同时也想要让她穿上牛仔夹克,而那和罗根的一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